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216章 俘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铮恢复了意识,发觉浑身疼痛无比,就像是散了架一样,仿佛每一根骨头都断裂了,肌肉似乎也被撕开了——他从来没有尝过这种痛苦的滋味儿。(www.ziyouge.com 更新快,无广告,就来澳门永利赌场)

他痛苦的呻吟了一声,才堪堪适应了这种痛楚,然后深吸一口气,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徐徐地睁开眼,眼皮重的就像是灌了铅似的,好不容易睁开眼,一点昏暗的光线印入了眼帘。

视野中的景象慢慢地凝聚在一起,投射在他的视网膜上。这是一个昏暗的小木屋,四周透风,也有光线从木缝间透了进来。

唐铮躺在一张冷冰冰的木板床上,身体竟然被绳索绑在了床板上,令他动弹不得。

“这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被绑住了?我不是和沐红颜一起坠崖了吗?不是应该死了吗?莫非这是鬼界?”

不对,唐铮从天禅子口中听说过一点鬼界的事,这里绝对不是鬼界,况且人死后变成鬼魂,浑浑噩噩,怎么会像他这般清醒,还能够记清楚先前的一切,而且身体的感觉也如此真实。

“我没死!”

唐铮立刻判断出了这一点,虽然浑身痛苦难忍,可这个消息依旧让他兴奋无比。

只要不死,那就一切还有希望。

可是谁救了他,为什么要把他帮助,还有,这又是什么地方?

一连串问题纷至沓来,他感觉头疼欲裂,看来伤势太严重,连想都不能多想了。

“先运功查看一下身体状况吧。”

唐铮连忙运功,识海内真火黯淡,紫色的火苗比以前小了一半,体内的真气更是几乎被耗尽了。

而几乎全身骨头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手臂与腿骨都断裂了,肋骨也断了几根,肌肉同样被撕裂不少,甚至连内脏都受到了震动移位,若不是他当初利用真气护住身体的各大要害,恐怕情况会更糟糕。

他不禁苦笑,身体的状况前前所未有的糟糕,即便他不被绑住,也休想动弹。

可现在关键的是要弄清楚这是什么地方,救自己的人究竟是敌是友?还有沐红颜怎么样了?

“有人吗?”他有气无力地叫道。

嘎吱!

门被推开了,一个阴沉着脸的年轻人走了进来,一双眼睛就像是鹰隼一样,炯炯有神。

“谢谢你救了我,请问这是什么地方?”唐铮看到了人,终于松了口气,迫不及待地问道。

年轻人一言不发,居高临下,虎视眈眈地盯着他。

唐铮心头咯噔一下,这眼神不善啊,我又没有做什么坏事,用得着这么敌视吗?

“你好!”唐铮又试着打了一声招呼。

年轻人不为所动,让唐铮怀疑他是不是一个哑巴,四目相对,片刻后,年轻人才冷冰冰地问道:“你是什么人?”

唐铮松了口气,既然开口说话,那就有办法交流,于是连忙说:“我是一个普通人,从山顶坠崖了,醒来就来到了这里,是你救的我吗?谢谢你,另外,我还有一个同伴,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年轻人并没有回答。

唐铮暗道不妙,莫非沐红颜死了?那以后囡囡就变成真正的孤儿了。

“她没死。”年轻人突然说,唐铮差点翻白眼,你说话不要这样慢吞吞的好吗?差点吓死人。

“你是骗子,不是好人。”年轻人斩钉截铁地说。

唐铮愣了一下,我怎么成骗子了,你又不认识我。

“你说谎,你根本不是普通人。”年轻人说道。

“不是普通人。”唐铮心头一凛,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莫非对方发现了什么?他还没来得及思考这个问题,一阵脚步声就响了起来,愈来愈近,只见一个老者被一群人簇拥着走了进来。

这个老者满头雪白的长发和长长的胡须,脸上布满了皱纹,脸色有些苍白,但一双眼睛却充满了睿智的味道,仿佛能洞穿人心。

老者在床前坐下,目不转睛地盯着唐铮,和颜悦色地问:“这位小哥,你坠落了山崖,是被我族人打猎时所救,现在你已经安全了。”

唐铮心说恐怕未必安全,不过毕竟是对方救了自己,忙说:“谢谢老人家的救命之恩。”

“我有几个问题请教一下小哥。”老者彬彬有礼地说。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唐铮当然没有办法拒绝,轻声说道:“请问。”

“这把剑可是你的佩剑?”老者从身后取出一柄剑问道。

唐铮目光一缩,这正是他的战魂剑,没想到也落在了对方手中,不过他也松了口气,至少战魂剑没有遗失,否则他就损失大了。

见对方如此严肃地问战魂剑,唐铮犹豫不决,究竟承不承认这是自己的佩剑呢?

“长老问你话,还不快说,犹犹豫豫,肯定是想怎么撒谎。长老,这人绝非善类,千万不要相信他的话。”先前那年轻人敌视地说道。

长老充耳不闻,依旧不动声色地看着唐铮,等待他的答案,连身后几人都屏住了呼吸,不约而同地望着唐铮。

被这么多双复杂的眼神望着,唐铮感受到一股难言的压力,他不知道承认与否的后果,更摸不透对方的底细。

最后,他犹豫许久决定实话实说:“这是我的剑。”

长老眉宇间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激动之色,却被唐铮捕捉到了,他知道自己赌对了。

“那请问小哥是什么人?”长老又问道。

那个年轻人连忙说:“长老,我已经问过他这个问题了,他不说实话,说自己是普通人。”

长老摆了摆手,示意对方不要说话,然后看着唐铮,期待着他的答案。

唐铮心中疑惑了,这个问题究竟该怎么回答?对方的意图是什么?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慎与朋友跌落悬崖而已。”

长老眼中精光一闪,道:“若小哥只是一个普通人,那我就无能为力了,你这伤势将会残废终身,以后一辈子都会躺在床上,那你以后就只能一直待在这里,直至老死。”

唐铮知道自己伤势很重,按照他的说话,自己还是低估了伤势的严重性,更关键的是对方看来是准备把自己留下,一辈子躺在床上,唐铮不敢想象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况且,他还要照顾爷爷,还要与方诗诗厮守,还有常衡偌大的事业,这一切都让他无法置身事外,在此当一个残废人。

可他还是摸不透对方究竟想听什么样的话,莫非对方从战魂剑上发现了什么端倪?

照理来说,在普通人看来战魂剑也就是锋利一点,算是一柄宝剑,除非能够看出战魂剑乃是一件法宝,否则战魂剑根本没有可能引起这样的重视。

“我想先见我的朋友。”唐铮终究没有说自己的修者身份,这个身份太重要了,若是对方是敌人,那他就别想活命,所以,他准备拖一段时间,先观察清楚这里的情况再说。

长老笑了笑:“可以,我并不急于知道答案,你什么时候想好了再告诉我也不迟,不过你这身体可不能拖太久,否则将来会落下一辈子的顽疾。”顿了一下,转头对那年轻人说:“阿辕,你等会儿带他去见他的朋友。”

“是,长老。”阿辕毕恭毕敬地领命。

长老带着战魂剑与其他人走出了小木屋,房间内就又只剩下唐铮与阿辕了,阿辕对唐铮明显没有好脸色,阴沉着脸说:“无论你如何巧舌如簧,我都不会相信你,你最好不要打什么坏主意,否则我会毫不留情地拗断你的头。”

唐铮苦笑:“我都快变成残废了,还能打什么坏主意。”

阿辕冷哼一声,似乎也认同了他的话。

“请解开绳子,扶我去见我朋友吧。”唐铮说。

“为什么要解开绳子?告诉你,你不说实话就休想让我解开绳子。”

“那我怎么去见我朋友,总不能把我绑在床上然后抬去吧。”唐铮疑惑地说道。

“就你这小身板还要抬,简直就是侮辱我。”阿辕愤愤不平,然后单手抓住木板床,轻轻地举了起来。

一只手举起了将近三百多斤,饶是唐铮神经粗条,看见这一幕也忍不住眼皮直跳

他若是不运功,仅仅凭肉身的实力也无法单手举起这么重的东西,不过若是运功之后,实力暴增,倒是有可能做到。

可关键的是这个阿辕身上并没有感觉到真气或者内劲的波动,这就很恐怖了。

唐铮不禁泛起了嘀咕,对方究竟是什么人,还有那个长老,虽然看起来和普通老人没有多少区别,但能够让这个阿辕如此毕恭毕敬,那就不可能是一般人。

总之,这帮人的身份神秘无比,而自己现在成了这帮人的俘虏,吉凶难料。

看着唐铮眼中的讶异之色,阿辕眼中闪过一丝得意,道:“我可是我们族人年轻一辈中最厉害的,你若是敢轻举妄动,我杀死你比杀死一只蚂蚁还简单。”

说话间,阿辕举着木板床走出了木屋。

眼前豁然开朗,此时正值午时,烈阳当空,唐铮下意识地闭了一下眼睛,等适应了阳光之后,再次慢慢地睁开眼,不禁目瞪口呆。

【作者题外话】:第三章!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