澳门永利赌场

第104章 唐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手起刀落,鲜血飞溅,刺耳的惨叫声刹那间就传遍了整个小树林,所有人下意识地停止了攻击,纷纷聚焦过来。|ziyouge.com|

林虎嘴角抽搐了一下,心神剧颤,唐铮这手起刀落的狠辣瞬间就冲击了他的神经,让他想到了许多,也让他下定了决心。

若说以前他还把自己放在与唐铮平起平坐的位置,经过这一战他才彻底把姿态放低,佩服加敬畏。

这个当初自己差点结仇的高中生已经远远不是他可以对抗的了,他的血液开始沸腾,隐隐有些期待,他年纪轻轻便有了这样的成就,将来他究竟能走多远?

不过,当他看见在地上哀嚎的樊大头,他没有一丝怜悯,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若是你没有足够强的实力,最终就会被别人斩。

他走过去,发现樊大头手腕和脚腕处鲜血淋漓,手筋与脚筋已经被挑断了。

林虎心中一动,唐铮手起刀落的那一刻,他认为唐铮要杀了樊大头,若是唐铮真的杀了人,那林虎即便是拼了身家性命也肯定会摆平这件事。

可他没有杀人,这就说明唐铮是一个心思细腻之人,众目睽睽之下杀人,这个影响并不好,而且把自己置于险地,这是极为不利的事。

但唐铮只是挑断了樊大头的手脚筋,直接废了他,这既附和道上的规矩,又彻底消除了这个威胁,确实是最合适的办法。

“你收拾一下。”唐铮把砍刀一扔,心平气和地说,哪里还有半分杀伐狠辣的气势,但方才那一幕已经深深地烙印在了所有人的脑海中。

“是,樊大头嚣张了半辈子,以后就乞讨为生吧。”林虎的态度变得越发恭敬,招呼两个小弟,把樊大头抬走了。

樊大头只是顾着嗷嗷惨叫,看都不敢看唐铮一眼。

唐铮举目四望,目光在所有人身上掠过,每一个被他看到的人,都下意识地垂下了头,不敢与之对视。

唐铮的眼神其实很平淡,就像是一般高中生那样,可被他看到的人却觉得火辣辣的,一股压力从心底油然而生,这就是气势。

无形之中,唐铮日积月累已经养成了这种气势,一旦爆发,就像是太阳一样,让其他人无法直视。

樊大头的小弟见老大已经被废掉了,纷纷丢下了武器,不敢再战斗了。毫无疑问,唐铮一人就扭转了战局。

这不是沙场打仗,这种道上火拼带有强烈的个人英雄性子,往往一个压制性的高手就可以决定一场战斗的胜负。

唐铮很满意,觉得神清气爽,道:“虎哥,我走了。“

“唐少,稍等,这一战我们胜利了,我先派小弟去樊大头的地盘插旗,可否请你去我那里坐一坐。”林虎恭敬地邀请道,而且换了称呼,不再是唐兄,而是唐少。

唐铮点头同意了。

“唐少,以后就不要叫我虎哥了,折煞我了,叫我虎子吧。”林虎主动示弱。

唐铮略一犹豫,已经明白了对方的心思,便同意了。

林虎连忙安排自己小弟去插旗,收拾残局,而自己则和唐铮坐上了远处的汽车,在所有人瞩目的目光中渐行渐远。

华子开车,不时从后视镜看老大和唐铮,方才他刚赶到就看见唐铮手起刀落,直接结束战斗,内心的震撼可想而知。

试想当初他还敢对唐大海不敬,简直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他不得不佩服老大的眼光。

“唐少,老大,我们到了!”华子把车停在盛世酒吧门口,毕恭毕敬地汇报道。

林虎率先下车,然后绕到唐铮那一侧,主动拉开了车门,微微躬身:“唐少,请!”

唐铮下车,没有一点不适应,其他人面对这种或许还有一点惶恐不安,但唐铮的镇定自若仿佛与生俱来一样。

以前只是被隐藏了起来,现在才渐渐爆发出来。

盛世酒吧,还是二楼的办公室,这次坐主位的不是林虎,而是唐铮。

唐铮四下看了一眼,仍然记得当初就是在这个办公室与林虎第一次见面,而且还大打了一场。

时过境迁,两人的矛盾已经完全化解,反而变成了比较亲密的关系。

“唐少,这次多亏你仗义相助,否则我就栽了,这份恩德,我林虎铭记于心。”林虎一脸严肃,沉声说道。

唐铮摆摆手,道:“举手之劳,况且以你我的关系,我也不可能见死不救。”

林虎心中一喜,看来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地位不错,于是趁热打铁:“唐少,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你说。”

“你也看到了我这份产业,我想把这份产业转给你。”林虎心平气和地说,没有一点不舍。

连旁边站着的东子也忍不住眼皮一跳,惊讶无比。

唐铮诧异地看了林虎一眼,他虽然不知道林虎究竟有多少产业,但也肯定是上千万的价值,可他竟然要转手给唐铮,这份魄力让唐铮忍不住刮目相看。

这世上贪恋权财的人很多,敢于拱手把利益送给别人的可就寥寥无几了。

不过,唐铮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反应,淡淡地说:“我可没有钱接受你的产业。”

“不,我是送给唐少,不要一分钱。”林虎斩钉截铁地说,似乎一点也不心疼。

唐铮深深地看着林虎,似乎要重新审视他了。

“为什么?”

“今天我的命是唐少救的,若是没有你出手,我必败无疑,这份家业也会被樊大头抢去。”

“还有呢?”

林虎略作犹豫,道:“我的能力不足以支撑起这么大的家业,只有唐少你才有这个能力。”

“说具体一点。”唐铮有点兴趣。

“常衡除了我和樊大头,还有两个老大,一个是阿飞,一个是火凤凰,这两人都不是泛泛之辈,尤其是阿飞,当年是黄爷的头马,后来出来单干,其实是代表黄爷行事,这人很能打。”

唐铮点点头,没想到常衡道上还有这么错中复杂的关系。

“黄爷是谁?”

“其实,说起来唐少和黄爷已经结下了梁子,他就是黄子阳的老子,名叫黄彪,绰号黄四,是一个深不可测的高手,别看常衡有这么多股势力,但若是他站起来喊一句,所有人都不得不听他的。”

唐铮凛然,看来自己真是和黄家有缘,竟然又牵扯在了一起,不过,他对黄家当然不会有好感,按照樊大头所言,黄子阳曾经也去刺杀过他。

虽然他不清楚对方为什么没有成功,但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双方是你死我活的局面。

当晚那一场大战,药王并没有提及,在药王的心目中,摸清楚唐铮的身体状况才是重中之重,其他都是小插曲,不值一提。

“哦,这么说起来你也会听他的?”唐铮饶有兴趣地问道。

林虎坚定地摇头:“从今以后,我只听唐少的。”

唐铮若有所思地点头,无论林虎最终的打算是什么,但至少他的态度是真挚诚恳的,况且,他本来就要对付黄子阳,也会触动黄四的神经,所以答应林虎的请求并无不可。

况且,林虎也并非累赘,可以成为他的一大助力。

黄四是根深蒂固的地头蛇,想扳倒对方可不光凭一口气杀上门就可以解决问题,另外,他的修为肯定不如黄四,贸然杀上门只能是以卵击石。

“讲一下这个阿飞的情况。”唐铮若有所思。

“阿飞是代表黄家的利益,控制着常衡最繁华的地盘,而且这人心狠手辣,敢打敢拼,当年是黄四头马的时候就以英勇善战出名,而且对黄四忠心耿耿,否则也不会被黄四选成代言人。阿飞很有点经营头脑,手下的场子生意都很好,他胆子又大,黄赌毒都敢碰,又仗着有黄四的庇护,这几年发展势头很猛,若非我这城北是老城区,没有多少油水可捞,恐怕他早就对我动手了。”

这个阿飞真的不简单,不过黄赌毒都敢碰,真是胆子够大,尤其是毒品,这是国家打击最严厉的,当然也是最来钱的。

唐铮对道上的事并不是很了解,既然以后不被避免,那就先了解清楚,又问:“那你场子的情况是怎样的?”

“我的场子不多,有洗浴中心、酒吧这些,但我没有阿飞那么好的资源,所以只是卖点酒,养了些小姐,再收一点保护费赚钱,和阿飞没有可比性。”

“咦,你怎么没有碰毒品和赌场?”

林虎脸上露出一丝黯然,决然道:“我恨毒品,当年我老婆就是吸毒死的。”

“啊?”

“当年我混的不错,虽然不是老大,但也有点小钱就结了婚,婚后本来挺幸福的,可后来我老婆染上了毒瘾,率戒不改,最后吸毒过多致死。”林虎咬牙切齿地说,看来事情虽然过去了很久,在他心中的伤疤仍然很痛。

“因此,后来我当了老大,我的场子里都不准毒品进场,因为这件事也没少打架,最后其他人见我下定了决心,所以才没人敢到我场子里卖这东西,也正因为如此,我场子的生意和利润远远赶不上其他人。”

【作者题外话】:今天第一章!今天继续爆发,继续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