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120章 巫山云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收拾妥当,把东西搬上一辆租来的面包车,这小小的房屋前便围来了不少街坊四邻。(ziyouge.com)

毕竟爷孙俩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几十年,不少人都认识,而且这些都是穷苦人家,乍看这爷孙俩搬家,纷纷露出惊讶与羡慕之色。

许多人上前打招呼,直说唐大海有福气,终于可以走出这片贫民窟了,又说唐铮这孩子我们从小就看着有出息,果然没错。

大家不吝赞美之词,表达着自己对这爷孙俩的祝福。

唐大海也热情地回应着,全然没有一点骄傲与小人得志的虚荣感,被生活磨砺了几十年的老人,那些无用的虚荣感早就被他抛之脑后了,剩下的只是淳朴。

在一群人嚷嚷着多回来看看的声音中,面包车启动,朝着新家驶去。

上风上水。

唐铮让爷爷第一个进门,当老人家踏入新家的时候还有些不适应,似乎怕自己的鞋弄脏了地板。

然后,他就被新家震惊了,这套房子的装修很豪华,家具家电都是高档货,许多唐大海见都没见过,他就像是初入大观园的刘姥姥,但没有那份虚荣,有的只是惊叹。

“爷爷,你先休息一下,参观一下新家,我去搬行李。”唐铮把老人按在沙发上坐下,然后就奔下楼,方诗诗也跟了过来。

这已经是五月份了,天气渐渐变得炎热,方诗诗脸上又出了汗水,但她脸上始终洋溢着笑容。

唐铮与她同班三年,都从未见过这么多笑容。

“你也累着了,在家歇着吧,这点东西,我一会儿就搞定了。”唐铮大包大揽。

“哼,想撇下我一个人是吧,没门,劳动最光荣,我也要光荣。”方诗诗抢着把一包行李抱着怀里,像急行军的小战士飞快地上楼。

唐铮摇头笑笑,没有制止,只是心头的温馨感愈来愈强烈。

唐铮的力气很大,况且又有电梯,没多久行李就被搬进了新家,其实,唐大海带来的许多东西都是无用,反而占空间。

唐铮却没有干预,因为,这些东西都带着爷爷的回忆,占一点空间也无所谓。

家,最重要的就是住着舒坦,有这些老物件儿,唐大海就会舒坦。

唐大海百感交集,他在渐渐适应这个新环境,在阳台上俯瞰着小区中庭,也有不少老人在里面活动,环境确实很安逸。

“小铮,你们在家好好休息,我下去转转熟悉一下环境,顺带去找一下菜市场,买点菜回来,丫头,你别走啊,在这里吃饭。”唐大海说。

“爷爷,我们陪你去吧。”方诗诗乖巧地说。

唐大海摆摆手:“不用了,你们累了大半天,先休息一下,我去转两个小时就回来。”

爷爷离开,偌大的房间只剩下两个人,方诗诗灼灼地看着唐铮,问:“搬新家开心吗?”

“当然开心了,不过我看你比我还开心,脸上一直挂着笑容。”

“劳动光荣,当然开心了。”

“仅仅是因为劳动,没其他原因?”唐铮促狭地问道。

方诗诗俏脸微红:“还能有什么原因?”

“难道就没有一点我的原因在里面?”

“臭美。”方诗诗吐了吐舌头。

“我是臭美,但你是真美。”

“我哪里美了?一身臭汗了。”得到心爱之人的赞美,方诗诗言不由衷地说。

“一身臭汗吗?我闻闻。”唐铮一把抱住了她,鼻子凑到她身上,深吸几口气,说:“哪里是臭汗了,分明是香汗淋漓嘛。”

方诗诗咯咯直笑:“汗水哪里会香了,口是心非。”

“这可不是我说的,古人都说‘淡淡碎花味,幽幽女人香’,你身上真的很香,不信你闻闻。”唐铮认真地说。

“那我闻一下。”方诗诗抬起胳膊闻了下,确实没多大味道,少女的体香反而因为汗水的蒸发显得更浓烈了一点。

“是不是很香啊?我再闻闻。”唐铮的脸从她的脖子向下移动,靠在了高耸的胸脯上,便再也不舍的离开了。

“你竟然敢使坏。”方诗诗一下就识破了他的意图,抓着他的耳朵娇嗔道。

“我哪里使坏了,我这么单纯的人。”唐铮头也不抬地坏笑道。

“哼,我以前就是被你的单纯骗了,你真是大坏蛋。”方诗诗的语气急促起来,“快起来,否则我扭你耳朵了。”

“扭吧,把我耳朵扭下来,我也舍不得起来。”唐铮坏劲十足地说。

方诗诗无可奈何地放下了手,败下阵来:“我真是拿你没办法。”

“嘿嘿,上次我们没做完的事,你可是答应我要继续的哦。”

方诗诗立刻就记起了上次在那小屋子里浅尝则止的亲热,心脏扑通猛跳,脸颊更是羞的绯红。

“坏蛋,原来你还一直记着这事。”

“当然记着,这么重要的事怎么能忘呢。”唐铮理所当然地说。

方诗诗的呼吸不由自主地急促起来,身体开始发热发软,娇羞道:“我一身汗,不行。”

“没事儿,反正等会儿也要出汗。”

“你……真是坏透了。”方诗诗无可奈何。

“听,是谁的心跳变快了,心跳出卖了真实的想法哦。”唐铮把耳朵贴在她的胸口。

方诗诗急忙想挣脱,一挺身,却反而像主动把胸部压在他脸上,唐铮岂会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脸部狠狠地压在了上面,形状都变了。

“啊!”

方诗诗发出一声压抑的尖叫,却不知这叫声中透着浓浓的诱惑,唐铮的手一紧,两人的身体就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我们搬新家,当然要好好地庆祝一下。”唐铮抬头,四目相对,两张脸几乎要挨到一起了。

两双眼睛里都透着深情,方诗诗几乎要融化在他眼睛了,不但身体软了,连心也软了。

两张嘴慢慢地亲在了一起,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感觉从两人心底炸开。

“我们去床上。”唐铮把她拦腰抱起,向卧室走去。

方诗诗把头靠在他肩膀上,咬着嘴唇说:“爷爷会回来的。”

“爷爷不是说要两个小时才回来吗?早着呢。”唐铮这次绝对不甘心半途而废了。

“哼,你这是蓄谋已久的。”方诗诗娇嗔道。

“嘿嘿,怎么会呢,我可是很纯洁的。”唐铮坏笑。

“纯洁你个大头鬼。”方诗诗敲了下他的额头。

唐铮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凹凸有致的身体立刻呈现出来,让他的目光有些发直。

“小子,一鼓作气,拿下他。”天禅子说道。

“一边去。”唐铮连忙封印住他,才不会给他免费大戏的机会。

两人纠缠在了一起,唐铮的手不老实起来,开始攻城略地,方诗诗身上的衣服一件件退去,不一会儿,上半身就只剩下一件文胸了。

看着那被包裹住的半球形,他的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本来就有点升高的体温顿时更高了,真气在静脉内开始不安分的躁动起来。

这么美的风景,挡住了多可惜,所以连忙却解文胸,但废了半天劲却不得其所。

噗嗤!

方诗诗看着他的窘态,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

唐铮尴尬地红着脸,悻悻地说:“第一次,第一次,不熟悉,实在不知道怎么解这玩意儿。”

方诗诗横了她一眼,风情万种,自己探手到身后轻轻地解开,美妙的风景就一览无余的展现在唐铮眼前。

咕噜!

唐铮使劲地咽了一下口水。

“呆样。”方诗诗既羞涩又甜蜜,但从心爱之人眼中看到了浓浓的爱意,她鼓起勇气,挺起了胸膛,越显挺拔。

唐铮就像是一头饿狼,一下就扑了上去。

片刻后,两人身上都不着寸缕,身上都冒起了汗珠,唐铮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却发现自己这方面的知识太欠缺了,竟然不得其门而入,急的满头大汗。

方诗诗几乎要融化了,抱着他的腰部,羞涩地鼓励道:“再次试一次,这次肯定行。”

这两人实在都是第一次,经验不足啊。

唐铮当然不会就此罢休,否则以后都会鄙视自己,终于使出了倔强的劲头,研究了半天,终于成功了。

“啊!”方诗诗带着娇羞的痛呼声让唐铮的动作停了下来。

“很痛?”他心疼地问道。

方诗诗蹙着眉头,点头,然后又深吸一口气,说:“慢点。”

唐铮深怕伤着了她,由慢及快,两人终于共赴巫山云雨,徜徉在那美妙的感觉之中。

唐铮体内的真气就像是开水一样沸腾起来,他的体温骤升,宛若烧红的烙铁,但方诗诗却没有一点感觉,半眯着眼,咬着嘴唇,脸色绯红,满是娇羞与满足。

唐铮就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驰骋在草原上,尽情地挥洒着自己的精力。

纯阴之力源源不断地从方诗诗体内过渡到他体内,这一股纯阴之力简直犹如实质一般,浓稠的化不开,在他的经脉内游走,瞬间就与那沸腾的真气接触在了一起。

沸腾的真气就像是一个暴躁的小孩儿遇到了亲人,在亲切的安抚下开始变得温顺,并且茁壮成长。

九大主经脉内的真气嗖嗖的往上涨,从四寸六分涨到了七分、八分……仿佛没有尽头。

【作者题外话】:第二章!弱弱的说一句,其实,我很纯洁的,大家说对不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