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203章 离宫圣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铮没有斥问栗笑天为何诬陷他,既然她这样说,那就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唐铮反驳也是徒劳而已。

方诗诗却深知男朋友的性格,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地杀人,于是,她勃然大怒,像一个护崽的母狮子:“栗笑天,你为什么诬陷好人?”

栗笑天故作委屈地说:“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跟我们走一趟。”乘警厉声喝道,打断了二人的对话。

唐铮神色冷峻,突然,闪电出手,右手搭在了箫晓冷的腰间,在箫晓冷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顺势一拨,一柄寒光闪闪的软剑暴露出来。

箫晓冷反应极快,在软剑只暴露出几公分的时候,他的手就搭在了剑柄上,震退了唐铮的手。

可为时已晚,众人已经看见他腰间的软剑。

警察爆喝:“不准动!”他们没有料到唐铮在枪口下还敢动,而且动作如此之快,令人应接不暇。

更关键的是箫晓冷腰间暴露的兵器令他们如临大敌,只有凶恶之徒才会把剑藏的这么隐秘,因此,刹那间,箫晓冷的嫌疑比唐铮更大了。

一支枪对准唐铮,另外一支对准了箫晓冷,剑拔弩张。

栗笑天诧异地看着这一切,她终于明白唐铮是一个深藏不漏的高手了,自己竟然看走眼,太可恶了。

不过,这下事情变得更有趣了,她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故作惊讶地大叫道:“哇,这里还有一柄剑呢,好害怕啊。”

说着就向警察的方向扑去,“警察同志,你可要保护我啊,我好害怕。”

或许她有了上次被唐铮吃豆腐的经验,并没有跳到警察的怀里,只是挡在了箫晓冷与枪口之间。

警察见状,焦急地吼道:“姑娘,让开。”

可已经来不及了,箫晓冷作为一个杀手,对时机的把握妙到毫巅,在栗笑天扑过去的刹那,瞬间发动了攻击。

唰!

软剑完全被抽了出来,像一条毒蛇,攻向唐铮的咽喉。

唐铮见机不妙,根本顾不得警察的枪口,一把夺过了方诗诗手中铁盒,顺势一挡,火花四溅。

“不准动,否则我开枪了!”

警察骇然,万万没想到在枪口之下,这二人还敢动手,看着那寒光闪闪的软剑,似乎与死者的伤口更加吻合,登时,二人明白这人才是最大的嫌疑者,绝对不能让他逃掉。

况且火车是个封闭的空间,人员众多,这种武力出众之人暴起伤人,后果不堪设想,必须把他们堵在这个狭窄的空间之内。

于是,两个乘警略作犹豫,就扣动了扳机,砰砰,两声沉闷的枪响,子弹呼啸而出,在如此狭窄的空间内,子弹的威胁性颇大。

唐铮把铁盒在面前竖立起来,子弹穿透铁盒,然后被战魂剑挡住了,而另一枚子弹几乎是擦着栗笑天的身体飞过——警察开枪的时候故意避开了她,不过这样准头就大打折扣。

箫晓冷根本没有动,子弹就擦肩而过,击穿了玻璃窗,飞了出去,一小股冷风从弹孔灌了进来。

“抱头,蹲下!”

警察见子弹没有伤到对方分毫,肯定会激起对方的激烈反抗,于是大吼一声。

同时,向后退了两步,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躲避对方有可能的攻击,却又足以把对方控制在自己火力射程范围之内。

栗笑天嘴角勾起笑容,瞪着乌黑的眼珠,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在与唐铮的目光碰撞中,难掩挑衅的意味。

箫晓冷的脸越发冷峻,根本没有理会警察的威胁,反手一掌拍在车窗上,哗啦一声,本就被子弹击穿了一个小孔的车窗瞬间支离玻碎,巨大的冷风灌入车厢,令人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箫晓冷闪电出手,一把抓住了唐铮方诗诗,在她的惊呼声中,二人从窗户纵身跳下。

唐铮惊骇不已,根本没有料到对方会突然对方诗诗下手,连栗笑天眼中也难掩惊讶之色。

“不要跑!”唐铮怒吼一声,抱着铁盒也纵身跳下了火车,两个警察瞠目结舌,从这么高速的火车上跳下去,不是找死吗?

真是一群亡命之徒。

二人连忙趴在窗户上张望,却没有看到对方的人了。

“喂,两位警察同志,让一让!”栗笑天拍拍两人的肩膀,说道。

“姑娘,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追上去了,这样的好戏不看岂不是浪费,二位,拜拜了,哦,对了,提醒你们一下,我刚才撒谎了,凶手是那个提软剑的家伙。”栗笑天淡淡地说。

“你撒谎?”乘警骇然。

栗笑天耸耸肩道:“是啊,女人的话是不能信的,尤其是我这么漂亮的女人。”

话音方落,她脚尖一点,从两人头顶飞过,冲出了窗户。

“啊!”

乘警下意识地大叫,急忙俯身望去,本以为她会被摔的粉身碎骨,却不料她竟然轻巧地落地了,毫发无损,脚尖一点,向一个方向飞速跑去。

“站住!”唐铮怒吼道。

箫晓冷抓着方诗诗在前面发足狂奔,不过因为是两个人,速度终究慢了一点,片刻后,就被唐铮追上了。

箫晓冷索性停了下来,软剑架在她的脖子上,冷冷地盯着追上来的唐铮,说:“你是什么人?”

“放开我女朋友。”唐铮怒喝道。

“先回答我的问题。”箫晓冷杀气腾腾。

唐铮沉声道:“我只是一个过路的人,根本不想理会你的事,把我女朋友放开,我们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箫晓冷冷笑道:“你目睹了我杀人,我怎么可能留你在这个世界上,我抓走她就是为了引你来。”

唐铮不屑地说:“那你为何没有杀栗笑天?”

“哎呀,唐帅哥,你太坏了,竟然怂恿他杀我,我这么美丽可爱,你怎么舍得让我死呢?”栗笑天的声音由远及近,刹那间,她就站在了二人面前。

唐铮怒瞪了她一眼,说:“你为什么要诬陷我?”

“好玩喽。”栗笑天随口说道。

“好玩?你这样会害死的人,你知不知道?”唐铮大怒,诬陷他仅仅是为了好玩,岂有此理。

“你不是没死吗?”栗笑天反驳道。

“我差点就死在警察的枪口下了。”

“呵呵,谁叫你深藏不露呢,大家明人不说暗话,你究竟怎么隐藏的修为,我在你怀里的时候竟然没有感知到内劲波动。”栗笑天笑眯眯地盯着唐铮,就像是一个医生碰到了疑难杂症一般,十分感兴趣。

唐铮悚然一惊,原来她扑在他怀里的时候是为了探他的底细,他就说自己的魅力没那么大,不可能让美女投怀送抱。

箫晓冷闻言也直勾勾地盯着唐铮,他阅人无数,却还是忽略了唐铮,因为他真的很不起眼。

唐铮当然不会回答对方的问题,说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哎呀,我好奇嘛,你就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不可以吗?美女都很有八卦的心思哦。”

“你别扮可爱了,你就是一条毒蛇,暗中吐信,逮住机会就会咬别人一口。”唐铮怒道。

“毒蛇?哇,我有你说的那么恐怖吗?你看人家这么可爱,不知道多招人喜欢呢,怎么可能是毒蛇?”栗笑天委屈地说道。

箫晓冷一言不发地看着二人,插话道:“你的判断很准确,离宫的人就是毒蛇。”

栗笑天笑靥如花:“哇,离宫人的名声这么不好么?我若是告诉奶奶你这样污蔑离宫,你这冷面杀手逃到天涯海角,也休想活命哦。”

箫晓冷哼了一声,道:“我既然是吃这一碗饭的人,怎么会怕追杀?”

“不怕么?那你为何昨晚放过了我?”栗笑天一言切中要害,箫晓冷哑口无言。

“看吧,被我说中了,男人呀,就是口是心非,这是奶奶一直教导我的话,看来确实是至理名言。昨晚你分明从天蚕宝甲猜测出了我的身份,所以就宁愿违背自己的规矩,放我一马,看来你对离宫还是很忌惮的,若是奶奶知道这件事,肯定会十分高兴,离宫就是要让别人恐惧,让别人害怕。”

栗笑天虽然说的轻松,甚至还带着一点俏皮活泼,但唐铮从其言语间透露出的信息却感受到一股冷飕飕的寒意。

这离宫究竟是什么地方,专门是为了让别人感到恐惧?但毫无疑问,离宫肯定是一个实力庞大的组织。

唐铮对于世间的组织两眼一抹黑,于是问道:“离宫是什么地方?”

“一个好地方哦,我从小长大的地方,鸟语花香,很美丽。这是我第一次离开离宫,没想到外面的世界也这么好玩。”

箫晓冷大惊失色:“你今年十八岁对不对?”

“对呀,你怎么知道?”

箫晓冷脸色愈发冷峻,仿佛自言自语一样,道:“我早就应该猜到了,身穿天蚕宝甲,你就是离宫圣女,十八岁成年就会离开离宫,外出历练。”

“哎呀,看来你对离宫很了解嘛,我还以为你这个喜欢单打独斗的家伙不了解天下形势呢。”栗笑天好奇地说。

箫晓冷不屑地说:“我若是不了解这天下的一宫一宗一殿,那我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作者题外话】:第一章!昨天只更新了两章,因为需要时间理清后面的情节思路,否则会写的很慢,今天就写的快了不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