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197章 又一个修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永远消失!

唐铮呆呆地看着她,难道因为这件事就要从彼此的生活中消失吗?

“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放开我,你快滚,我不想再见到你。”柳轻眉冷冰冰地说。

唐铮无可奈何,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松开了手,说:“那你先休息吧,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我马上赶过来。”

柳轻眉无动于衷,唐铮尴尬地离开了。

柳轻眉光着身子忽然蹲在了地上,呜呜地哭泣起来,泪眼婆娑地看着门口,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

她心乱如麻,这一切莫非真的是唐铮故意布置的陷阱?可这与他平常的行为一点也不符合啊。

其实,她潜意识里已经渐渐相信了唐铮所言,只不过她无法面对二人之间的关系。

他们竟然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以后她还怎么面对唐铮?

她不知道,所以她不想见到他。

她像是一个无助的小姑娘,抽泣着,直到声音沙哑才停下来,颤悠悠地站起来,身体的疼痛依旧是那么清晰,仿佛是在提醒她刚才与唐铮发生的一切。

她使劲地摇晃了一下脑袋,然后迫不及待地冲进了浴室,任由冷水淋下,却也无法洗去这一件事。

事情已经无法回到原点了。

“我必须离开这里,我再也不想见到唐铮了。”她咬紧了牙关,做出了决定。她曾经把唐铮当做自己很亲密的弟弟来看待,可现在看来那只是短暂的一段关系,现在一切都崩塌了。

唐铮回到家翻来覆去都无法睡着,这一晚发生的一切太诡异了,他与柳轻眉发生了关系,二人的关系急剧变化,他不知道最后柳轻眉会怎么办。这段关系曝光的话,他会怎么样?

这一切就像是一团乱麻在他的脑海中翻来覆去搅动,让他不胜其烦。

另外一件事也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照理说他的真气是可以逼出药物的,这次却失败了,为什么呢?

他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小铮,起来吃早餐了。”爷爷敲门喊道。

唐铮起床,随口问道:“爷爷,这几天收购站生意怎么样?”

唐大海眉开眼笑:“生意很好,大家都很感激你呢。对了,我昨天回来看见小区门口被许多急着堵住了,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是来找我的。”

“找你?”唐大海吃了一惊。

“爷爷,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一件事,我的高考成绩出来了。”

唐大海停下了筷子,紧张地问道:“考的怎么样?”

“740分,全省第一。”

唐大海目瞪口呆:“全省……第一?是真的吗?”

见唐铮点头,唐大海喜极而泣:“苍天有眼啊,你辛苦这么多年,终于有回报了,状元啊,那在过去就是可以当大官了。”

唐铮哑然失笑:“爷爷,那是过去,现在也只是可以上一所好大学。”

“一样的一样的,那些记者想采访你?”

“对,不过我不想理会他们,我喜欢安静的生活。”

唐大海略一思索,道:“嗯,我们是穷苦人家的孩子,没必要上电视,踏踏实实地上学最好,不过我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那些老伙计,让他们也高兴高兴。”

吃完早餐,唐铮迫不及待地找到了天禅子。

“咦,小子,你昨晚做了什么?”天禅子直勾勾地盯着他,好奇地问道。

唐铮心头一怔,天禅子怎么会知道他昨晚做了不同寻常的事,照理说他的修为没有突破,不应该被天禅子发现异样才对。

“小子,你还想瞒我不成?你体内的纯阳之力这么安分了,这可很少见,昨晚肯定发生了事。”天禅子笃定地说。

唐铮恍然大悟,原来是纯阳之力暴露了,昨晚他吸收了大量的纯阴之力,如今还有一部分盘旋在他的丹田内,纯阳之力当然安分了。

“你是不是在哪里吸收了足够多的纯阴之力?”天禅子猜测到,可谓一阵见血。

唐铮有点不好意思,天禅子灵机一动,眼睛一亮,大笑道:“哈哈,小子,你不会是真的把柳轻眉给拿下了吧?”

唐铮苦笑道:“小声一点,你想弄的人尽皆知吗?”

天禅子拍拍他的肩膀,赞道:“嘿嘿,你小子终于开窍了,看来我以前劝你那么多次没有白劝啊。玄阴之体和纯阴之体有着巨大的差别,难怪你的纯阳之力被平息了。告诉你,至少在短时间内,你的纯阳之力不会再闹腾了。”

唐铮惊喜道:“真的吗?”

“那当然,这次你的收获不小,不错,孺子可教也,加把劲,等再见到叶叮当那丫头的时候把她也拿下,那就完美了。”天禅子说。

唐铮翻了个白眼,说:“若是诗诗知道你这么说,她肯定就再也不想认你这个师父了。”

天禅子浑然不惧他的威胁,说:“我徒儿怎么会为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欺师灭祖?你还是快说昨晚是怎么回事吧?怎么突然之间就开窍了,这可不像你的风格。”

天禅子与唐铮相处这么久,还是很了解他的。

唐铮并不隐瞒,便把昨晚的事娓娓道来,天禅子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那个采花大盗还帮了你的忙。”

“别说风凉话了,现在我正烦着呢,只有找到这个采花大盗,我才能洗刷冤屈。”

“我怎么知道谁是采花大盗?”天禅子疑惑地说。

“我当然明白你不知道,不过这次的事件有许多诡异之处,你见多识广,帮我分析一下。比如,为什么我用真气无法逼出她体内的药物?”

这是一直困扰他的一个问题,或许这个问题得到了解答,那就可以寻找到线索,顺藤摸瓜找到采花大盗。

“这个……若是一般药物,真气确实可以逼出来,不过修真界里有类似的催情药物,比如合欢散,是用真气无法逼出来的。”

“你是说那采花大盗也是修者?”唐铮大吃一惊。

“十有八九,否则从那楼上跳下去也会粉身碎骨,就这一点也说明对方是一个高手。不过可以确定这人的修为并不怎么样,否则也不会被你给吓跑了,白白便宜了你小子,嘿嘿。”天禅子明显对这个采花大盗没多少敌意,反而觉得对方帮了唐铮一个大忙。

唐铮可不这样认为,虽然他确实占了天大的便宜,可他与柳轻眉的关系闹成这样,并非他愿意看到的事。

“天禅子,既然这人也是修者,那就更应该找到对方了,毕竟或许从他口中可以得到更多关于其他修者的事。”唐铮建议道。

天禅子心中一动,点头说:“这个办法不错,那我们就一定要找到这个采花大盗,不过有一点难办,既然你打草惊蛇了,那就说明对方是一个格外小心谨慎之人,绝对不是那么好找的。”

“那合欢散呢,这东西是哪里来的?”

天禅子说:“这东西就是几种花粉混合在一起,再经过特殊方法炼制而成,并不是太复杂,你也可以炼制。要不,你去炼制一点,留着备用?”

唐铮白了他一眼,说:“天禅子,你不要这么猥琐好不好?我是用药那种人吗?”

“嘿嘿,对啊,你不用药,你捡漏,所以我一直说你小子运气好到爆呢。”

唐铮不理会对方的揶揄,思索了一会儿,依旧摇头:“这事我还是要着手调查,那就从高大志入手,既然他是最后送眉姐回家的人,没准他知道一点什么。”

“随便你,不过记住了,趁着你体内的纯阳之力被压制住了,好好修炼,快点提升修为,你不是还想学那么多法术吗?”

“我知道,你今天先去找诗诗,教她法术,我去找高大志。”唐铮挥了挥手,然后直接来到学校。

昨天他听说高大志会在学校接受采访,正好去堵住他。

当他来到学校的时候,根本无需去寻找,远远地就看见教学楼前,高大志被一帮长枪短炮围在中间接受采访,侃侃而谈,充满了自信。

校长与教育局局长也站在旁边,三人一唱一和,好不潇洒,引起不少人路过的学生驻足观看。

当有人看见唐铮走过来的时候,登时议论纷纷,唐铮这个状元拒绝采访的事已经闹得满校风雨,不少人对于高大志这个临时顶替的家伙更多的是觉得对方的狗屎运太好了,竟然有这么一个出名的机会,也有人觉得唐铮就是一个傻子,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

唐铮没理会其他人的指指点点,但当他走过去的时候,采访恰好结束,长枪短炮开始撤离,唐铮一下子拦住了高大志面前,不动声色地说:“高大志,我有事找你。”

教育局领导冷哼一声,不屑地说:“怎么这下后悔了吗?活该,这就是不合作的下场。”

唐铮懒得理会对方,灼灼地盯着高大志说:“跟我走,我有事问你。”教育局局长见自己被冷漠,不禁勃然大怒:“你这是什么态度?高大志,别跟他走,与这种不识时务的人混在一起,对以后没有帮助。”

【作者题外话】:第三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