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133章 自寻死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午夜时分,天地间一片死寂。|ziyouge.com|

六个人窸窸窣窣的从一辆面包车上下来,为首的是一个刀疤脸,格外凶悍,其他五人也不是善茬儿,面带凶相。

“疤哥,我们还追吗?那可是乱坟岗。”一个马仔畏畏缩缩地望着唐铮远去的方向,哆嗦着问。

其他几人也一脸畏惧,这乱坟岗的名头实在太响亮了,由不得人不怕。

刀疤脸凶神恶煞地骂道:“草,怕个屁,我们这么多人,是鬼,老子也要把它给活捉了,老子捉了这么多年人,还从来没捉过鬼呢,正好见识一下。”

几人闻言,胆子也壮大不少,深怕在兄弟面前露了怯,以后肯定被笑话死。

“好,我们听疤哥的,进去把那小子做了,这荒郊野外,而且又是乱坟岗,正好毁尸灭迹,即便被人看到了,别人也肯定会以为是鬼魂干的。”马仔附和道。

刀疤脸舔了舔嘴角,赞道:“不错,有点脑子,这小子不去其他地方,专门来这里,简直就是自寻死路,飞哥交代的这件事办好了,重重有赏,知道吗?”

“知道。”

“走,快点进去,别让那小子跑了。“几人手持棍棒砍刀之类的武器走向了废弃工地的中心。

唐铮手中的电筒就像是一盏明灯,给这六人指引了方向,他们担心被发现,所以根本没有打电筒,而是直接摸黑追过去。

深一脚浅一脚,他们渐渐就快到了唐铮附近,只见唐铮站在一块荒地上,这快荒地与其他地方很不一样,其他地方杂草丛生,那里却是光秃秃,地表漆黑,就像是破了墨水似的。

几人没有察觉到这块荒地的诡异之处,而是兴奋地冲了出去,脚步声终于引起了唐铮的注意,一束手电筒的光射来,几人立刻暴露了,他们索性也不再躲藏,大摇大摆地向唐铮走去。

唐铮原本在等恶灵,猛听见身后悉悉索索的声音,以为是恶灵出来了,心头却疑惑不是还有一会儿才到十二点吗,这群恶灵也出来太早了吧。

他手握黑剑,转身就向后劈去,却发现灯光下不是恶灵,而是六个手持凶器,面色不善的大活人。

“你们是什么人?”唐铮喝问道,难道是抢劫?那这群人胆子真大,抢到这里来了。

刀疤脸上前一步,用手遮挡住刺目的灯光,凶神恶煞地说:“小子,胆子不小,见到我们竟然还不跑。”

“我为什么要跑?我看应该是你们要跑才对,这里马上就会有鬼出现,你们若是再不逃,可就晚了。”唐铮好心地劝道。

几人听到鬼,不由一哆嗦,四处张望,似乎真的害怕黑暗中爬出来一只鬼来,但刀疤脸的胆子很大,哈哈大笑:“老子人都不怕,害怕鬼?”

确实如此,许多时候人比鬼厉害,看来刀疤脸也明白这个道理。

唐铮耸耸肩,说:“既然你们不怕,就在这里呆着吧,等会儿鬼就要出来了。”

“草,别拿鬼吓唬老子,老子不是吓大的,老子人都敢杀,还会怕鬼?怕鬼老子就不会杀人了。”刀疤脸耀武扬威地说,“嘿,小子,你是想用鬼吓唬我们好趁机逃跑吧?没门儿!今天你的命就要交代在这里,老子看你会不会变成厉鬼来索老子的命。”

唐铮神色一凛,听出了几分意思,这群人不是拦路抢劫,而是故意针对他的,肯定是一路跟着来到了这里。

“我就说平常没人来这乱坟岗,原来是我把他们引来了。”唐铮恍然大悟,却也不怕,反而好整以暇地问:“你们想杀我?那是谁派来的?也让我死个明白吧。”

唐铮的故意示弱,更让几人的气焰嚣张起来,连对鬼的最后一丝恐惧也消失了,纷纷狰狞地看着唐铮,就像是看着待宰的羔羊。

“哈哈,知道怕了吧,得罪了飞哥,这就是下场,下辈子投胎,招子放亮一点。”刀疤脸狞笑道,其他马仔也大声附和地大笑,笑声在这空旷的工地上格外响亮,有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飞哥?就是阿飞吧。”

“阿飞是你叫的吗?难怪飞哥让我们来处理你,原来这么狂妄不懂事。”刀疤脸训斥道。

唐铮皱起了眉头,没理会对方的恶言恶语,而是在寻思为什么阿飞要派人来杀他,是因为他让林虎对付阿飞的事情败露了?

没听到啊,若真的败露,林虎肯定会通知他。

莫非是黄子阳?黄子阳曾经去医院刺杀过他,后来他分析黄子阳肯定是遇到了药王,那晚药王就一直守护在他身边,除了他不可能有别人,只不过药王没说而已。

黄子阳也肯定没死,否则黄四肯定会闹翻天,常衡也不会这么安静,那这是极有可能是黄子阳让阿飞来杀他。

可仔细一想,唐铮又否定了这个念头,黄子阳很清楚他的身手,派这几个虾兵蟹将来纯粹就是送死。

“算了,猜谜游戏太难,到时候我直接去问他不就行了。”唐铮摇摇头,索性不去浪费脑细胞了。

见唐铮依旧一副一点也不害怕的样子,刀疤脸感觉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我可是来杀你的,你却不怕,简直岂有此理。

“小子,跪下给老子磕三个响头,老子就让你死的痛快一点,否则让你死的很难看。”

唐铮摇摇头,叹息道:“你们要杀人也不另外选个地方,偏偏选到这里,看来冥冥之中,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了。”

“哈哈,他竟然说今天是我们的死期,这小子肯定被我们吓傻了,看究竟是谁的死期。疤哥,还和他啰嗦什么,杀了他。”

刀疤脸点头:“好,上,杀了他。”

唐铮没有理会对方,而是低下头看了一下手机,十二点了。

午夜时分,鬼门开。

这乱坟岗没有鬼门,但孤魂野鬼和恶灵却是遵守着这个时间规律,一阵阴风吹过,四周的荒草发出沙沙的声响,在这寂静的夜色中格外刺耳。

“怎么一下子变冷了?”

“对,起风了,大家快点动手,解决了好回去搂着娘们儿睡觉,被窝可比这里暖和多了。”

这是五月份了,天气已经渐渐炎热,却没人想到这么阴冷是多么的不正常,所以这群也是没多少脑子的马仔。

唐铮懒得理会对方,连看都不用看,直接转身向黑暗中走去。

“别让他逃了!”刀疤脸大吼一声,几个人猛冲向唐铮。

嘭!

忽然,他们似乎撞到了什么东西,纷纷被弹了回来,几人重重地落在地上,狼狈不堪,大呼小叫道:“疤哥,这小子有埋伏。”

“草,我们这么多人,有埋伏也不怕。”四周漆黑一片,唐铮的灯光向他们这边照来,他们什么也看不到,所以下意识地认为自己刚才撞到的东西肯定是唐铮的同伙。

“砍,妈的,敢埋伏老子,来一个砍一个。”刀疤脸一脸凶相,若是飞哥交代的这点小事都办不好,那以后飞哥还怎么看他,也会被其他人耻笑。

几人纷纷爬了起来,挥舞着砍刀朝黑暗中看去。

砰!

仿佛砍在了铁板上,几声闷响,砍刀全部弹了回来,差点伤了他们自己。

几人大吃一惊,叫道:“疤哥,点子很硬,搞不定啊。”

刀疤脸看见唐铮已经朝黑暗深处走去,即便是打着手电筒,却也照射不了太远,黑暗仿佛连光都照不透了。

他当然没去理会这诡异的现象,他只是害怕唐铮逃跑了,他没法回去和飞哥交代。

于是,他手持砍刀,一马当先,当人不让地冲了上去,砍刀在他手中猛地一斩。

中了!

斩中了对方,这次没有弹回来,就像是砍在骨头中间卡住了,动弹不得。

“草,来帮老子一码,妈的,这人肯定死的很惨,可能砍进脑袋里面了。”刀疤脸得意洋洋地说。

“疤哥威武,敢挡疤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几人谄媚地赞道。

“对,鬼挡也杀鬼。”另外一个马仔举一反三,补充道。

刀疤脸得意的大笑,这群小弟就是会说话。

几人一起抓住了刀柄,黑暗中根本看不清楚是什么状况,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没有拔出来。

“这也砍的太深了,我真是天生神力。”刀疤脸得意洋洋地想到。

“小子,给老子照一下亮,看着可能好拔出来一点。”

一个马仔立刻摸出手机,打开手电筒,一束亮光射出,在这黑暗之中也没有照出太远,但已经足以让几人看清楚眼前了。

几人瞪大了眼睛,似乎想观赏一下疤哥的战绩,没有期待中白花花的脑浆,只有黑漆漆的一个东西,雪亮的砍刀就包裹在这黑漆漆的东西里面。

“什么鬼东西?”刀疤脸凑上去。

黑暗中露出了一张脸,与刀疤脸近在咫尺,这张脸死气沉沉,脸上有一个大窟窿,黑黝黝的,看不清楚里面有什么,一双眼珠子高高地凸起,似乎随时可能掉下来。

刀疤脸的脸唰一下就变得惨白:“鬼啊!”

【作者题外话】:第五章!感谢潇洒的小男人,confidence,蓝色格调晓东,kunhao888的打赏,后续有第六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