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204章 百思不得其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宫一宗一殿。

唐铮闻所未闻,不禁大感好奇:“这些是什么地方?”

栗笑天笑眯眯地说:“你实力不错,却根本不了解这天下形势,看来不属于哪个大势力的人哦。”

箫晓冷也冷冰冰地看着他,似乎也在揣测唐铮的来历。

“天下共有三大武者云集之地,分别是离宫、武宗、青龙殿。”栗笑天解释道。

“武宗。”唐铮悚然一惊,竟然又听到了武宗的名字,原来这天下势力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太多,莫非这三大势力都视修者为眼中钉,那可就麻烦了。

“武宗在什么地方?”唐铮下意识地问道。

栗笑天眼睛一亮,道:“咦,你竟然还知道武宗,真是好奇怪。”说着,一双眼睛再次审视唐铮。

唐铮暗自心惊,武宗专门是对付修者的组织,别被栗笑天给猜到了他的身份,于是连忙解释:“我曾经听人说过武宗有很多高手,所以想去拜师学艺。”

“拜师学艺?”栗笑天掩着嘴,咯咯直笑,“看来那人肯定是骗你啦,武宗从不对外收徒,你想拜师学艺是没有机会了。”

“不试一下怎么知道没机会,你只需告诉我武宗在什么地方即可。”唐铮辩解道。

天禅子一直想去武宗一探究竟,若是能够从栗笑天口中知道武宗所在,那就简单了。

岂料,栗笑天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武宗在哪里,这只有奶奶才知道,不如你跟我回离宫去,自然就可以知道了。”

唐铮有点意动。

“你这是叫他去送死吗?任何男人进了离宫,休想活着出来。”箫晓冷插话道。

栗笑天剜了他一眼:“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况且,你不是正好要杀他吗?让我把他带到离宫去玩一玩,不正合你的心意?”

唐铮心头一寒,这栗笑天太歹毒了吧,竟然想把他引去离宫,然后杀了他,真是最毒妇人心。

箫晓冷不屑地说:“我自己的事,无需别人插手。”

栗笑天抱着双手,耸耸肩说:“那当我没说,你们继续,我看戏就可以了。”

箫晓冷深深地看了栗笑天一眼,便不再理会她,而是对着唐铮,说:“你自我了断,我便放了她,否则我会先杀了她,再杀你。”

“你若敢伤她,即便是追你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把你碎尸万段。”唐铮斩钉截铁地说道。

“我从来都不惧怕威胁,你究竟动不动手?”箫晓冷喝问道。

唐铮望着方诗诗,她脸上没有恐惧,反而朝他挤出一个笑容,浑然不惧地说:“唐铮,你不用管我。”

“别胡说,我会救你。”

“嘿嘿,唐帅哥,快动手啊,我想看看你怎么救她呢,我很好奇哦。”栗笑天催促道。

箫晓冷神色戒备,唐铮给了他太多惊讶,因此,他很是忌惮,不过,他有人质在手,他坚信唐铮玩不起什么花样。

唐铮当然玩的起花样,他可以施展定身法,神不知鬼不觉地让箫晓冷刹那间无法动弹。

可关键是旁边还有一个离宫圣女虎视眈眈,既然离宫与武宗齐名,那栗笑天是否知道修者的存在呢?是否视修者为死敌呢?

若是自己施展定身法暴露了修者身份,是否又会招来离宫的追杀?他不敢确定,因此,他在犹豫。

可眼见方诗诗脖子上的软剑已经快割开她的肌肤了,他知道自己终于要动手了,即便被栗笑天察觉了身份,那说不得要连带她一起除掉。

唐铮可没有怜香惜玉的念头,栗笑天好比一条美丽的毒蛇,令他避之唯恐不及。

但方诗诗的动作比他更快,她也学会了定身法,但没有唐铮如此精通,因此,她的手悄悄地对准了箫晓冷的穴道点了下去,这样就可以隐藏定身法,而归结为点穴术了。

这丫头的心思缜密程度依旧不俗。

箫晓冷的注意力一直在唐铮身上,根本没有察觉到方诗诗的动作,但栗笑天一直在注意方诗诗的举动。

当初方诗诗后发先至抢走了铁盒,一直令栗笑天耿耿于怀,虽然方诗诗与一个普通女子毫无二致,但心思细腻的栗笑天依旧投入了一部分精力在她身上。

看见方诗诗的动作,栗笑天眼睛一亮,大叫道:“小心她点穴。”

这一声石破天惊,立刻引起了箫晓冷的注意,他的反应极快,立刻探手抓向方诗诗的手指。

唐铮与方诗诗勃然大怒,这个栗笑天太坏了,竟然坏了他们的好事。但来不及控诉栗笑天的险恶用心,唐铮迅速地从提盒中取出了战魂剑,嗖的一下刺了上去。

这一剑运用到了天外飞仙剑法,迅若惊雷,眨眼间就到了箫晓冷面前,直刺向他的面门。

若他不抵挡,那脑袋直接就会被一剑洞穿,箫晓冷迫于无奈,只能够松开了方诗诗,挺剑来挡。

铛!

双剑相击,两人迅速地弹开,而唐铮在方诗诗腰间一抄就把她搂入了自己怀中,飞快地向后退去。

出剑、救人、后退,这一系列动作快若闪电,行云流水,彰显了唐铮的强大实力。

箫晓冷与栗笑天不约而同地瞪大了眼睛,栗笑天忽然鼓掌大笑:“漂亮,漂亮,竟然从冷面杀手手中成功抢人。”

箫晓冷的面色越发冷峻,原本自己占据上风,却被这一击就扳回了形势,令他又惊又怒。

唐铮冷冰冰地看着二人,说:“想杀我们,没那么容易。”

栗笑天咯咯笑道:“我不得承认你说的很对,你要知道,冷面杀手可是后天八品的高手哦,所以我很好奇你究竟是什么修为。”

唐铮灼灼地盯着箫晓冷,难怪自己看不透他的修为,竟然是后天八品的高手,他看起来也才三十多岁,却有这般高的修为,毫无疑问,是一个天纵之才。

自己被这样一个高手惦记,可不是好事。

若非因为栗笑天,他也不可能招惹上箫晓冷,所以对这个看好戏的罪魁祸首,唐铮更是恨的咬牙切齿。

“你是离宫圣女,那你是什么修为?”唐铮反问道。

“分明是我先问的你嘛,你先说,我就说。”栗笑天俏皮地说。

唐铮哼了一声,置之不理,他当然不可能告诉对方自己的底细。

“哎呀,真小气,不说就算了,冷面杀手,你们现在可以继续喽,不要让我等太久,快点分出胜负,我都有点饿了,一大早起来,早餐都没来得及吃呢。”栗笑天催促道。

箫晓冷盯着唐铮,说:“我不论你是什么人,既然我说过要杀了你,那自然就要办到,否则就是坏了我的规矩。”

唐铮不屑地说:“欺软怕硬,对她怎么没有这么硬气?”

箫晓冷面色一窘,道:“这世上本就是弱肉强食,若你有她那么雄厚的背景,那我自然也不介意放你一马。”

“是么?那你怎么才愿意放我一马?”唐铮如今是炼气九品,加上炼气三品的方诗诗也肯定不是箫晓冷的对手,所以这一战很艰难,几乎没有胜利的希望。

“你胜过我,我自然就可以放你一马。”箫晓冷说。

“好,希望你等会儿不要又不认账。”唐铮唯有放手一搏,提剑冲了上去。

箫晓冷低喝一声,也迎了上来。

瞬息之间,两人就厮杀在了一起,已经交手十来招,软剑在箫晓冷手中就像是一条毒蛇,神出鬼没,叫人防不慎防。

唐铮大吼一声,施展天外飞仙剑法,风起云涌,刹那间,飞沙走石,天地之间的气势变幻不定,一剑袭来,携风雷之势。

箫晓冷面色微变,大叫道:“好剑法!”

软剑蜿蜒前行,在空中划出一道道蚯蚓一样的剑光,却层层叠叠,完全把这一招风起云涌抵挡在了身外。

砰!

剑光碎裂,箫晓冷向后退了一步,骇然道:“果真是好剑法,竟然可以逼退我,不过就这一点本事就想击败我,你未必想的太容易了。”

唰!

软剑一抖,剑光洒落,洋洋洒洒地攻向唐铮。

唐铮不退反进,又是风起云涌,一剑击中这一片洋洋洒洒的剑光中心,咔嚓,剑光抖落,而唐铮迅速地欺身上前,与此同时,暗中默运定身法。

天地之间的气息刹那间发生了变化,箫晓冷感觉到有一股力量冲进了他的经脉,他的身体一刹那竟然动弹不了了。

唐铮并不给箫晓冷反应的机会,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战魂剑抵在了对方的喉咙处,但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因为他知道仅凭定身法无法真正的长时间控制住对方,只要对方感觉到不妙,就会立刻运功逼出这一股力量,就像当初他面对黄四的时候,定身法也确实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却并不能成为致命的杀招。

果不其然,箫晓冷察觉到身体不能动弹,迅速运功,逼退了那股力量,而此刻,战魂剑已经抵在了他的咽喉处。

他虽然恢复了行动力,却毫无疑问地败下阵来,他眼中闪过一丝黯然。

“你输了!”唐铮不动声色地说,收剑后退。

箫晓冷面色变幻不定,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就这样败了,关键是方才那股神秘的力量令他很忌惮。

他不知道唐铮是怎样办到的,但毫无疑问,唐铮远比他想象的要更不简单。

栗笑天惊疑不定地看着二人,诧异地问道:“你怎么会输?”

先前两人的攻击,唐铮明显落了下风,但瞬息之间,战局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令她百思不得其解。

【作者题外话】:第二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