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202章 最毒妇人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栗笑天的动作不着痕迹,即便是唐铮也没有感觉到异样,忽然,她眉头一蹙,暗道:“咦,他怎么没有内劲波动,莫非他不是武者?”

栗笑天怀疑唐铮是武者,于是故意扑倒在他怀里一探虚实,最终却发现唐铮根本没有内劲波动。

她并不知道唐铮乃是修者,体内都是真气,与内劲乃是截然不同的一种力量,她当然会无功而返了。

关键是,她还被唐铮吃了豆腐,这十八年来还从来没有谁吃过她的豆腐,但偏偏就被唐铮给占了便宜。

她连忙从唐铮怀中挣脱出来,盯着唐铮,粉面含煞,怒道:“你刚才摸我胸部。“

呃?

唐铮差点背过气去,这娃娃脸真是口无遮拦,这也敢说。

方诗诗闻言,狠狠地揪了唐铮的腰部,唐铮呲牙咧嘴地倒吸一口凉气。

栗笑天得意的笑了起来。

“喂,你不能冤枉人,分明是你主动投怀送抱,怎么可能怪我呢?“唐铮反驳道。

“人家是害怕嘛,本以为你是一个正人君子,却没想到趁机摸我胸部。”她说着挺了挺胸,“虽然我也知道我是大美女,身材又好,可你这样做让我以后怎么做人啊?“

唐铮哭笑不得,这丫头真是够牙尖嘴利的。

不过,他岂会怕她,耸了耸肩,说:“你是想让我负责是吧,那好吧,你问一问我女朋友的意见,如果她同意,我倒是不介意把你收来做小老婆。”

方诗诗怒瞪了唐铮一眼,却也明白他绝非是登徒浪子,既然他这样说,那肯定就是有原因的。

于是,方诗诗顺着他的话,说道:“咱们唐家的门槛可是很高的,你要是想进唐家的门,那就要看你有什么本事了。”

唐铮偷偷地给方诗诗一个赞赏的眼神,方诗诗横了他一眼,她可是从来没有这样陪着别人胡闹过。

栗笑天面色一囧,无可奈何,气呼呼地瞪了两人一眼,咬牙说:“算你们厉害!”

然后气呼呼地坐回了床上。

箫晓冷一言不发地看着这一幕,下床与栗笑天对视一眼,栗笑天不着痕迹的轻微摇头,箫晓冷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唐铮并非武者。

箫晓冷眼中闪过狐疑之色,他始终觉得有点看不透唐铮,虽然对方表现的人畜无害,也没有太多破绽,可作为一个资深的杀手,那种下意识的感觉却让他不得不重视唐铮。

“无论你是不是武者,下了火车,我都会杀了你。”箫晓冷默默地打定了主意。

“就是他们三个。”忽然,一个乘务员带着两个乘警走过来,指着唐铮几人说道。

唐铮心中凛然,这人就是昨晚遇见的那个乘务员,没想到他竟然认出了三人。

箫晓冷面色冷峻,一言不发。

栗笑天却神采奕奕,八卦地问道:“听说死人了,是不是真的?”

乘警没有回答她,反而虎视眈眈地盯着三人,说:“昨晚两点多钟你们三人是不是去了软卧车厢?”

栗笑天毫不犹豫地点头:“是啊,我睡不着,所以到处走走,有什么事吗?”

乘警避而不答,又盯着唐铮。

唐铮说:“我那时候去上了洗手间。”

乘警的目光又落在箫晓冷身上,瞧他冰冷的样子,也绝不一般,因此两个乘警都把手搭在了枪套上,高度戒备。

箫晓冷毫不客气地说:“下床吹吹风,不可以吗?”

“不是不可以,不过你们三人出现的时候太巧了,与一宗谋杀案的时间不谋而合,所以需要你们协助调查。”乘警公事公办地说。

“可以。”出乎意料,箫晓冷并未拒绝,只是淡淡地说道。

两个乘警松了口气,既然对方愿意合作,那就再好不过了。

“那三位请把行李箱打开,我们需要检查。”乘警说,死者是被锐器所伤,只要找到凶器,那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栗笑天连忙打开自己的行李箱,说:“你看吧,我里面都是零食和衣服,可没有什么东西。”

她的行李箱中确实没有多少敏感的东西,乘警检查了一遍就略过去了。

箫晓冷的行李是重点检查的对象,但里面除了简单的几套衣服,也没有其他值得注意的东西。

轮到唐铮的行李了,警察一眼就锁定了一个长长的铁盒子,警惕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工艺品。”

“打开看看。”乘警戒备地又把手搭在了枪套上。

“警官,真的没必要打开,这是我的收藏品。”唐铮劝道。

“不行,必须打开。”

唐铮无可奈何,打开了盒子,一把寒光闪闪的黑剑静静地躺在铁盒里。

两个警察浑身一紧,死者喉咙就是被钝器所伤,而这把突然出现的黑剑毫无疑问就有最大的嫌疑了。

唐铮这次却滇南,凶险未知,当然会带上战魂剑,最后花费了不少功夫,给战魂剑弄了一个工艺品的证明,否则根本带不上火车。

本以为一切顺利,却万万没想到会遇到谋杀,战魂剑却成了最大的嫌疑。唐铮当然明白乘警的心思,连忙解释道:“这是件工艺品,我是有证书的。”

“拿出来看看,小心一点,不准轻举妄动。”警察迅速地拔出了手枪,对准唐铮,似乎他一旦轻举妄动,便会扣动扳机。

方诗诗吓了一大跳,失声大叫道:“不准开枪,我们没有干坏事。”

唐铮安抚道:“别着急,我们又没有干坏事,怕什么。”然后,小心翼翼地取出战魂剑的证书递过去。

一个乘警依旧戒备地用枪对准唐铮,另外一个警察检查证件。

栗笑天和箫晓冷目不转睛地盯着战魂剑,以二人的眼光当然可以看出这绝对不是普通的工艺品,而是真正的一把宝剑,并且是饮过鲜血的,上面的杀气令人不寒而栗。

栗笑天的眼睛渐渐亮了,唐铮并非武者,却拥有这样的宝剑,这太非比寻常了。

乘警检查完证件,说:“我们需要暂时保留这把剑,下火车后再交给相关部门检查真伪。”

乘警并不具备辨别工艺品真伪的实力,所以保险起见,便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战魂剑对唐铮太重要了,当然不可能让对方带走,立刻拒绝:“不行,这把剑对我很重要,我不可能让你们带走。”

气氛瞬间变得紧张起来,两个乘警如临大敌:“配合我们的调查,这是你们的义务。”

“总而言之,人不是我的杀的,你们不能动我的东西。”唐铮斩钉截铁地说。

“这不是你所说了算,我们调查清楚才能下结论。”乘警寸步不让。

“唐帅哥,配合警察是公民的义务呀,你就把这把剑给他们呗。”栗笑天大大咧咧地说。

“绝对不行。”

“哦,看来这是一件宝贝啊,不如让我瞧一瞧,我从小就对古董工艺品感兴趣,没准还可以帮你鉴定一下呢。”栗笑天伸手向战魂剑抓去。

唐铮眼疾手快,就要动手,但这时候乘警举枪大喝:“不许动。”

唐铮无可奈何地停手,栗笑天眼见就要得手了,但另外一只纤纤素手抢先一步关上了铁盒。

“这是我男朋友的东西,不能乱动。”方诗诗把铁盒抱在怀里,斩钉截铁地说。

栗笑天微微一怔,竟然被方诗诗捷足先登了,她惊讶万分地看着方诗诗,怎么看都没有一点出奇的地方,可方诗诗的动作就是比她快,而且后发先至。

栗笑天嘴角一勾,喃喃自语:“有趣,真是有趣。”

“把盒子放下。”一个警察把枪口对准了方诗诗,方诗诗浑然不惧,紧紧地抱住盒子。

唐铮的眉头皱了起来,怒道:“把枪移开,不准对着我女朋友,否则你们会后悔的。”

唐铮没有料到自己竟然会卷入这一场谋杀案中,原本自己毫无破绽,却因为战魂剑的出现而成为了最大的嫌疑人。

乘警并不在乎唐铮的威胁,反而认为这是一种挑衅,勃然大怒:“不准轻举妄动,否则我们就开枪了。”

唐铮横移一步,用身体挡在方诗诗前面,说:“你们想找凶手,却找错了人。”

“你什么意思?”乘警立刻敏锐地捕捉到了他这句话中的深意,连忙问道。

“凶手另有其人,我们只是两个刚毕业的学生,你们有必要如此兴师动众吗?”唐铮反问道,他在考虑要不要说出昨晚的实情,先前,他已经从杀手的眼中感受到了凛冽的杀机,所以在考虑要不要借助警察对付杀手。

箫晓冷听了这句话,身体下意识地戒备起来,右手搭在了腰间,蓄势待发。他已经可以确定昨晚唐铮肯定看见了他杀人,因此,决不能留。

栗笑天也明白了这一点,心头凛然:“昨晚他竟然骗过了我,岂有此理,而且刚才还故意吃我豆腐,绝对不能让他这样好过,敢吃我的豆腐,非让你脱一层皮。”

栗笑天眼珠子一转,故作恍然大悟地样子,大叫道:“哎呀,警察同志,我昨晚出来在过道的时候,似乎就是看见他提着这把剑。”

此话一出,气氛骤变,两个乘警如临大敌,似乎马上就要扣动扳机了。唐铮难掩惊愕之色,这栗笑天真阴险,竟然诬陷他,最毒妇人心啊。

【作者题外话】:第二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