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140章 阿飞的疑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铮,你等一下。……www.ZiYouGe.com……”方崇国终于开口了。

唐铮停下来,坐直了身子,问道:“叔叔,还有什么事吗?”

方崇国欲言又止:“你和诗诗……”

唐铮认真地说:“叔叔,或许这对你们而言有一点突然,但我必须郑重声明我和诗诗是真心喜欢对方,真正的想在一起,也没有任何困难可以阻挡我们。”

唐铮的表态略显强硬,若是换做另外的人这样做肯定被老丈人撵出去,可唐铮说出这种话却显的理所当然,若他示弱,反而觉得不不可思议。

这就是唐铮如今的气势。

方崇国摆摆手说:“我并非说阻止你们,可毕竟你们现在是学生,而且在为高考冲刺,不能被其他事分心,从而让这些年的努力毁于一旦,你懂我的意思吗?”

“我明白,诗诗的成绩很好,我相信她可以考出好成绩,而我也有信心考出好成绩。”唐铮的声音铿锵有力,让人无法怀疑。

可方崇国是学校的董事,当然知道唐铮糟糕的成绩,所以委婉地提醒道:“你有信心是好事,不过也不能放松学习,诗诗的成绩我是不担心,但你……”

全校倒数第一想考上好的大学,这真的不啻于白日做梦,方崇国没有这样说,虽然他深知唐铮其他方面的过人能力,可学习方面他还真的没多少信心。

“叔叔,我高考会考到全校第一。”唐铮掷地有声地说。

“什么,全校第一?”方崇国觉得自己恐怕听错了,难道他是指的倒数第一?

“叔叔,你没有听错,我就是要考全校第一,我会进入一所好大学。”唐铮重复道。

方崇国终于知道自己没听错了,可这真的可能吗?佘梦琴与方诗诗走出来,恰好也听见了这句话,佘梦琴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说这大话也不怕闪着舌头。

岂料,方诗诗走过去,握住他的手,相视一笑,同样也掷地有声地说:“我相信你!”

方崇国与佘梦琴对视一眼,实在不明白唐铮的自信来自何处,而方诗诗又如此相信他,简直就跟着了魔似的。

唐铮没必要多做解释,淡淡地说:“我还和学校的吴翠红打了赌,我若是考上了全校第一,那她就不配当老师,必须离开鹏程国际学校,叔叔,你是学校懂事,希望到时候你可以监督她执行这个赌注。”

“你说的是真的?”方崇国没听说过这个赌注,可他却从唐铮的目光中看到了强烈的自信,况且以唐铮的性格,绝对不会明知会输却打这个赌,那就说明他从下注那一刻开始就知道自己必胜。

“当然是真的,唐铮比我厉害多了,他只是暂时隐瞒实力而已。”方诗诗迫不及待地为男朋友正名。

方崇国与佘梦琴觉得自己今天的大脑真的不够用了,唐铮考倒数第一是故意隐藏实力?

可这也隐藏的太深了,有必要考倒数第一来隐藏实力吗?

唐铮不想给他们解释其中的具体原因,只是目光灼灼地看着方崇国,充满了自信。

“好吧,那到时候我会提醒校方注意这个赌注。”方崇国索性什么都不说了。

佘梦琴还想说什么,但看了丈夫的眼色,也识趣地闭上了嘴。

“爸,妈,那我们雪上学去了。”

“叔叔,阿姨,再见!”

方诗诗背着书包拉着唐铮向车库走去,幸好他家的别墅是室内车库,只要坐上车,天机道人就发现不了他。

司机早就守候在汽车旁,拉开车门让两人上去,升起车窗,车外就看不见里面的情形了。

汽车驶出别墅,径直向学校飞驰而去,唐铮与方诗诗坐在后座,方诗诗靠在他肩膀上,低声说道:“你说那个坏蛋走了没有?”

“不知道。”唐铮摇摇头,下意识地望向车外,恰好看见一大波警察追捕一个衣衫褴褛,乞丐模样的老人。

这人当然就是天机老人了,天机老人纵横一世,从未想过会被人当做丧家之犬一样穷追猛赶。

他的速度当然比警察快很多,可他没有警察人多,也没有警察熟悉地形,加之这些警察不知道他是一个高手,所以真的一点也不怕他。

这就形成了这种狂奔死追的局面,而且后面还跟了不少警车,乌拉乌拉的警报声叫的人心烦意乱。

唐铮心头一凛,情不自禁地坐直了身子,戒备起来。

方诗诗发现了他的异样,忙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也看到了警察狂追天机道人,心中一动,问:“他就是那个坏蛋?”

昨晚唐铮把一切都告诉了她,所以她也深知天机道人的厉害。

唐铮点头:“就是他,他果真没走,若是我昨晚从你家离开,肯定会被他发现。”

“所以看来我昨晚把你留下来是正确的吧。”方诗诗得意地说。

唐铮点了下她的鼻子,赞道:“你是我的福星,你的决定当然是正确的。”

他的脸色虽然轻松,但手却不由自主地抓住了方诗诗书包中的战魂剑。

幸好,这一幕一闪即过,天机道人没有发现自己要找的人就在不远处的汽车里。

他没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利用缩地成寸之术,毕竟这太抢眼了,若是被国家层面的人注意到,那他也没有好果子吃。

他虽然是筑基一品的修者,实力不俗,可这个世界上武者的实力照样不弱,并且有太多高手,远不是他能够匹敌的。

所以他只能狂奔,期望尽快拜托这群该死的警察,不一会儿就与警察和警车消失在了唐铮的视线之中。

两人有惊无险地到达学校,唐铮悬着的心也终于放到了心底,专心上课。

但有人现在没办法专心,阿飞坐立不安地在巨大的办公室里走来走去。

阿飞身材高大,肌肉高高隆起,手臂上青筋暴凸,就像条条青色蟒蛇缠绕在肌肉中。

他目露凶光,心烦意乱,昨晚他派出去暗杀唐铮的人竟然联系不上了。

只是去除掉一个高中生而已,并且自己为了突出对宋东华这个任务的重视,派出了六个人,还是由自己的头马刀疤脸带队,这对于一个学生而言简直就太过于兴师动众了。

可为什么会没有消息呢?连手机打通都没人接了。

阿飞一大早就派出小弟去寻找这六人,他猜测或许是这六人喝了酒跑到哪里去潇洒了。

“哼,等找回来我一定要狠狠地教训一番,太不像话了。”

“飞哥,找到刀疤脸他们了。”小弟走了进来,脸色有点古怪,毕恭毕敬地汇报。

“大清早你一副死人脸,你死了老妈啊?”阿飞没好气地训斥道,“说,刀疤脸他们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弟忙垂下头,战战兢兢地说:“飞哥,这次的事很古怪,你还是亲自走一趟吧。”

“古怪?老子见过的古怪多了去了,能有多古怪?快他妈说,究竟怎么了?”阿飞不耐烦地训斥道。

见老大马上就要发飙,小弟深吸一口气,终于鼓足勇气,吞吞吐吐地说:“刀疤脸的小弟都……死了。”

“死了?”阿飞猛地一怔,难以置信,几个人对付一个高中生竟然都死了,真是活见鬼了。

“到底怎么回事?”阿飞厉声喝问。

小弟惊恐地摇头:“老大,我也不清楚,你去看看吧。”

“好,走,老子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

半个小时候,当阿飞站在乱坟岗这片荒芜的工地上时,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终于理解了小弟的心情,这真是活见鬼了。

“飞哥,我们发现了他们的面包车,然后就找到了这里。”小弟还是不敢多看那血肉模糊的现场。

阿飞铁青着脸,自己的小弟竟然死的这么惨,身首分离,并且有些人的肚子破了,内脏都洒了一地,简直就像是人间地狱一般。

即便是道上的混战也没有这么凄惨。

“谁能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

其他小弟都不敢看他的眼睛,连忙垂下了头,没人敢说话。

“刀疤脸呢,这里怎么没看到他的尸体?”

“刀疤脸还活着。”小弟说。

“那把他给老子抓过来,老子要问问这他妈是怎么回事。”阿飞气急败坏。

他真的很久没有这样愤怒过了,本来一桩微不足道的小事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手下五个小弟都死了,而且还死的这么惨。

若是不找个说法,不仅下面小弟寒心,传出去也叫人笑话,有损他的威名。

小弟欲言又止,终究什么都没说,掉头就走向面包车,拉着一个人跌跌撞撞地走过来。

阿飞诧异地看着走来这人,眉头一下子就挑了起来,刀疤脸是他的头马,也就是他的心腹小弟,他当然十分熟悉。

刀疤脸心狠手辣,十分能打,可眼前这人虽然确实是刀疤脸的样子,但精气神全无,一脸呆滞,像一个傻子似的,根本与他所认识的刀疤脸判若两人。

阿飞更加疑惑,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让自己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头马变成了这样,他必须弄清楚。

他一把揪住刀疤脸的衣领,怒吼道:“刀疤脸,究竟发生了什么?”

【作者题外话】:第五章!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