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207章 谁比谁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父亲的眼色,龙腾宇问道:“爸,那小子究竟是什么人?胆敢与我们龙家作对,而且还敢大摇大摆地来龙家,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吧,简直是不知死活。”

龙轩辕在思考,唐铮救了囡囡,却牵涉进了王富川的谋杀案,不知这是巧合,还是故意为之。

但无论如何,这件事必须查个水落石出,既然唐铮就住在龙家,那也不用急于一时。

“这件事我自然会问个清楚,你无须理会。”龙轩辕沉声说道。

见父亲并不透露对方的身份,龙腾宇心中一沉,莫非这小子有什么大来头?不对,看他与沐红颜十分熟悉,莫非是沐红颜的人?

龙腾宇神色阴沉地退出了书房,却见沐红颜独自一人去而复返,忙迎了上去,笑容满面地说:“大嫂,怎么没陪客人,又回来了?”

沐红颜说:“我找爸还有一点事。”

“哦,什么事,方便告诉我吗,我也可以为大嫂分忧解难的?”龙腾宇脸上难掩脸上的轻浮之色。

沐红颜淡淡一笑,越过他径直朝书房走去。

龙腾宇似乎早就习惯了她这种冷冰冰的态度,吊儿郎当地问:“大嫂,刚才那小子是谁呀,看着与你挺亲密的?”

沐红颜停下了脚步,转头愠怒地看着他,说:“他是我的朋友。”

“哦,怎么从来没见过?以后大嫂也把朋友介绍给我认识一下吧,不如今晚我请大嫂共进晚餐,听听你朋友的事。自从大嫂从外地回来,我还没有请你吃过饭呢。”龙腾宇肆无忌惮地说。

沐红颜眉宇间的怒色更浓,深吸一口气,高耸的胸脯起伏不定,让龙腾宇舍不得移开目光。

“我没空。”沐红颜冷冷地丢下一句话就推门进了书房。

龙腾宇打的什么主意,她再清楚不过了,自从丈夫去世后,龙腾宇就一直在打她这个大嫂的主意,最近越来越肆无忌惮,令她不胜其烦。

看着沐红颜婀娜的身影消失在门内,龙腾宇便毫不掩饰眼中的欲望之色,嘀咕道:“和我装什么清高,总有一天,我要上了你。”

沐红颜确实是一个尤物,一个熟透了的尤物,令男人怦然心动。

书房内,龙轩辕听了沐红颜的话,蹭的一下从座位上弹了起来,惊呼道:“你说离宫的人来我们家了?”

沐红颜点头:“方才她就是与唐铮一起来的,据说是在火车上认识的。”

“火车?”龙轩辕皱起了眉头,怎么又是火车,莫非王富川的死与离宫有关联?可不应该啊,龙家与离宫素来无冤无仇。

“离宫的人说了自己的来意吗?”

沐红颜摇头道:“没说,不过我看她与唐铮的关系非同一般。”

“唐铮怎么会与离宫的人扯上关系?”

沐红颜茫然地摇头。

“这件事必须调查清楚,你先探一探她的目的,不,你直接把她请来见我,既然她已经表明自己的身份,我们龙家自然不能怠慢了客人。”

沐红颜深以为然,出去一会儿,便带着栗笑天进来,然后关上房门退了出去。

许久之后,栗笑天才被龙轩辕亲自送出了书房。

“栗小姐,祝你在滇南玩的尽兴,有什么需要告知我一声即可,我一定全力配合。”龙轩辕面色严肃地说。

栗笑天咯咯笑道:“那我就谢谢龙老爷子了。”

沐红颜狐疑地看着二人,不便多问他们究竟谈了什么,便又带着栗笑天离去,只留下龙轩辕回到椅子上,陷入了沉思。

“原来火车上的两个女子之一就是这离宫之人,而且她还是离宫圣女,将来圣女将会执掌离宫,此刻与她搞好关系,对龙家今后的发展绝对百利而无一害。只不过她一直遮遮掩掩此行的真实目的,叫人琢磨不透,离宫圣女外出历练,可不会是简简单单的游山玩水。”

栗笑天并不关心龙轩辕的心思,她更多的想打探唐铮的底细,旁敲侧击地向沐红颜询问唐铮的讯息。

沐红颜顾左而言他,令栗笑天无可奈何,但对唐铮的兴趣也更浓了。

两人回到小楼门口,却听见里面传来一声怒吼,沐红颜脸色骤变,因为,她听清楚了这是龙腾宇的声音。

只要有龙腾宇的地方,那就没有安生的,肯定是他在搞风搞雨,于是,她三步并作两步冲进了小楼。

栗笑天眼睛一亮,嘴角噙着一丝若隐若现的笑容,也快步跟了上去。

小楼内剑拔弩张,唐铮与龙腾宇对峙着,囡囡嘟着嘴,一脸不开心地抓着唐铮的手,方诗诗则愤怒地站在一旁。

“发生什么事了?”沐红颜沉脸问道。

方诗诗连忙说道:“沐姐,这人太无礼了,突然冲进来就想抓走我们,说我们和什么谋杀案有关。”

刚才,他们三人在小楼内休息,龙腾宇就走了进来,不由分说地质问唐铮为何杀王富川。

唐铮一头雾水。

龙腾宇也瞧见了方诗诗,她不就是照片上的那个女孩子吗,登时,他更加笃定对方与谋杀案有关,所以直接要抓走二人。

龙腾宇这样肆无忌惮并非毫无原因,他确定唐铮二人肯定与沐红颜关系匪浅,若是能够确定谋杀案与这二人有关,那沐红颜就会受到牵连,在龙家地位一落千丈,唯有把沐红颜打落神坛,他才有机会一亲芳泽。

龙腾宇为了得到沐红颜,可谓煞费苦心。

不过,唐铮却不是任人揉捏之辈,当然不会跟他走,于是龙腾宇便勃然大怒,准备动手,恰恰这个时候,沐红颜走了进来。

“干什么?”她怒喝道。

龙腾宇脸色未变,大义凛然地说:“大嫂,你来的正好,这人与王富川的谋杀案有关,所以我要带回去调查。”

“王富川的谋杀案,怎么回事,他死了?”沐红颜惊讶地问道。

“对,就在今天回滇南的火车上,这二人就是嫌疑人之一。”龙腾宇掷地有声地说,忽然发现栗笑天走了进来,眼睛一亮,指着她说:“还有她,这三人都是嫌疑人。”

沐红颜愣了一下,说:“龙腾宇,你不要胡闹,这三位是龙家的贵客。”

龙腾宇嗤之以鼻:“贵客?哼,龙家何时喜欢把敌人奉为座上宾了?我看他们是你的朋友才对吧。”

此言诛心,分明是在说沐红颜与王富川的谋杀有关。

沐红颜岂能听不出其中的深意,不禁怒不可遏,没好气地说:“龙腾宇,我不知你打的什么主意,但这几位就是龙家的贵客,而不是什么谋杀案的嫌疑人,若是你不相信,可以去问爸,否则若是怠慢了客人,你一定担待不起。”

龙腾宇不屑地说道:“我有什么担待不起的?我做的都是为了龙家的利益,这三人我一定要带走,相信爸会理解我的苦心,只要撬开他们的嘴,那一切就真相大白了,也不会让王富川为了龙家枉死。”

“你想带走他们,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沐红颜拦在唐铮身前,寸步不让地说。

龙腾宇笑道:“大嫂,若是如此,那可就得罪了。”他的手径直向沐红颜抓去,而且是直奔她的胸部,目的昭然若揭。

沐红颜气的面红耳赤,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龙腾宇这般肆无忌惮地羞辱她,令她惊怒交加。

可她是弱女子,龙腾宇出手迅速无比,让她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

龙腾宇心头冷笑,让你出头,那正好趁了我的心意,先不忙着抓他们,先占了你的便宜再说。即便现在不能把你搞上床,老子也要先收取一点利息,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唐铮火眼金睛,一下子就洞悉了对方的险恶用心,这人是沐红颜的小叔子,却明显没有安好心,竟然想占嫂子的便宜,真是禽兽。

唐铮当然不会坐视不理,顺势拉住了沐红颜的手,沐红颜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踉踉跄跄,竟然直接退到了唐铮的怀里。

龙腾宇没有料到自己势在必得的一次行动竟然失败了,而且还便宜了唐铮,看着依偎在他怀里的沐红颜,粉面含春的娇羞模样,龙腾宇怒火中烧。

“小子,敢在龙家动手,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脚下一动,龙腾宇已经到了唐铮面前,直直的一拳打来,力量奇大。

唐铮浑然不惧,从龙腾宇进门的刹那就看出了他的修为,炼体八品,二十多岁已经有这样的修为,已经算是佼佼者了,可对于炼气九品的唐铮而言,根本没有多少威胁可言。

况且,唐铮也不是一个怕事的人,别人进攻,他当然要反击,于是轻飘飘地挥出一拳。

咔嚓!

双拳相击,龙腾宇的手骨碎裂,诡异的扭曲起来,他失声尖叫,狼狈不堪地向后退去。

龙腾宇面部肌肉扭曲在了一起,平日里在滇南他就是太子爷,嚣张无比,没有人敢与他作对,都是对他阿谀奉承。

他嚣张习惯了便以为在滇南地盘上自己可以为所欲为,尤其是在龙家更是作威作福,目中无人。

可他没有想到这世上还有比他更嚣张的人,唐铮虽然知道对方是龙家的人,可面对危险,他也绝对没有害怕退缩。

谁比谁嚣张?

答案完美揭晓。

【作者题外话】:第一章!今天上午有事,所以现在才开始更新,见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