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184章 身世之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一言不发的老爷子,唐铮也沉默了,眼神定格在玉佩之上,仔细一瞧,玉佩上竟然刻着一个字——武。

唐铮疑窦顿生,这玉佩究竟是什么来历?怎么会刻着一个武字?

唐大海长叹口气,幽幽地说:“小铮,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当年我捡到你的时候,你身边有一件信物,就是这块玉佩。后来我找了不少人打听,都没人清楚这玉佩的来源,所以我就没有去深究,把它收了起来。”

唐铮心头一动,目光灼灼地盯着玉佩,说:“这是和我一起的?”

唐大海点头:“我想或许这块玉佩可以解开你的身世之谜。”说着把玉佩交到了唐铮手中。

唐铮仔细地检查了一遍,这玉佩上的“武”字苍劲有力,如刀削斧刻一般,仿佛有一股气势喷薄而出。

这绝对不是出自一般工匠之手,而是大师级工匠的作品,尤其是这个“武”字,普通人看没太大稀奇,但在唐铮眼中竟然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韵味,一股恢宏庞大的气势扑面而来。

“小铮,以后你出去后就多打听这块玉佩的信息,或许可以找到你的亲生父母。”唐大海幽幽地说。

唐铮心神一凛,把玉佩放进木盒,说:“爷爷,不用了,我不要它。”

“小铮,我知道你的心意,你是怕我难过,可爷爷告诉你,只有你真正的调查清楚自己的身世,我才是最高兴的,人都是有根的,你也需要知道你的根在哪里。”

唐铮坚定地摇头,指着脚下,斩钉截铁地说:“我的根就在这里,在我们这个家!”

唐大海眼中泛起难以言喻的感动,却依旧劝道:“小铮,听爷爷的话,这是爷爷的心愿,你要帮爷爷达成心愿。”说着把玉佩放回唐铮手中。

“以前把你养大成人是我的心愿,现在看你这么有出息,我也就心满意足了,所以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见一见他们。”唐大海感慨道,“我相信老天有眼,一定会让你见到他们的。”

唐铮怔怔地看着爷爷,咬了咬牙,把玉佩挂在了脖子上,说:“好,我答应爷爷。”

不过他心中也坚定了念头,那就是他不会可以去调查玉佩的来源,让一切随缘。

唐大海拍拍的他的肩膀,欣慰无比。

半夜,唐铮偷偷地潜入了方诗诗的家,如今她家没有住在别墅中,而是一一处高档住宅。

九楼,唐铮悄无声息地从窗户翻进了方诗诗的卧室,佘梦琴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么高的楼层都挡不住唐铮偷香的脚步。

方诗诗一把扑进了他的怀里,主动送上了香吻,却察觉到唐铮并不热情,有点异样。

“你怎么了?”

唐铮暗叹口气。

“你有心事,可以告诉我吗?”方诗诗极少见他这个样子,心头一紧,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事,不用担心了。”唐铮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紧紧地抱住了她。可方诗诗明显不相信,直勾勾地盯着他,说:“我是你的女朋友,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吗?”

看着她关切的眼神,唐铮心软了。

方诗诗拉着他坐在床头,依偎在他怀里,静静地等待他开口。

唐铮犹豫许久,还是把今晚的事娓娓道来,方诗诗听的很入迷,眼眸中渐渐泛起了水雾。

自己深爱的人有这么多曲折的过往,自己以前都忽视了,她不禁有些自责。

登时,她把唐铮抱的更紧了,把头埋在他的脖子里,轻轻地摩挲着玉佩,低声呢喃道:“唐铮,既然你决定一切随缘,那就不要去想这些了,若真的有缘再见,我们现在也无法预料当时的场面,我们只要过好现在即可,我会一直陪着你,不离开你。”

看着她眼中泛起的泪光,他轻轻地用手擦了一下,说:“好,我们就过好现在,其他的事先抛到脑后,有爷爷在,有你陪着我,我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了。”

“我才是世上最幸福的人。”方诗诗破涕而笑,主动宽衣解带,诱人的身体就出现在唐铮面前。

唐铮的呼吸不由自主地急促起来,什么事都没有现在重要了,他心中的火焰已经被完全点燃了。

不一会儿,房间内就响起了一阵阵娇喘声。

“换个姿势,这次我们从后面来。”方诗诗面色绯红,娇羞地提议道。

唐铮精神大振,这个姿势还从来没试过呢,一把抱住他,换了一个姿势,又展开了新一轮的攻势。

不知是不是方诗诗听了唐铮的身世,变得格外主动,似乎想用自己的身体与热情让他忘却所有的烦恼。

“快点,快点!”随着方诗诗一声高亢的呻吟声,唐铮紧紧地抱住了她,重重地喘息了一声。

“你今天有点不一样。”两人休息一会儿了,唐铮好奇地说。

方诗诗妩媚一笑:“有什么不一样?”

“更主动了。”

“喜欢吗?”方诗诗眨巴着大眼睛。

唐铮哈哈大笑:“当然喜欢。”

“喜欢那就再来一次。”方诗诗意犹未尽,又翻身坐在了他身上,“咦,你不行了哦。”

“敢说我不行,我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唐铮不一会儿就重振雄风,方诗诗美妙动听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清晨,趁着方崇国夫妇还没有醒来,唐铮悄悄地逃走了,从楼上下来的时候脚有点发软,昨晚方诗诗太凶猛了,竟然要了五次,当真是愈战愈勇,幸好唐铮实力够强悍,最后让她变成了一滩软泥,她才认输服软。

唐铮长吐一口气,就像诗诗说的何必去想那么多呢,徒增烦恼,还是先做好眼前的事吧。

当他回到上风上水的时候,远远地看见爷爷一脸焦急地向外走,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唐铮。

“发生什么事了?”唐铮暗暗吃惊,悄悄地跟了上去。

老爷子坐上公交车,唐铮拦了一辆出租车不远不近地跟着,半个小时后,来到了城北那纵横交错的老城区。

“爷爷来这里做什么?难道是回老家看看,可也不用这么早啊,而且那么惊慌,肯定发生了什么事。”

他没有惊动对方,远远地跟着,片刻后就来到了垃圾场附近,这地方,唐铮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小时候,爷爷捡破烂,他就在这里玩耍,这里就是他小时候的乐园。

唐大海快步走进了一座破败的院子,只听几个声音响起:“老唐,你来了,这群人太不是东西了,昨晚竟然砸了我们这里,老蒋的头都被打破了,太狠心了。”

“对方是什么人?”唐大海问道。

“还能有谁,王胡子呗。”有人愤愤不平地说。

唐铮心头一动,他也认识这个王胡子,乃是这一带一个废品收购站的老板,人高马大,姓王,一脸胡子,所以就被人称为王胡子。

这里捡破烂的人都是把废品卖给王胡子,连唐大海的废品也是卖给王胡子的,据说王胡子这几年赚了不少钱。

老爷子怎么会和王胡子有了矛盾?

“我们又没有招惹他,他为什么来砸我们的收购站?”唐大海也有点生气。

“这还不明白吗?王胡子看我们价格公道,抢了他的生意,所以眼红我们呗。”

唐大海怒道:“大家平常都知道王胡子压价厉害,自己赚的盆满钵满,我们辛辛苦苦在垃圾堆里面刨食,却只是赚一点点钱,而且这段时间越来越过分,让大伙儿几乎没有钱赚,所以我们几个才合伙成立这个收购站,这是为了广大劳苦大众的生存。”

唐铮很少听爷爷的长篇大论,却也弄明白了事情缘由,原来王胡子故意压价,让这些成天从垃圾堆里刨食的人无路可走,所以才由老爷子牵头建立了这个收购站,却不想王胡子为了垄断生意,竟然晚上来打砸收购站。

一股怒火从唐铮心头窜起,爷爷竟然还遭这种人欺负,岂有此理,而自己这段时间不是忙着练功就是忙着复习,却倏忽了爷爷的事。

老爷子每天没有事做,所以才回来与这帮老伙计搞了这个收购站,老爷子本来就是闲不住的人。

当然,对于老爷子开收购站的事,唐铮举双手赞成,既然老爷子不想无所事事,那开个收购站每天不用早出晚归,只需要守着收购站,又打发了时间,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其他人听了唐大海的话,更是义愤填膺:“老唐,你说的很对,王胡子就是仗势欺人,不给我们活路,你说怎么办吧?总不可能我们这收购站才没开几天就关门大吉吧。”

“当然不能!”唐大海斩钉截铁地说。

“那我们怎么办?”

“这个……”唐大海犹豫半天,说:“我们去找王胡子理论去,我就不信这世上没有说理的地方了。”

“老唐,你别傻了,去找他理论,那不是自找麻烦吗?听说他背后是道上的人,我们这些苦哈哈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沉默了。这些生活在底层的民众,对于道上的人有一种先天的恐惧。

“老唐,你孙子小铮不是很厉害吗?都让你搬去了新家,你给他说让他去找王胡子理论,他是学生,读过书,肯定比我们能说会道。”有人提议。

唐大海毫不犹豫地拒绝:“不行!”

【作者题外话】:第三章!今天只能更新三章,现在坐车回老家,没办法码字,明天恢复四章,见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