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205章 拖油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箫晓冷也莫名其妙,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唐铮,回忆方才的一幕,却依旧一头雾水。

栗笑天又问唐铮:“你怎么做到的?”

唐铮充耳不闻,只是盯着箫晓冷:“你输了,该兑现你承诺的时候了。”

箫晓冷犹豫不决,唐铮所展现出来的神秘令他有些忌惮,况且,他也着实摸不透唐铮的底细,于是半晌才点头道:“好,我这次放过你,不过下次若是让我遇到,你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说完,转身几个纵跃,就消失了踪迹。唐铮暗松口气,拉着方诗诗的手,转身便走。

“喂,等一等。”栗笑天大叫着追了上来。

“你又要干什么?”唐铮决定对她敬而远之,一点也不客气地问道。

“这荒郊野岭的,我一个人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所以我和你们一起走。”栗笑天巧笑嫣然地说,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别人遇见你应该担心自己的安危才是,谁伤得了你啊。”唐铮面色不善地说。

栗笑天咯咯直笑:“你还生我的气呀?男子汉大丈夫,气度大一点嘛,否则不讨女孩子喜欢哦。”

“我有女朋友喜欢就够了,不用讨其他女孩子喜欢。”唐铮淡淡地说。方诗诗闻言,甜蜜一笑。

栗笑天撇了撇嘴:“不用这么绝情吧,况且,我是第一次出远门有许多东西都不懂,我们结伴而行岂不是更好?另外,我所有行李和财物都在火车上呢,难道你们忍心眼睁睁地看着我饿死?”

那楚楚可怜的样子我见犹怜,若非二人见识了她刚才的所作所为,肯定就会被她给骗了。

唐铮心如铁石,道:“我很乐意见到那一幕。再见,哦,不,再也不见。”

唐铮拉着方诗诗快步前行,方诗诗扭头看了一眼栗笑天,发现她竟然不紧不慢地跟在他们后面。

“她跟着我们?”方诗诗低声提醒道,这个姑娘的所作所为超乎了她的想象。

唐铮停下了脚步,转头狠狠地盯着栗笑天说:“你这样有意思吗?刚才你差点害死我,我为什么要带着你?”

“因为人家是女孩子嘛,而且还是漂亮的女孩子。”栗笑天撒娇道。

“美人计这招对我没用,再说你有我女朋友漂亮吗?”唐铮戏谑地说,方诗诗闻言,甜蜜地看了他一眼,当着另外的女孩子这般夸奖自己女朋友,也只有他才做得出来。

栗笑天薄怒道:“喂,你这样不给面子吗?如此诋毁我的形象,反正,我不管,在滇南我举目无亲,又身无分文,反正我赖上你们了,你们要干什么,我都跟着你们。”

见他耍无奈,唐铮也没办法,只能拉着方诗诗在前面走。

栗笑天就跟着,像一个拖油瓶似的,又话唠一般地不停地问唐铮问题,但都被他一一无视。半晌,她口干舌燥,颇为气馁地说:“喂,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啊?”

“我不想和你说话。”唐铮头也不回地说,前面已经看见城市的边缘了,本来他们跳下火车的地方距离终点站就不远了,三人速度又很快,没多久就进城了。

忽然,唐铮的手机响了起来。

“唐铮,我到火车站了,你们坐的那趟车已经到了,可我怎么没有看见你们呀?”沐红颜问道。

唐铮出发前专门通知了她,所以她专程亲自来接车。

“我们半路下了车,现在已经进城了。”

“那在哪里,我去接你们。”

唐铮看了一下街道牌子,告诉对方,然后就停下了脚步。

“你有朋友来接?”栗笑天问道。

“是,所以你可以离开了,或者你自己给家里打电话,让他们来接你。”唐铮冷漠地说。

栗笑天撇了撇嘴:“离宫有规矩,历练期间不能寻求离宫的帮助,否则历练就算失败了。”

“那是你们的规矩,与我何干?”唐铮反问道。

“你不能这样见死不救吧,诗诗,你快点劝劝他,他这样太冷血了,可不太好。”见唐铮油盐不进,栗笑天马上改变了方法,寻求方诗诗的帮助。

方诗诗置若罔闻。

唐铮连忙说:“我这点冷血哪里比得上你,无缘无辜就可以陷害别人,差点害的别人丧命。”

栗笑天抱歉地说:“你这不是没有事吗?不要纠结这个问题了,诗诗,你就让她答应我吧。”

说着竟然一吧拉住了方诗诗的手臂,方诗诗尴尬无比,忙说:“你快放开,这事不是我能做主的。”

栗笑天被挣脱了,又不甘心地抱住唐铮的胳膊,磨蹭着说道:“快点说,答不答应?”

唐铮感觉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磨蹭着自己的手臂,感觉还不错,于是瞟了一眼她饱满的胸部,毫不客气地说:“这次是你自己把胸部在我手臂上蹭的,可不要再怪我摸你胸部了。”

方诗诗闻言,哭笑不得地瞪了他一眼,占了便宜又卖乖。

栗笑天委屈地说:“我都牺牲色相了,难道你还不答应吗?”

唐铮丝毫不动摇:“不答应。”

嘎!

一辆车停在了几人面前,一个活泼的身影直接从车上跳了下来,扑进了唐铮的怀抱。

“神医哥哥,囡囡终于又见到你了,太好了,太开心了。”囡囡扑在唐铮怀里,亲昵地撒娇。

唐铮蹲下身子,摸了摸她的头,说:“我也很开心啊,囡囡又长高了。”

“真的又长高了吗?”囡囡瞪大眼珠惊喜地问道。

唐铮点头:“当然是啦,我看过不了多久就可以赶上我了。”

囡囡认证地说:“嗯,囡囡一定加油长个儿,要多吃饭。”

栗笑天惊讶地看着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本来她也是走可爱路线,可与这个瓷娃娃一般的小姑娘比起来却差了一点韵味。

但她的目光立刻又被另外一个身影吸引住了,举手投足散发着成熟魅力的沐红颜从车上走了下来,栗笑天目光中闪过惊讶:“怎么会是她?这小子竟然与她还有关系。”

沐红颜笑容满面地走过来:“唐铮,诗诗,欢迎你们来滇南。”

方诗诗已经清楚唐铮与沐红颜母女之间的事,笑着点头:“这次要打扰沐姐了。”

“不用客气,我巴不得你们早点来呢,囡囡这丫头不知道念叨你们好久了,自从得知你们要过来,兴奋的晚上都睡不着觉。”

囡囡低下头,羞道:“囡囡想神医哥哥嘛。”

唐铮紧紧地抱住她,这小姑娘对他的依恋与真情实感也不得不令他动容。

栗笑天心中的疑惑更多了,这小姑娘怎么叫唐铮神医哥哥,难道他的医术很厉害?啧啧,有趣,既然如此,那我就更要跟着你了,想甩掉我没门。

“这次真的要麻烦你们了。”唐铮朝沐红颜点点头,诚挚地说,其实,这次他目的不纯,专门是为了她亡夫遗留下的法宝而来,心中不免有些愧疚。

“你能够来滇南是我的荣幸,先上车回家,咦,你们怎么没有行李?”沐红颜好奇地问道。

“半路发生了一点事,行李丢了。”

“没关系,稍后我带你们去买就可以了。你们中途下车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我刚才在火车站看见还有很多警察,似乎你们那趟车出了一点事。”

唐铮苦笑道:“是的,就是因为车上发生了一点事,我们才不得不中途跳车的。”

“跳车?”沐红颜诧异无比,神色变得严肃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看能不能帮上忙?”

唐铮摆摆手:“暂时不用了,我们走吧。”

唐铮与方诗诗坐到后座上,囡囡一直挂在唐铮身上,不愿下来,连进了车也是趴在他怀里,就像是一个小树懒。

唐铮也听之任之,反而把她抱的紧紧的,以免掉在地上受伤。沐红颜脸上泛着母性的特有光辉,看着这和谐的一幕,会心微笑。

可有人打破这温馨的一幕,只见栗笑天竟然也毫不客气地坐进了前排。

唐铮神色一凛,道:“你怎么又坐了上来?”

栗笑天回头说:“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我身无分文,难道你想让我去乞讨吗?让我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流落街头很危险的。”

“哼,你还会有危险?你不害别人就算是不错了。”唐铮没好气地翻白眼。

沐红颜好奇地二人,问道:“她是你朋友吗?”

唐铮坚决地摇头:“不是。请你下去,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

栗笑天自顾自地系上安全带,说:“龙夫人,我们走吧。”

沐红颜瞳孔一缩,直勾勾地盯着栗笑天,连唐铮都不知道她龙夫人这个称呼,这女孩子却一口说了出来。

她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清楚她的底细?

沐红颜的神色变得严肃十分严肃,回头问道:“唐铮,她真不是你的朋友?”

唐铮摇头:“不是,我中途下车就是因为她给我惹的麻烦。”他也听见了那一句龙夫人,这才明白原来沐红颜夫家是姓龙。

沐红颜警惕地看着栗笑天,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栗笑天咯咯笑道:“我是离宫的人。”

“离宫?”沐红颜脸色骤变。

【作者题外话】:第三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