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212章 夜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铮不禁对离宫又有了新的认识,忙问:“离宫在什么地方?”

既然离宫是收集情报最全面的地方,那没准就知道修者去了哪里,或者武者与修者之间的矛盾从何而来。

沐红颜摇头:“既然是神秘的地方,当然一般人无法知晓其究竟在何处,你若是想知道,最好直接去问她。”

沐红颜指着走出来的栗笑天。

唐铮苦笑,撬开栗笑天的嘴谈何容易。

“咦,在说我什么坏话?”栗笑天皱眉问道。

唐铮瞥了一眼她手中的胸罩,说:“我们在说就你那飞机场,还用得着穿这东西吗?”

栗笑天大怒:“你才是飞机场。”

唐铮耸耸肩:“我本来就是飞机场,男人飞机场是正常的事,女人嘛,可就不正常喽。”

“我哪里是飞机场了,我的胸这么大,穿这个刚刚好。”栗笑天辩解道。

“大吗?我怎么没瞧见,有胆量脱下来证明一下啊。”唐铮挑衅道,既然栗笑天总是阴魂不散,不如把她气走。

“我……”栗笑天狠狠地瞪了唐铮一眼,灵机一动,道:“我就说男人果然没有好东西,在火车上吃我豆腐,现在又想看我的胸部。”

此言一出,周围的女人纷纷怒目而视,这家伙太无耻了吧,原来已经吃了人家的豆腐,现在还提出这样猥琐的要求。

男人更是恨不得捶足顿胸,这小子怎么这么有艳福,不但有貌美如花的女朋友,还可以随便吃其他美女的豆腐。

唐铮大窘,这女人当真是什么都敢说。

方诗诗羞红了脸,拉着唐铮去收银台付款,栗笑天立刻跟了上来,把胸罩往收银台一放,毫不客气地说:“把我的也一起结了。”

唐铮翻着白眼:“我凭什么给你付款?”

“我说过我身无分文,不是你付,还有谁付?”栗笑天反驳道。

“谁爱付谁付,反正我不会付,我与你才认识一天不到,而且你害的我还不够吗,我怎么可能给你付款,没门!”

“小气鬼,男人怎么能这样小气!”

“谁规定男人就不能小气了?”

见两人争锋相对,不少男人心说,我来付啊,为一个美女买胸罩,这得是多大的福气啊。

沐红颜笑着走了过来,摇摇头说:“你们俩不要吵了,你们是我的客人,当然都是我来付,来了滇南,怎么可能还让你们掏钱。”

说着就递过去一张银行卡结账。

接下来几人又去了买了其他衣服及日常用品,唐铮与栗笑天依旧针锋相对,火花四溅。

最后,好不容易回到家才消停下来。

夜幕降临,临水的小别墅格外宁静,让人的心也不由自主地沉淀下来。唐铮在床上躺了许久,猜测其他人应该都睡着了,才蹑手蹑脚地下床,开门走向方诗诗的房间。

当他经过沐红颜的房间时,却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因为他听见了一阵压抑的哭声从她房间内传了出来,若非他听力惊人,又恰巧从门前经过,是根本听不见这哭声的。

他心头一凛,沐红颜莫非发生了什么事,否则为何如此伤心?他本来不准备多管闲事,可想一想她今天的悉心照顾,还是不忍心,决定一探究竟。

咚咚!

他敲响了房门。

哭声戛然而止。

“谁?”

“是我!”

嘎吱一声,门开了,沐红颜红着眼,看着唐铮,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有什么事吗?”

唐铮关切地问道:“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我听见你在哭?”

沐红颜尴尬地说:“没事。”

唐铮心中一动,问:“是不是因为白天龙腾宇的事?”

沐红颜长叹口气,幽幽地说:“都过去了。”

唐铮不禁有些愤怒,龙腾宇口无遮掩,肆意污蔑他人,简直就不是个东西。

“你别伤心,为这种人的话伤心不值得。”

“我知道,唐铮,谢谢你,你早点休息吧。”沐红颜的情绪依旧不高。

唐铮左右看了看,没有栗笑天的踪影,这个女人就像是尾巴一样一直跟着他,让他都没时间与沐红颜单独谈一谈,何不借此机会问一下他丈夫的事呢。

“我有点事想和你谈一谈,不知方便吗?”唐铮问。

沐红颜愣了一下,旋即点头:“那你进来吧。”

两人进屋,只见沐红颜穿着真丝睡裙,里面的风景若隐若现,煞是诱人,唐铮连忙摒弃杂念,目光却不由自主地被一幅字给吸引了。

天下!

这两个字与他当初在常衡时沐红颜的房间见到的两个字一模一样,而且也是对着床挂着,躺在床上一目了然,那一种恢宏的气势依旧扑面而至。

沐红颜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说:“当初从常衡回来,我就把它也带回来了。”

唐铮点点头,开门见山地说:“其实,这次我来滇南除了游山玩水之外,还有另外一件事。”

沐红颜静静地听着,示意他继续。

“当年伤害囡囡的罪魁祸首已经被我找到了。”唐铮石破天惊地说道。

这句话令沐红颜神色大变,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迫不及待地问道:“凶手在哪里?”

唐铮淡淡地说:“已经被我杀了。”

“他是谁?”

“天机道人。”唐铮实话实说,直勾勾地盯着沐红颜,想看清楚她听见这个名字是否有什么变化。

沐红颜一片茫然,显然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果不其然,只听她疑惑地说道:“这人是谁?为什么要害囡囡?”

唐铮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我冒昧的提一个问题,你对你的丈夫了解多少?”

沐红颜神色中有一丝波动,道:“我十分了解他。”

“哦,那他是武者吗?”

沐红颜摇头:“不是。”

“咦,龙腾宇都是炼体八品的武者,况且你公公更是一个绝顶高手,为何你丈夫不是武者呢?”唐铮好奇地问道。

沐红颜神色中多了一丝戒备,与唐铮四目相对,淡淡地说:“我不是武者,我不懂这些事。”

她在说谎!

唐铮断言,虽然她说谎的本事很高明,几乎没有太明显的破绽,可唐铮依旧断定她是在说谎。

唐铮淡淡一笑,道:“那我换个问题,你丈夫是怎么死的?”

沐红颜眼中闪过一丝痛苦,道:‘被人杀害的。“

“抓到凶手了吗?”

沐红颜摇头:“凶手太狡猾了,一直没有线索。”

“那我要说凶手就是伤害囡囡的人,你相信吗?”

“什么,是同一人?”沐红颜大吃一惊,“他为什么要杀害我丈夫,还要伤害囡囡?”

“你若是不说实话,恐怕我也没办法告诉你原因。”

沐红颜目光一凛,目不转睛地盯着唐铮,自从一开始她就看不透唐铮,虽然唐铮对她有莫大的恩德,可这次的谈话依旧让她有些警惕。

“唐铮,你的意思,我不太明白。”

“你的丈夫不是武者,但他的实力却不比武者差,不知我这句话说的对不对?”

沐红颜眉毛一挑,眼中闪过难以掩饰的惊讶与骇然,然后连忙移开视线,说:“唐铮,我不知道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已经说的这么清楚了,你还要隐瞒下去吗?”

沐红颜咬着嘴唇,犹豫许久,说:“唐铮,我很感激你救了囡囡,而且还杀了凶手,我无论怎样也报答不了你的这份恩情。可你的话依旧让我很迷惑,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

唐铮暗叹口气,看来她的戒心不是一般的重,既然如此,那就只有下猛药了。

“凶手与你丈夫是同一类人,他是为了抢夺他手中的宝物才杀了他。”唐铮抛出了重磅炸弹。

沐红颜的瞳孔瞬间放大,双腿一软,竟然跌坐在了椅子上:“怎么可能?”

唐铮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这句话终于引起了她剧烈的反应,看来她很清楚自己丈夫就是修者,而修者在这个世界上是异类,因此她才会如此小心翼翼,即便唐铮对她有恩,她也不敢随便乱说。

“一切皆有可能。看来你也知道你丈夫的事,这帮人为了那件宝物杀了他,不过并没有得到宝物,所以为了泄愤才把怒火烧到囡囡身上。”

“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这样狠,我们与他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一家人?”沐红颜痛心疾首地喃喃自语。

“这人丧心病狂,杀戮对于他而言是微不足道的事。”唐铮淡淡地说。

沐红颜猛地抬起头,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些事?”

“当然是凶手死之前告诉我的,不过,你放心,我对你没有敌意,否则我就不会救囡囡了,而且我也很喜欢囡囡。”

沐红颜对唐铮的戒备越来越大,毕竟此事事关重大,即便唐铮对她有恩,她也不敢完全相信对方了。

从她的眼神中,唐铮已经读出了他的心思,不过并不在意,换做是谁,都会有与她一样的反应。

“你的丈夫是修者,这个秘密还有谁知道?”

“修者。”沐红颜的嘴唇颤抖了一下,很多年没有听说过这两个字了,这两个字就像是噩梦,就因为这个身份,让她的幸福化为乌有。

【作者题外话】:第二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