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200章 诡异的同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铮好奇地看着这个自来熟的女孩子,一张娃娃脸,皮肤白皙,肉嘟嘟的,非常可爱,留着齐耳的短发,正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唐铮。

“帅哥,你这样看我这个大美女,我会害羞的。”娃娃脸俏皮地说道,脸上还飞起一抹红霞,似乎真的害羞了。

唐铮觉得自己太唐突了,忙说:“不好意思。”

娃娃脸认真地说:“我看你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啊,看的很认真呢。”

唐铮心头一颤,手中的行李都差点掉下去,这娃娃脸说话咋这么直接呢?

看着唐铮的窘态,娃娃脸做了一个鬼脸,说:“看吧,被我说中心思了吧。看就看吧,我又不会怪你,人生下来不就是为了给人看的吗?”

“……”唐铮无言以对。

“你快点把我的行李放上去吧,否则等会儿你的手再抖一下就掉了。”娃娃脸促狭地催促道。

唐铮悻悻地把行李放好,却又听娃娃脸一惊一乍地惊呼道:“哇,这里竟然有一个大美女,真的好美呀。”

只见娃娃脸目不转睛地盯着方诗诗,道:“美女,你真漂亮,皮肤也好,有没有男朋友啊?没有的话,我给你介绍几个,全是帅气多金的青年俊杰哦。”

方诗诗哭笑不得地看着娃娃脸,对方的自来熟有点令她吃不消。

“她已经有男朋友了,不需要你介绍。”唐铮坐在方诗诗身边,顺势揽住了她的肩膀,堂而皇之地说。

娃娃脸惊讶的张大了嘴:“哇,原来你们是一对儿啊,不过,你可没有我说的那几个帅哥帅哦。”

唐铮忍不住翻白眼:“帅又不能当饭吃。”

娃娃脸一本正经地摇头:“才不是呢,帅可以当饭吃,你没看见那么多小白脸不就是靠脸蛋儿吃饭吗?”

唐铮被噎了一下,实在无法理解她天马行空的思维。

方诗诗莞尔一笑,及时为男朋友解围:“我还是觉得他是天底下最好的。”

娃娃脸难以置信,目光在唐铮身上扫了一圈儿,将信将疑:“是吗?我怎么没看出他的好呢?很普通嘛。”

方诗诗暗笑,唐铮的优秀岂是其他人可以随随便便就可以看得出来的。

“我本来就是普通人,有什么不对吗?”唐铮不悦地问道。

娃娃脸说:“本来没什么不对,不过与这位大美女在一起就有点不搭配了。”

“我喜欢就行,不关别人什么事。”方诗诗紧紧地握住唐铮的手,为他解围。

娃娃脸耸耸肩说:“好吧,那我就不多管闲事了。”

唐铮心说你也知道自己是多管闲事啊。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栗笑天,京城人,刚高考完独自出来旅行。”娃娃脸自来熟地自我介绍道。

“栗笑天,你这名字挺特别的。”唐铮琢磨道。

栗笑天理所当然地说:“当然特别了,我就是要笑对苍天,不惧一切艰难险阻。”

说着,她仰起头,望着车顶,露出一个霸气的笑容。

唐铮与方诗诗不约而同地看了一眼,这姑娘似乎有点不一样。

“而且,这名字是我奶奶取的,她说女人要顶半边天,栗家的女儿就更要顶大半边天,名字首先就要有气势,你们觉得这名字有气势吗?”栗笑天盯着二人问道。

方诗诗莞尔一笑:“是挺有气势的。”

“我自我介绍了,那你们二位也自我介绍一下吧。”

“我叫唐铮,她是女朋友方诗诗。”唐铮简单地自我介绍。

“唐铮,这名字好熟悉,听说这里的省状元就叫唐铮。”栗笑天疑惑地说道。

唐铮心中一动,自己已经尽量低调了,却没想到连这个远在京城的娃娃脸都听说了他的名字。

“嘿嘿,你和省状元同名同姓,这也是莫大的荣幸了,说出去也很有面子呢。”栗笑天补充道,似乎并不认为眼前这人就是那个省状元。

唐铮松了口气,他实在不想被人认出来。

“请让一下。”忽然,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背着背包走了过来,对挡在过道上的栗笑天说道。

栗笑天回头看了对方一眼,眼中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讶,笑着说:“哇,这趟旅行真有趣,看来我选择出来是正确的。”

男人看了她一眼,一言不发地把行李放上中铺,然后脱掉鞋子,沉默不语地爬上了中铺。

“咦,帅哥,怎么这么冷酷呢,坐同一辆车也是缘分,下来聊一会儿呗。”栗笑天自来熟地叫道。

男人熟视无睹,翻了个身,背对着众人,一言不发,似乎是睡下了。

栗笑天耸耸肩,说:“旅途漫漫,光睡觉不说话有什么意思啊,莫非是想白天睡好了,晚上当夜猫子?”

男人背部肌肉瞬间就绷直了,然后又迅速地恢复松弛状态,这一幕恰好被起身的唐铮给看见了,心头不由一凛。

栗笑天这看似无心之言却令这冷峻男人有如此大的反应,这是一种近乎本能的警惕反应,这说明对方不是一般人。

并且,唐铮还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杀气,虽然隐藏的很深,却依旧没有逃过唐铮的火眼金睛。

而这个自来熟的栗笑天也渐渐给唐铮一种异样的感觉,她那句话绝对不是无心之言,而是有的放矢,故意这样说的。

不过,无论对方是什么身份,唐铮都没兴趣,他只要平平安安地到达滇南即可。

“诗诗,你先午睡一会儿,我去逛一逛。”唐铮朝方诗诗使了一个眼色,说道。

方诗诗心领神会地点点头。

“唐铮,这火车上有什么好逛的?”栗笑天问道。

唐铮说:“读万卷书,行万里书,从不同的人身上可以看到不同的故事,我喜欢看不同的故事,所以顺便走走看看,也许就可以看到不同的故事。”

“哈哈,这么有见解,厉害。”栗笑天笑眯眯地竖起大拇指赞道。

唐铮从过道上走过,眼角余光却不停地打量其他旅客,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人,看来除了自己对面的那两个人有点古怪,其他人都是正常的旅客。

不知不觉,唐铮来到了软卧车厢,软卧车厢比硬卧高档不少,有门可以保护一定的隐私性。

唐铮漫无目的地向前走去,忽然,他瞳孔一缩,远远地看见了一个壮汉从一个包间出来,迅速地关上门,朝洗手间走去。

“武者!”

唐铮一眼就瞧出了对方的身份,一个炼体六品的武者,火车上出现武者,不得不引起唐铮的重视,于是他等了一会儿,那个武者从洗手间出来朝包厢走去。

唐铮慢悠悠地向对方走去,与其他乘客没有两样,在武者拉开包厢门的一瞬间,唐铮也恰好经过包厢门,余光一瞟,就发现里面坐着三个人,一个八品武者,一个六品武者,还有一个是普通的中年人,肥头大耳,一看就是富得流油的土豪。

唐铮记在心里,逛了一圈儿,确定没有其他值得注意的人,然后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方诗诗躺在床上,见他回来甜甜一笑,唐铮摸了下她的额头,低声说:“你快睡吧。”

方诗诗闭上眼进入了梦想。唐铮也上了中铺,隔着中间狭窄的空间打量着冷峻男人的背部。

他的背部很宽厚,唐铮可以想象对方衣服下所隐藏的爆炸性的力量。

“这也是一个武者,并且是一个高手,我看不透他的修为,那就说明他至少是后天一品以上的高手。”唐铮寻思道。

这么浓烈的杀机,这人手中一定有人命,关键是这人来坐这一趟火车是否有什么目的?

唐铮百思不得其解,目光又不由自主地落在了栗笑天身上,她靠在车厢上,带着耳机,似乎沉醉在了音乐之中。

“她浑身没有内劲波动,可她言语间所透露的信息,她绝非凡人,那她出现在这一趟车上又是为何呢?

一个个疑问充斥着唐铮的大脑,他没有一丁点睡意,反而兴奋起来,栗笑天的话似有所指,似乎今晚上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夜幕降临,车厢内安静下来,半夜时分,车厢内的灯光熄灭了,大家陷入了黑暗之中,不少人进入了梦想,只余下哐当哐当的车轮与铁轨的碰撞声。

唐铮面对着床壁,似乎是睡着了,纹丝不动,又过了几个小时,唐铮以为今晚不会发生什么的时候,背后传来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这声音很小,在火车行驶的声音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唐铮距离这个声音源太近了,所以听的一清二楚。

中铺的冷峻男人下床了,朝着软卧车厢的方向走去。

唐铮正准备爬起来追上去,却又听见对面下铺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然后踩着轻轻的脚步声跟了上去。

唐铮心中一凛:“这栗笑天竟然也追了上去,难道她不怕吗?她究竟是谁?”

半晌,唐铮才警惕地下床,确认没有人会注意到他,而方诗诗正熟睡着,然后他就踩着车辆过道的毯子,蹑手蹑脚地朝软卧车厢走去。

【作者题外话】:第五章!今天更新完毕,1号欠的两章补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