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164章 一个叫武的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空空荡荡的山洞,唐铮不禁目瞪口呆,秘籍怎么不见了,不是就应该在这山洞里吗?

天机道人有一个狡兔三窟的习惯,他的秘籍从来不会带在身上,因为怕遇到强劲的对手被对方抢了去。-www.ZiYouGe.com-

这秘籍可不是武功,只要有心人一瞧就可以看出他的修者身份,这无异于自找麻烦。

因此,他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偷偷地把秘籍藏好,这次也不例外,他就是把秘籍藏在这个山洞中的。

这个山洞的位置很偏僻,人迹罕至,常人极难发现,但秘籍就是无翼而飞了。

“怎么回事?”

唐铮的目光变得严峻起来,事出反常必有妖,或许这些秘籍对他并没有太大的作用,但既然莫名其妙地消失了,那他就必须差个水落石出,否则他心中始终隐隐的觉得不安。

他在山洞周围徘徊许久,却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究竟是谁拿走了秘籍?”

唐铮百思不得其解,却也没有办法,只能离开山洞,再次回到方诗诗家,却发现这里已经拉起了警戒线,不少警察还在对这里的居民进行询问。

唐铮也在人群中看到了方诗诗,她已经练功完毕。

方崇国与佘梦琴苦着脸,不时回头看着千疮百孔的别墅,欲哭无泪。

他们俩睡的很香,是被外面的巨大动静给惊醒的,当时看到自己房子这一幕时,真的想破口大骂。

方家招谁惹谁了?招来了这无妄之灾。

若是让他们知道这一切都是唐铮的原因,恐怕会直接拿棍子把唐铮撵走。

方诗诗向唐铮飞奔而来,目露疑惑之色,她先前沉浸在练功之中,并不清楚外面的情况。

唐铮拉着她的手捏了捏,悄悄地说:“敌人已经解决了。”

方诗诗眼睛一亮:“今晚这事是天机道人干的吧?”她仍然对那个狼狈不堪乞丐模样的天机道人记忆犹新。

唐铮点点头:“他以后永远不会来烦我们了。”

方诗诗惊讶地捂着小嘴,眼珠瞪的浑圆:“你杀了他?”

唐铮并没有否认,说:“他是一个巨大的威胁,我不杀他,他就会杀我,我杀了人,你怕我?”

唐铮以前是一个好学生,最多也就杀过鸡,可自从成为修者之后,在天禅子潜移默化之下,对于杀戮比平常人的心里承受能力强了许多。

这社会就是弱肉强食,唐铮已经不能完全算这个社会中的人,因此,他也有自己的一套行事准则,甚至对于某些社会规则,他并不介意去打破。

这就是一个强者的心态。

方诗诗狠狠地捏了一下他的手,埋怨道:“说什么呢?我怎么会怕你?你这样做也是为了我们的安全,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你不会以为我真的读书读傻了,这点是非好歹也分不清了吧?”说着还横了他一眼。

唐铮嘿嘿笑道:“还是我们家诗诗明事理。”

方诗诗俏脸一红,忸怩道:“谁是你们家诗诗?也不害臊。”

“当然就是你了,难道你不是唐家的人?”

“不和你说了,我爸妈在那边呢,快点过去打招呼。”方诗诗牵着唐铮走到夫妇二人面前,方崇国强颜欢笑说:“唐铮,你怎么来了?”

“我听说这边出了事,所以过来看看,啊,这是怎么了?”唐铮故作惊讶地指着别墅问道。

佘梦琴恨恨地说:“不知道是哪个丧心病狂的家伙,我们方家招他惹他了,竟然做出这种事。”

唐铮心中苦笑,但表面却古井不波,自己就是那两个丧心病狂的家伙之一,方诗诗挠了一下他的手心,嘴角一勾,偷偷地笑了下。

“这里是不能住人了,你看已经有不少人在搬家了,这次发生如此性子恶劣的事件,而且还死了人,我们必须马上搬走。”佘梦琴焦急地说道。

方崇国沉思了一会儿,也点头同意,方家可不止这一处房产,所以连夜搬家,唐铮自然也加入了这搬家大军之中。

两人一起回了房间,方诗诗就迫不及待地抱住了他,狠狠地亲了一口,问道:“天机道人那么厉害,你有没有受伤?”

唐铮活动了一下筋骨,说:“你男朋友我这么厉害,怎么可能受伤。”

“让我看看,别糊弄我。”方诗诗连忙在他身上摸了起来,最后不放心,竟然把他的衣服卷起来,上下左右查看,绝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咦,这是什么?”忽然,方诗诗的目光定格在了唐铮肩膀上的牙齿印上,虽然已经没有了血迹,可牙齿印还是一清二楚。

唐铮悚然一惊,自己怎么忘了这茬儿,不过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表现出惊讶与胆怯,反而像是没事人一样,淡淡地说:“哦,你说这个啊,柳老师咬的。”

“柳老师,柳轻眉?”方诗诗比先前还惊讶了,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她怎么会在你身上咬一口,是不是你对她做了什么?”

“你想哪里去了?”唐铮有点心虚,表面却镇定自若,“上次我把她从歹徒手中救出来的时候,被她不小心咬了一口。”

“难道就是前几天她被绑架的事?”

“对,我不是也出去找她了吗,恰好和一个警察找到了她,顺便就救了他,你也知道我很乐于助人嘛。”唐铮不害臊地说。

方诗诗狐疑地看着他,见他没有任何异常,这才放下心来,拍拍胸脯,觉得自己的反应有点过激了,不好意思地笑道:“我也觉得你和柳老师不可能,那可是冰山女神,多少人想一亲芳泽都没有机会,对了,你对她有没有想法?”

唐铮连忙说:“绝对没有,我这不是有了你吗?”

“口是心非。”天禅子冒了出来,鄙视道,“我这徒儿就是太善良了,男人的话也可以相信,那真是母猪都会上树了。”

唐铮真想翻一个白眼,“你不是男人吗?”

“我当然是了,不过我不喜欢女人。”

“啊,难道你喜欢男人,搞基?”

“胡说八道,我一心修炼,哪里有那么多闲心去想乱七八糟的男女私情。”天禅子勃然大怒。

“我这不也是你逼的吗?还让我广撒网多捞鱼呢。”唐铮反唇相讥。

“嘿嘿,这不是你自己体质特殊吗?”天禅子悻悻一笑。

唐铮不与他纠缠这个话题,见方诗诗眉开眼笑,连忙转移注意力:“快收拾了,你这么多东西,要收拾好半天呢。”

一家人大包小包收拾了不少东西,连夜搬到了新家,唐铮这才在佘梦琴虎视眈眈的目光之中离开了。

常衡的大动静成为不少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却也没有太当一回事儿,但有人真当了一回事,并且慎之又慎。

当日上三竿时,几辆黑色越野车呼啸而至来到了别墅区,这里大多数人早已人去楼空,但昨晚遗留下的痕迹在日光下愈发明显,触目惊心。

一双长腿迈出了越野车,脚下是一双平底鞋,但当此人完全站在地面上时,却显得鹤立鸡群。

一米八的身高对于男人而言算是普通,但对于女人而言绝对是鹤立鸡群,让她看起来比旁边的几个男人都要高一点。

并且,她没有许多身材高大女人的共同缺点——骨架大,但她的骨架偏小,因此看起来很匀称。

她的脸也很漂亮,一双眸子犹如一把锋利的刀刃,藏在了刘海之中,隐隐约约,让人看不清楚她的心思。

但她这一身气势却让人无法忽视,甚至无法直视,令人一看便心生胆怯。

她走向了那栋千疮百孔的别墅,留守的警察立刻迎了上来:“什么人?这是案发现场,不准靠近。”

她仿佛没有听见似的,一把就撤掉了黄色警戒线,根本无视两个警察,这一身气势让警察下意识地后退半步。

“我警告你,不准再靠近,否则我们就不客气了。”两个警察把手按在了枪套上,蓄势待发。

她依旧没有听,径直走到了别墅门口,迅速地伸出一只手,她的手并不白皙,而是一种健康的小麦色。

嘭!

这一只手抓进了别墅的墙壁,那坚硬的砖石就像是豆腐块儿一样,被她那看似柔弱的手指插了进去,然后向外一拉,手中就多了一块碎掉的大理石。

旁边的警察早已吓的目瞪口呆,这一手功夫太吓人了,而且还是一个女人,不过他们终究记着自己的职责,立刻掏出了手枪,对准了她:“不许动,否则我们就开枪了。”

她依旧没有反应,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大理石,仿佛那一块石头的吸引力远比这两支手枪大。

“走!”她终于开口了,她的声音很清脆,就像是黄鹂鸟一般,与她这高大的身材极为不符合。

车上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武,你确定?”

她的名字就叫“武”,一个字,很怪异的名字。

武点头:“确定!”然后径直向越野车走去,一言不发地上车,其他人鱼贯而入,越野车呼啸而去,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两个警察从始至终都没敢开枪,虽然武就在他们面前,而且挑衅的意味很浓,可他们就是没有勇气扣动扳机。

【作者题外话】:第三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