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213章 禽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沐红颜惊骇欲绝地望着唐铮,修者二字就像是晴天霹雳一样,令她的大脑暂时都忘记了思考。言情小说无弹窗无广告阅读

半晌,她才回过神来,问道:“你怎么会知道修者?你究竟是什么身份?”

唐铮笑了笑,不疾不徐地说:“你无须紧张,你见过我家的情况,应该知道我是什么身份,自然不会是你的敌人。只不过我恰巧知道修者而已。也难怪你这样警惕,毕竟修者是别人眼中的异类。”

沐红颜回忆起与唐铮相识的过程,唐铮确实对她并没有任何不轨的企图,反而是无私地帮助她,看来自己太小心翼翼了。

“唐铮,不好意思,我的反应太过激了,不过此事事关重大,我不得不慎重。”沐红颜终于缓和了语气,说道。

唐铮点头表示理解。

“不过你是怎么知道修者的?你可是武者,难道不是视修者为死敌吗?”沐红颜疑惑地问道。

“死敌?”唐铮嗤之以鼻,“这世上有许多武者根本就不知道还有修者的存在,谈何死敌?况且修者又没有威胁到武者,有必要如此对立,水火不容吗?”

沐红颜目瞪口呆,似乎没有想到唐铮会说出这等叛经离道的话来。

“至于我是怎样知道修者之事的?我若是告诉你实情,你可以向我保证不透露给别人吗?”唐铮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若想取得她丈夫留下的法宝,就必须获得对方的信任,而表明自己的修者身份无疑是一个好办法。

况且,她的丈夫是修者,她应该也能够接受唐铮的这个身份。

沐红颜也变得严肃起来,郑重其事地看着唐铮,承诺道:“若你相信我,我自然会替你保守秘密。”

“我当然相信你。”唐铮嘴角微扬,“其实,我与你丈夫一样,也是修者。”

“什么,你也是修者?”饶是沐红颜经历了无数大场面,早就养成了宠辱不惊的性格,听见这句话,依旧止不住心脏猛跳。

她的心思飞转,许多以前的疑问也都迎刃而解了,难怪唐铮年纪轻轻,便深不可测,原来是修者。

最关键的是那神奇的续命丹,连药王都不知道怎么制作,但唐铮却轻而易举地拿出了两颗。

这一切都只能用修者的身份来解释。

唐铮肯定地点头:“这下知道我对你没有恶意了吧?我也是别人眼中的异类。”

沐红颜愤愤不平地说:“这都是偏见,大家都是人,凭什么修者就是异类,就要被人歧视?”

唐铮心中窃喜,看来因为她丈夫被排挤的事,她反而对他有一种强烈的认同感。

“谢谢你这么说,可这世上毕竟持有偏见的人太多了,所以不得不小心翼翼地隐藏身份。”

沐红颜神色一黯,被勾起了久远的回忆,喃喃自语:“他当年也像你这般小心翼翼,不希望被外人发现,连他父亲都不知道,他却告诉了我,因为我们彼此信任。”

“别人都认为他是一个不会武功的废人,但我知道他心比天高,胸怀天下。”沐红颜说着看了一眼墙上的那一幅字,“他是机缘巧合之下才成为修者,在别人嘲笑他的时候,他就默默地修炼,他相信有朝一日自己可以一飞冲天,让所有看不起他的人瞧一瞧他是多么的厉害。”

沐红颜完全沉浸在回忆中,唐铮并不打扰,只是静静地倾听着。

“可这一切都在他找到一件法宝后发生了变化,我不知道他找到的是什么法宝,他还没来得及与我分享这份喜悦,就被人给杀害了。杀他的人是不是也是修者?”

“是的,一对师徒,觊觎他的法宝,杀人越货,但最终并没有得逞,所以才找你们母女泄愤。”

“太卑鄙无耻了!”

“对了,你离开常衡之前袭击你们母女的那人就是其中的那个徒弟。”

“是他!”沐红颜仍然记得自己被劫持,也多亏唐铮搭救。

“后来他的师父天机道人发现徒弟在常衡死了,赶来找到了我,我费尽千辛万苦才除掉他。”

沐红颜的神情终于有了波动,感激地说道:“唐铮,你帮我们母女报了大仇,我不知该怎么报答你。”

唐铮笑了笑:“我与囡囡有缘,况且你丈夫也是修者,这也算是一种缘分,为他报仇也算是做了一桩好事。”

“那你说来滇南还有另外一个目的,是什么?”

“法宝!你丈夫得到的那件法宝下落不明,所以我想找到它。”唐铮光明磊落地说。

“又是法宝。”沐红颜的眉头一挑,她的丈夫就是因为法宝而死,没想到唐铮又因为法宝而来。

“我实话实说,我修为不是很高,所以需要这件法宝,作为交换,你可以提任何一个要求,我都会尽力办到。”大家都是熟人,唐铮当然不能明抢。

沐红颜摇头:“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他还没来得及和我说是什么法宝,更没有告诉我法宝在什么地方,就遭遇了不测。”

沐红颜眼神坚定,并没有说谎,唐铮不禁心中一黯,难道这次要无功而返了?

玄级法宝,对于唐铮目前而言是至关重要的。

“那他有留下什么线索吗?”唐铮不死心地问道。

沐红颜思索了一下,不确定地说:“这一点我就不知道了,当年他喜欢把自己关在练功房内,若是留下线索,或许就在练功房内。”

唐铮心头又燃起了希望,道:“那可以带我去练功房看看吗?”

沐红颜没有急于回答,而是说:“唐铮,你救了我和囡囡多次,若是找到了这件法宝,把它送给你都不为过,可我还是有一个不情之请。”

唐铮原本就没有想过不劳而获,所以并不反感,说道:“请说。”

“囡囡年纪还好,我想让她继承父亲的遗志,将来成为一名修者。”沐红颜坚定地说。

唐铮闻言,大吃一惊:“修者是别人眼中的异类,将来的道路注定不平坦,你为何让她走这一条路?她爷爷是绝顶高手,跟着他学武,将来肯定会有一番成就的。”

沐红颜毫不动摇,说:“不,她是她父亲的女儿,继承父亲的遗愿乃是她的责任,异类又如何,异类也可以大放光芒。”

唐铮不禁被她的语气给感染了,这个女人并非修者,却有这样的勇气,当真是难能可贵。

“好,我答应你,无论能否找到法宝,我都会让囡囡变成修者,况且,当初我治愈囡囡时,她体内就有了一丝力量,以后修炼将会事半功倍。”

这是当初囡囡因祸得福,虽然承受了那么多年的苦楚,可自从唐铮破解了诅咒术,她体内就多了一丝力量。

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小姑娘的道路也早就安排好了,她注定会变成修者,像她父亲一样。

沐红颜神色变得激动起来:“谢谢你,唐铮。我们这就去练功房。”

走出房间,却发现走廊内多了一个人——栗笑天。栗笑天转头看来,发现唐铮竟然和沐红颜一起从房间内走了出来,并且两人都是穿着睡衣,不禁目瞪口呆,比见鬼还要惊讶。

“你们……”她指着二人,“竟然在一起。”

半夜三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太惹人遐想了。

莫非龙腾宇所言都是真的,这两人真的有一腿?唐铮也太禽兽了吧,连少妇也不放过。

不过也对,这少妇太具有诱惑力了,一般男人真的很难抵挡其魅力。

沐红颜见被对方误会,尴尬无比,正想解释,却见栗笑天连忙退回了自己房间,却不忘恨恨地剜了唐铮一眼,张了张嘴。

唐铮认了出来,她骂的是“禽兽”二字。

唐铮无奈地苦笑,这女人真是多管闲事,我什么都没做,你凭什么骂我?骂我禽兽,小心我哪天真的对你做禽兽的事。

沐红颜尴尬地说:“她肯定误会了,明天找她解释一番。”

唐铮无所谓地说:“没必要理她,你越解释,她越觉得是我们心虚,反正这又不关他的事,她管不着。”

沐红颜轻笑道:“你和她的矛盾很大啊。”

唐铮趁机把火车上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你说她这种随意诬陷好人的人,我有必要给她好脸色吗?”

“离宫之人向来心高气傲,这就是她们的行事风格。”沐红颜解释道。

唐铮摇摇头:“我才不管她们是什么风格,她最好不要惹我,否则我管她是什么离宫武宗,我都会收拾她。”

栗笑天与唐铮年龄相仿,唐铮见过她出手,虽然具体看不出什么修为,但他有自信即便是双方闹僵了,他也有自保的办法,所以并不怕她。

沐红颜刮目相看,道:“世上不知道多少人忌惮离宫,你却一点也不害怕,果然是年少有为。”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练功房,这个练功房是一个地下室,而头顶是一大片透明的玻璃,上面是盈盈水光,泛着波光。

地下室竟然就是在湖底,当初修建肯定花费了不少功夫。

唐铮恍然大悟,湖底修炼,即可以隐藏身份,又可以不断地从湖泊中吸收灵气,一举两得。

【作者题外话】:第三章!今天听到一个噩耗,一个作者因为每天长时间写书劳累过度猝死,这已经不是今年第一个猝死的作者了,这一行变成高危行业,并且职业病太多了,腰椎颈椎大多都有问题。我坚持了将近一个月每天一万多的更新,现在实在吃不消,为了身体,为了这本书能够继续精彩的写下去,我将保持和其他作者一样的更新量,从今天开始更新三章一万字希望大家都能保持一个健康的身体,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明天上午还要去一趟医院,下午回来更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