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121章 妖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真气疯狂上涨,令人瞠目结舌。(ziyouge.com)

唐铮却丝毫没有体会到这点,因为他与方诗诗已经完全沉浸在那美妙的感觉之中。

巫山云雨,两人心灵与身体交融在一起,琴瑟和鸣。被浪翻滚,人影交替,呼吸声、喘息声响个不停,宛如奏响的一曲协奏曲,令人怦然心动,充满了诱惑。

忽然,只听两声略显高亢的叫声,两个身体紧紧地抱在一起,风停雨歇。

一股炽热的气流进入方诗诗体内,沿着经脉飞速流转,奇经八脉,四肢百骸,都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的皮肤带着红晕,嘴角挂着满足的笑容,眼眸如秋水,透着浓情蜜意。

唐铮浑身一个激灵,瞬间就感受到体内的变化,那一股粘稠一般的纯阴之力与纯阳之力完全中和,真气嗖嗖的往上涨,竟然越过了五寸,并且还未停止。

他猛然记起天禅子所言,看来确实不假,一次性吸收了这么多的纯阴之力,他的功力竟然有一个质的飞跃。

这一刻,他已经是炼气五品了,也不知最后可以达到什么境界。他没有浪费这大好的机会,连忙运转通天古卷,顿时,真气增长更加迅速,竟然一举突破了六寸。

六寸,就意味着是炼气六品,按照天禅子所说的即便是修真界中大门大派中的弟子修炼速度都没有这么快。

九阳圣体果然非同凡响,虽然有爆体而亡的风险,可风险与机遇并存这句话真没错。

真气没有再涨,稳稳地停在了六寸,但这已经足以让唐铮欣喜若狂了。

“你怎么了?”见唐铮一动不动,神色古怪,方诗诗连忙关切地问道。

唐铮难掩喜色,情不自禁地在她额头亲了一口:“诗诗,谢谢你。”

方诗诗莞尔一笑百媚生,嗔怪道:“这事谢我做什么。”

唐铮躺在床上,把她抱在怀里,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黑亮的秀发,另一只手滑过雪白光滑的背脊。

方诗诗乖巧的趴在他胸膛,身上的绯色还未完全消失,白里透红,格外诱人。

“我把自己都给你了,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对我,知道吗?”方诗诗摩挲着他的胸口,细声细语地说。

唐铮自从练功后,身体越发硬朗,肌肉分明,却不是健美运动员那种恐怖的爆炸感,是一种很有力量的匀称体型。

方诗诗趴在他胸口,就像是一艘漂泊的小舟停在了避风的港湾,任何风浪都无法侵扰到她。

“我一定会对你好。”唐铮郑重承诺。

“我相信你。”

看着她玲珑的身体,唐铮觉得这一刻,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充满了自豪感与成就感。

目光从上慢慢地向下游走,欣赏这最美丽的风景,忽然,一抹殷红跳进了他视线,吸引他直勾勾地盯着。

方诗诗感受到他炽热的目光,下意识地看去,轻呼一声,羞道:“不准看。”飞快地抓起床单,上面赫然是几点鲜血,殷红一片,就像是盛开的娇艳花朵。

“你有剪刀吗?”方诗诗问。

唐铮奇怪:“你要剪刀做什么?”

“你别管,快去给我找来。”

唐铮光着身子,悻悻地下了床,出去找到一把剪刀。

方诗诗见他大摇大摆地走过来,而且是光着身体,不由大羞:“你是暴露狂啊,出去也不穿衣服。”

唐铮嘿嘿笑道:“反正家里只有我们俩,怕什么。”

方诗诗接过剪刀,咔嚓几下,就把沾满了鲜血的床单剪了下来,一个大洞赫然出现在床单上。

唐铮大吃一惊:“你剪床单做什么?”

“要你管。”方诗诗小心翼翼地那一小块床单叠好,装进衣服口袋里。

唐铮苦着脸叹息道:“唉,我的床单啊,你的命咋就这么苦呢?你的女主人不待见你,直接把你肢解了。”

方诗诗急忙挥舞剪刀,威胁道:“不准说,再说小心我咔嚓一声剪了你。”

唐铮急忙捂住下面,说:“这可不行,再说你怎么舍得呢?”

“哼,我可是很大方的,不会舍不得。”方诗诗咬着牙,做出一副凶狠的表情。

唐铮看着那破洞,忽然记起了一件事,悚然一惊:“我们刚才没有做保护措施,会不会……怀孕?”

“对呀,要是我怀孕怎么办?”方诗诗顿了一下,忽然惊慌失措地问道。

“这……”唐铮这个年纪可从来没想过要一个大胖小子,不禁心头一凉,自己刚才还是太冲动了,男人许多时候都容易被欲望冲昏头脑。

可看着方诗诗惊慌失措的样子,他心头一凛,道:“等会儿我们去买药吧,我知道这药对身体不好,但只此一次,我以后再也不会这么鲁莽了,一定做好预防措施。”

“哈哈,看你那害怕的样子。”方诗诗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指着他说:“我还以为你真的什么都不怕呢,你现在的样子真可爱。”

唐铮知道自己比较糗,可他不在乎,认真地说:“别笑了,我说的是真的,我们现在这个年纪都不可能要孩子,所以要做好预防。”

方诗诗依旧满脸笑意,看着他严肃的样子,眼睛里要笑出泪花儿来了。

“放心吧,逗你的,今天是我的安全期,没事。”方诗诗终于吐露实情。

“安全期,这是什么东西?”唐铮莫名其妙,实在是对这些知识匮乏的厉害。

“反正没事就是了,你别担心,看你刚才那严肃的样子真可爱。”方诗诗依旧难掩笑意。

唐铮挠了挠头,看来以后要恶补这方面的知识。

方诗诗比一般女孩儿成熟,很欣赏他事后的态度,她并不认为一个男人大义凌然地说怀了就生下来这话多么男子气概,相反,那才是对女孩子最大的伤害,因为这个年龄段根本不可能考虑孩子的事情。

唐铮这才是成熟的对策。

唐铮松了口气,见她还笑的很欢,一下扑上来,恶狠狠地说:“敢笑我是吧,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啊,不要。”方诗诗急忙躲闪,却哪里逃得出唐铮的魔爪,被撩拨的娇喘吁吁,“不要了,我要去洗澡了,等会儿爷爷就快回来了。”

“要洗澡是吧,那我们一起去洗。”说完不待对方反应,拦腰就把她抱了起来,冲进浴室,不一会儿,水声夹杂着阵阵诱人的喘息声又响了起来。

……

唐铮与方诗诗穿戴整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方诗诗慵懒的依偎在他怀里,一边说着知心话,一边心不在焉地盯着电视屏幕。

咔嚓!

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响起,方诗诗就像是受惊的小路鹿立刻从他怀里爬起来,正襟危坐。

“爷爷,你回来啦。”唐铮迎了上去,唐大海买回来不少的菜,“哇,爷爷,你买这么多菜啊。”

“搬新家,当然要庆祝一下。”

“好,我去做菜,今天的晚餐很丰盛哦。”

“我来帮忙吧。”方诗诗自告奋勇。

唐铮朝她挤眉弄眼,示意她不要动,她实在是被唐铮折腾的厉害,又是初尝男女滋味儿,身体微恙,不宜多动,否则容易让唐大海发现破绽。

方诗诗白了他一眼,似乎在说还不是你折腾的,便也没有站起来了。

“诗诗,你搬家累了一天,你看电视,厨房的事就交给我们爷俩了。”唐大海也说,显然,他并没发现异样。

厨房响起了锅碗瓢盆叮叮当当的声音,方诗诗听着格外亲切舒服,比任何音乐都好听,让她有一种家的温馨与宁静。

吃了饭,天色已晚,方诗诗为了避免露馅,不敢多做逗留,急匆匆地让唐铮送她回家。

这时候天禅子封印解除,不依不饶地大呼小叫起来:“小子,我真是后悔传你封印术,每次都把我封印起来,气死我了。”

“不该看的不能看,这个道理都不懂吗?还得道高人呢。”唐铮戏谑地说。

“谁说我会偷看了?我这么厉害,难道我不懂非礼勿视的道理吗?”天禅子愤愤不平地辩解道。

“这方面我可不敢相信你,嘿嘿。”

“你是质疑我的人品,气死我了。”天禅子大叫道,忽然,惊咦一声,“小子,你的修为怎么变成了炼气六品?”

“你不是说过纯阴之力可以让我提高修为吗?”唐铮反问,天禅子有点大惊小怪了。

“我是说过,可也没有增加的这么快啊,这完全超乎我的预料,好吗?我原本认为突破到炼气五品就算是厉害了,可这是直接到了炼气六品啊,你可知道修炼约到后面越难的道理吗?”天禅子还沉浸在震惊之中,喋喋不休。

唐铮反而习惯了自己的这种速度,不以为然地说:“修炼速度加快不正是好事吗?”

天禅子无言以对,唯有喃喃自语地叹息:“真是妖孽啊,这速度太变态了。”

“嘿嘿,你不是一直说我不是人类吗,我这妖孽的速度不正符合身份吗?”唐铮得意洋洋。

天禅子索性不理会他的洋洋自得了。可没过一会儿,天禅子又尖叫起来:“这丫头……她……”

似乎又发生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竟令他如此失态。

【作者题外话】:第三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