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127章 太平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沐红颜的卧室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馨香味儿,似乎让人的神经一下子就平静起来。(www.ziyouge.com)

但最令唐铮侧目的是墙壁上挂着的一幅字,准确的说只有硕大的两个字:天下。

天下,这是多么大的两个字眼。

若是换做一个男人房间里挂这两个字,他不会太震惊,顶多说主人家胸怀天下。

但沐红颜是一个女人,还不会武功,挂这两个字就格外惹眼,关键还是挂着卧室,仿佛要时刻提醒她一般。

躺在床上就可以清晰地看见这样子,一股大气磅礴的感觉扑面而至。

唐铮都不知道她每天晚上面对这两个字是如何入睡的。

沐红颜招呼他坐在唯一的椅子上,而她坐在了床上,循着他的目光看去,脸色没有丝毫变化,平静地问:“你觉得这两个字怎么样?”

“意境太大。”唐铮实话实说,都说男儿胸怀天下,气吞山河,可如今这太平盛世又有多少男人有这个胸襟与气魄。

即便唐铮如今是修者,并非凡人了,也没有这个念头。

“我很喜欢。”沐红颜痴痴地望着,“我亡夫也很喜欢。”

这一刻她的气质与平时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少了一丝温柔母性的一面,却多了一种说不出的味道,似乎与那两个大字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

“他肯定是很了不起的人。”唐铮感叹道。

沐红颜不置可否:“人死如灯灭,一切都随风而去了。”

唐铮无言以对。

沐红颜收回目光,看着唐铮,目光中多了几分凝重与犀利:“可以说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唐铮便把发现端倪,追踪汽车,最后与黑衣人战斗的事娓娓道来,只不过隐匿了魔族与打斗中所涉及的黑王蛇的事。

他毕竟还是不愿意把自己是修者的身份公之于众,给对方的印象顶多是一个武者。

“为何我和囡囡会失去意识,就像你说的甚至是听黑衣人摆布?”沐红颜瞬间就抓住了关键点,这是从未有过的事,太过诡异。

唐铮早已想好了说辞:“或许对方是使用了什么药物吧,我也不太清楚。”

沐红颜灼灼地望着唐铮,没有咄咄逼人,只是似乎想从他眼中获取更多讯息,但唐铮神色古井不波,并没有额外的讯息传递出来。

“我怀疑这与当年害囡囡的人是一伙的,或许他们得知囡囡康复后,就再次派人来行凶。”唐铮故意说道,其实也不算是误导,本就是一伙人,只是他隐匿了魔族之事。

沐红颜点点头,也赞同这个说法,“我会调查这件事,看能不能从那个黑衣人身上找到线索。”

“希望吧。”唐铮并不报希望,黑衣人是修者,肯定善于隐藏自己的秘密,甚至不惜以死守护秘密,外人想找到他的秘密太难了。

沐红颜的神色明显缓和:“唐铮,这次又是你救了我们母女俩,我都不知应该如何感谢你了。”

这是真心话,这种救命之恩太难报答了。

唐铮笑道:“囡囡叫我一声哥哥,我当然要护她周全,你不必介意。”

沐红颜露出一丝微笑:“囡囡有你这个哥哥,真是她的幸运,不过我们马上就要回滇南,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了。”

“我会抽时间去看囡囡的,放心吧。”

“好,那我期待你的到来。”

两人出了卧室,在刘妈异样的目光中,唐铮告辞离去,沐红颜怔怔地看着门口发了一会儿呆才回过神来。

接下来,唐铮的日子又恢复了正常,白天上学、晚上与方诗诗约会,叶叮当则闷闷不乐,唐铮也没有太过在意,不过他又从天禅子哪里弄来一套武功教给冯勇。

天禅子对武功倒是不吝啬,似乎他也不太看得上这些武功。

不过,唐铮没有发现一个异样的目光远远地盯着他,充满了恐惧。

高大志这几天魂不舍守,偶尔喃喃自语,双目无神地念叨着:“妖怪,妖怪……”

而且,他故意躲着唐铮,每当唐铮的目光不经意地扫向他时,他都会立刻地垂下头,瑟瑟发抖,就像是见到了十分恐怖的事。

他确实见到了十分恐怖的事,那晚唐铮追车以及与黑衣人战斗的情景都被他看的一清二楚。

他为了寻找唐铮的把柄,以便于向叶叮当打小报告,悄悄地跟踪了唐铮,见他在餐厅与一个十分漂亮的女人谈笑风生,简直兴奋的不行,以为抓住了唐铮的把柄,赶紧偷偷地拍照录像,准备拿给叶叮当看,证明唐铮是多么的花心。

后来看见唐铮骑着自行车追汽车,并且还被汽车撞飞而安然无恙,他都录了下来,他多么期待唐铮被汽车撞死。

当他后来看到小巷里的那一幕时,才彻底惊呆了,虽然距离有点远,小巷子光线不是太好,可他还是看见了一个大概,而且由于录了像。

当他看见唐铮与一条蟒蛇厮杀,而且身上还冒着火,却安然无恙,差点惊声尖叫。

这是任何一个普通人都无法接受的事实。

妖怪!

高大志只能把唐铮定义为妖怪,才能解释这些诡异的事,原来自己的对手是一个妖怪,难怪自己屡次都没办法赢他。

这也解释了为何乔飞会变成植物人。

他后怕了,恐惧了,妖怪已经超乎了人力的范畴,他的一切行动都是苍白无力,根本伤不了对方分毫,反而若是引起唐铮注意的话,他会不会像那个黑衣人一样被他一下给杀了?

想起黑衣人,他就想起了那张脸,在唐铮与沐红颜离开后,高大志壮着胆子跑过去查看了现场,看见黑衣人狰狞的脸,直接被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好半天,他才回过神来,壮着胆子在黑衣人身上搜索起来,似乎想弄清楚对方的身份,可最后是徒劳,什么都没找到,后来听见有人来了,他才惊慌失措地离开了现场。

回到家后,那一幕幕恐惧的画面时常在他脑海中翻来覆去的出现,他甚至都不敢看录像了,随便丢在一个角落,永远也不想再见到那一幕了。

可当晚,他还是做梦了,梦中唐铮像个火人一样来抓他,还有那张黑衣人的狰狞的脸也出现在他梦中,这张脸似乎在对他笑。

这几天,他都在做噩梦,梦见唐铮和那张狰狞的脸,最后那张狰狞的脸出现的频率比唐铮还高,让他的精神变得萎靡起来,无精打采地趴在桌子上,远远地躲着唐铮。

唐铮并不清楚自己不经意间已经震慑住了高大志,也没心思去理会高大志,他现在正在为天禅子的载体发愁。

载体就是死人,但不能是一般死人,若是一个老死之人,身体机能太差,根本没用,但年轻人死亡的则是事故中丧生的比较多,身体都不太完整,也不能用。

最后,两人商议半天,还是决定去太平间找一找,没准可以碰到满意的。

今晚就是太平间之行,放学后辞别了方诗诗,在夜幕的掩护下,朝医院走去。

医院的太平间大多在地下室,阴森恐怖,这对于普通人而言都是不想踏足之地,但对如今的唐铮而言却没有那么大的心里障碍,他的胆子还是不小。

“修者若是害怕鬼魂,那不是笑话吗?”这是天禅子的原话。

唐铮就更不好意思表现出恐惧了,否则肯定是天禅子耻笑。

夜晚的医院人少许多,唐铮悄悄地来到了地下室,一股阴森的气息扑面而来,尤其是不远处“太平间”三个字,仿佛有魔力似的,让人看了一眼就感到深深的恐惧,却又忍不住把目光投过去。

值班的人已经下班了,地下室空空荡荡,只有唐铮的脚步声回荡在四周,听着有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唐铮推门而入,一股冷气袭来,温度骤然降低了几度,令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忽然,他感觉背上抖动了一下,他吓了一大跳,四周都没人,是什么东西在他背上抖动?

他本来是没多害怕的,可在这个环境中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的把神经紧绷起来。

这就像人看恐怖片的时候,本来知道是假的,不用害怕,可结合到当时的环境以及音乐,那就会不由自主地害怕起来。

环境真的能影响人的感官。

唐铮慢慢地转过头,瞪大了眼睛,后面是什么,难道是一个伸着长长的舌头,披头散发的女鬼?

咦,什么都没有!

唐铮松了口气,可马上心又提了起来,背上又传来了抖动感,而且越来越清晰,绝对不是他的错觉。

“靠!鬼有什么害怕的,我是修者,怕鬼岂不是叫人笑话,况且我脑袋里住着的这个家伙也相当于鬼魂。”

唐铮不停地暗示自己,果然没那么恐惧了,他猛地转过身,偌大的太平间依旧空无一人,连鬼影都没有一个。

“耍我吧,这鬼也太无聊了。”唐铮莫名火气,大吼道:“我不管你是什么鬼,快点给我滚出来,否则小爷决不饶你。”

抖动感又来了,这次愈发强烈,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一样。

【作者题外话】:第四章!第五章要在九点左右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