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182章 蹊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吴翠红,你太歹毒了,竟然还想用毒药害唐铮。”方诗诗抑制不住愤怒,颤抖着说。

吴翠红勃然大怒:“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三番五次与我作对,怪不得我。”

“你还有脸说这话,当初唐铮在一班的时候为你挣回来多少荣誉,你简直就是忘恩负义。”方诗诗控诉道。

吴翠红不屑地说:“那都是他应该做的,一个穷光蛋来我们学校,还免去了所有学费,若是不争取一点荣誉,那要他来做什么?难道让钱打水漂吗?”

吴翠红经历过最初的慌乱之后,反而变得镇定自若,她始终认为自己是老师,高学生一等,即便被撞破也并不害怕。

“住嘴!”方诗诗歇斯底里地吼道,她实在是出离了愤怒,“枉我以前那么尊重你,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我只怪自己瞎了眼。”

吴翠红撇了撇嘴,说:“方诗诗,你也不是什么好学生,当初我那么器重你,你却为了他一个废物竟然转去了七班,让我丢脸。”

“够了!”唐铮爆喝一声,犹如雷鸣一般在吴翠红耳边炸响,见唐铮愤怒的样子,吴翠红没有害怕,反而得意的大笑起来,“我有说错什么吗?她和你就是一丘之貉,只是以前伪装的好而已。”

既然她准备离开这所学校,所以也不在乎得罪方诗诗,暴露了自己最真实最险恶的嘴脸。

“唐铮,你很生气是吧?可你能拿我怎么办?我是老师,你是学生,你永远也不能把我怎么样。虽然你们听到了我刚才的计划,肯定会采取措施,但我还有其他计划,肯定叫你防不胜防,想考上大学,做你的白日梦吧,哈哈!”吴翠红大笑起来,毫不掩饰自己的狰狞之色。

“疯了,她已经彻底疯了,不可理喻。”方诗诗愤怒地说道。

“我疯了,哈哈,我怎么可能疯,我清醒的很。”吴翠红反驳道。

唐铮阴沉着脸,看着疯狂的她,道:“我真是为你悲哀,费尽心思的对付我,其实我从来就没有把你当做我的敌人,因为你太微不足道了,你根本不配做我的敌人。”

吴翠红脸色骤变:“什么,你说我不配?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说我微不足道。”

唐铮摇摇头,反而没有太愤怒了,只有悲哀,与这种人纠缠太久简直就是浪费时间。他的时间这么宝贵浪费在她身上岂不是可惜。

“诗诗,你说的对,她确实快疯了,那我就让她真正的疯掉,这样以后她就不会再害人了。她以前肯定也害过不少人,让她下半辈子都沉浸在疯傻之中就当是她应受的惩罚吧。”唐铮没有丝毫怜悯,冷冷地说。他不想与她继续纠缠下去,但也不能放任这个潜在的危险存在。

“唐铮,我看你才是疯了,真正的疯子,你得罪了我,我不会让你好过。”吴翠红咆哮道。

“唐铮,动手,我不想再看见她这个样子。”方诗诗厌恶地说道。

唐铮点点头,抽出了战魂剑。

这段时间他为了防范武宗的进攻,一直随身携带战魂剑,即便今天高考他也是带着的,只是考试的时候与书包一起放在了大巴车上。

“你干什么,你敢杀我吗?”吴翠红看着寒光闪闪的战魂剑,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唐铮撇了撇嘴,嗤之以鼻:“用战魂剑杀你,简直就是对战魂剑的侮辱,我说过让你疯掉,那就自然会让你疯掉。”

话音方落,唐铮默地真气,登时,战魂剑黑光一闪,一个庞然大物飞了出来,径直飞向吴翠红。

登时,吴翠红瞪大了眼珠,死死地盯着扑面而至的东西。

战魂身躯高大,衣衫褴褛,面色铁青,虽然没有青面獠牙那么恐怖,但只要看一眼就可以让人感觉到恐怖。

“这……是什么?”吴翠红感觉浑身冰冷,如坠冰窟,并且一股腥臭味儿扑面而至,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唐铮冷笑一声,没有回答她。

战魂一下子把她扑倒在地,张开大嘴仿佛要把她给吞下去一样,吴翠红终于忍受不住恐惧大叫道:“不要啊!”

阴风大作,鬼哭狼嚎,这一个房间登时就像是鬼界一样,吴翠红瞬间就产生了幻觉,仿佛四面八方,有许多青面獠牙的鬼怪向她扑来,向她索命,甚至脚边也伸出两只手抓住了她的脚踝向地底拖去。

这就是阴气的恐怖之处,许多人在阴气很重的地方,心智不坚定,就会不由自主地联想到恐怖的事。

这也是为何许只要人进入一些鬼宅就会不自觉地产生恐惧感,那是因为阴气影响了脑电波,潜意识不受控制地产生了幻觉。

吴翠红便是如此,只见她不停地扭动起来,似乎想挣脱什么东西,而战魂站在旁边,根本没有动,只不过源源不断的阴气散发出来,充斥了整个房间。

“鬼啊,鬼,不要抓我,不要抓我……”吴翠红撕心裂肺地吼道。

方诗诗第一次看见战魂,那恐怖的样子也让她有几分忌惮,不由自主地拉住了唐铮的衣角。

唐铮连忙握着她的手,说:“不用害怕,他不会伤害你。”

方诗诗点点头,深吸一口气:“有你在我就不怕。”然后看着扭曲成一团的吴翠红,“她已经疯了吧?”

唐铮点头:“她被吓破了胆,以后不能再害人了。”

“活该!”方诗诗厌恶地说道。

“我们走吧,她的叫声那么大,不一会儿就会招来其他人。”唐铮收回战魂,面无表情地看着吴翠红脸部肌肉扭曲在一起,哆嗦个不停,拉着方诗诗快步离开了宿舍。

吴翠红的尖叫终于引来了人,当看到大小便失禁,脸色惨白,哆嗦个不停的她时,所有人都难以置信。

不过随即有人提出或许她是因为即将到来的惩罚给吓傻了,所以没有人怀疑到唐铮身上。

吴翠红被吓傻的消息不胫而走,连唐铮他们在酒店也听到了传闻,他与方诗诗很默契地保持了沉默,其他人百感交集,吴翠红竟然会被惩罚给吓傻,真的太弱了。

不过这也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高考继续,所有人都把精力投入其中。

唐铮继续保持一种变态的答题速度,每次都提前很多时间交卷,然后在众人几乎麻木的表情中走出考场。

许多不明就里的人纷纷摇头,这种自暴自弃的做法太不可取了,有人看着他自信的样子,却暗自嘀咕,莫非他并不是自暴自弃,而是真正的强悍到了这个境界?

在诸多疑惑与猜疑之中,高考结束了,所有人的生活都暂时告一段落,大家或兴奋或失落,但总算是走过了人生中的一段最重要的旅程。

当唐铮与方诗诗正准备离开考场的时候,风四娘风风火火地来了,当看到他与方诗诗手牵手的亲密样,不由暗叹口气,看来叮当这丫头还是不够努力,方家这丫头把他吃得死死的啊。

不过风四娘并不灰心丧气,来日方长,究竟谁胜谁负尚未可知呢。

“小帅哥,考试怎么样?”风四娘问道。

“还不错,风姨,你来接叮当吗?”

风四娘摇头:“我是专程来找你的,去我们家吃晚饭,有事和你谈。”

方诗诗好奇地看着风四娘,不知为何唐铮与叶家的关系如此密切,不过她很本分的没有开口。

唐铮想到风四娘随时随地的撮合就有些头疼,看了方诗诗一眼,心中一动说:“风姨,诗诗可以和我一起吗?”

风四娘笑眯眯地说:“当然可以。”

方诗诗甜蜜地看了唐铮一眼,握紧了他的手。

叶叮当走了过来,诧异地问:“风四娘,你怎么来了?”

“我来请小帅哥去我们家啊,走吧,上车。”风四娘启动了汽车,叶叮当面无表情地看了唐铮一眼,坐上了副驾驶,唐铮与方诗诗坐在后面,一行人风驰电掣地驶入了叶家庄园。

叶天雷正在客厅等着唐铮,看了方诗诗一眼,风四娘心领意会,说:“叮当,你带着方诗诗同学去玩一会儿,我们有事和小帅哥谈。”

叶叮当不情愿地撇了下嘴,每次父母找唐铮都神神秘秘的,自己这个亲女儿反倒不如外人了。

唐铮拍拍方诗诗的手,柔声说:“我等会儿来找你。”

方诗诗莞尔一笑,乖巧地点头。

三人来到书房坐下,叶天雷脸色很严肃,说:“小唐,我们家明天就去京城了。”

唐铮吃了一惊:“这么快?”

“小帅哥,这段时间武宗一直没反应,我们觉得有蹊跷,所以先回京城打探一下消息。”风四娘也难得的严肃起来。

唐铮心中一动,这段时间武宗确实偃旗息鼓了,不符合武宗的行事风格,因为只要武汇报了常衡之事,武宗就不应该毫无动静,这其中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小唐,你真的不和我们一起去京城?”叶天雷问。

唐铮摇头,他要利用暑假去滇南一趟,想办法得到沐红颜亡夫的那件玄级法宝。

【作者题外话】:第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