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218章 艳福不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铮双颊憋的通红,实在难以启齿。(www.ziyouge.com 更新快,无广告,就来澳门永利赌场)

沐红颜发现了他的异样,连忙俯下身,衬衫领口露出一大片雪白,扣子几乎要被撑爆掉了。

“唐铮,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唐铮无法动弹,想自己解决也没办法,莫非一个大活人真的要被尿给憋死?他不想死的这么憋屈,于是吞吞吐吐地说:“我想方便。”

沐红颜终于明白他的脸为什么这样红了,不禁有些羞涩,又有些心酸,若不是为了救他,他怎么会变成连这点事都做不了。

于是,她毫不犹豫地问:“大的,还是小的?”

“……小的。”唐铮声如蚊呐,自己脸皮不是很厚吗,怎么这个时候也如此害羞了?

“你不能动弹,等我一下。”沐红颜飞快地跑了出去,留下唐铮唉声叹气,自己必须想办法好起来,否则一辈子残废,连这些最基本的生活都无法自理,那真的不如杀了他来的痛快。

沐红颜又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手中提着一个夜壶。

“你别动,我帮你。”沐红颜深吸一口气,故作平静地说,她虽然是结过婚的人,可给人做这种事却是破天荒的头一次,不免有些心神慌乱,更多的是害羞。

“沐红颜,你在乱七八糟的想些什么呢?唐铮是你的恩人,他承受这样的痛苦都是为了救你,况且,他还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你怎么能有这么不堪的想法呢?”沐红颜扪心自问,渐渐地平复了心情。

看着她拉开自己的拉链,唐铮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下去,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这一天。

忽然,他感觉自己的小兄弟被抓住了,柔软的触感让他心神荡漾,关键是这他妈刺激了。

“我靠,这是折磨人啊。”唐铮心中大叫。沐红颜已经抓着他的小兄弟对准了夜壶口。

沐红颜说:“可以了。”

唐铮连忙摒弃杂念,尿意袭来,浑身一松,哗啦啦的水声就响了起来,他恨不得早一点尿完,但这两天积累的太多了,仿佛没完没了一样。

两人都很有默契地没有说话,整个房间内就只剩下这哗哗水声。

沐红颜专心致志地看着那小东西,虽然极力压制心中的念头,但美丽的脸颊依旧情不自禁地红到了脖子根,娇艳无比。

“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都这么大了。”她心中不由自主地冒起一个念头,羞意更浓。

呼!

唐铮终于松了口气,尿完了,下意识地朝她望去,发现她双颊粉红,眼睛水汪汪的,并且因为微微俯身,胸口的饱满呼之欲出。

唐铮心头一荡,竟然有了感觉,小兄弟立刻就做出了反应。

沐红颜的手很清晰地感受到了这种变化,当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却故作不知,强忍着羞意,把那东西塞回了裤子里。

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再这样下去,唐铮不知道自己还会露出怎样的丑态。

沐红颜提着夜壶走了出去,望着她婀娜多姿的身材,唐铮后悔不跌,早知道会这样这样尴尬就不该和她住一起了。

“不行,必须尽快离开这这鬼地方,莫非真的要承认自己的修者身份?”唐铮举棋不定。

不一会儿,沐红颜走了回来,脸色已经恢复平静,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坐在床边说:“唐铮,你这伤势怎么才能治好?”

“我运功先试一下能否有效,接下来需要你继续默默地观察这群人,看看他们除了力气大之外,还有什么奇特之处。”唐铮叮嘱道,“另外,想办法弄清楚他们是什么部族,他们竟然隐居在这十万大山之中,我始终觉得太不简单了,他们肯定有许多秘密。”

只有先收集尽可能多的讯息,唐铮才好判断对方的意图。

“你说他们是修者吗?”沐红颜好奇地问道。

“修者?”唐铮否定了这一点,“他们每个人都没有真气波动,不可能是修者,但这个部族实在是太神秘了,不是修者,又并非武者,却有这样大的力气,简直匪夷所思。”

“我明白了,我会尽可能多地收集讯息。”

夜幕降临,两人吃过阿辕送来的晚餐,夜晚便格外安静下来,这大山之中又没有其他娱乐活动,每家每户都回房休息了。

唐铮与沐红颜却面临了尴尬,这一个屋子里只有一张床,两人要休息,就只能同床共枕。

“你睡另一侧吧,你放心,我这样根本动弹不得,不会做什么坏事。”唐铮尽量以平和的口吻说。

沐红颜莞尔一笑:“我相信你。”

在烛光的照耀下,她透着一种朦胧的诱惑美感。唐铮连忙闭上眼睛,不去看这美色。

孤男寡女,同床共枕,和衣而睡,能够与沐红颜睡在一张床上不知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事,却被唐铮给捷足先登了,不过他什么都不能做。

但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馨香,他依旧情不自禁的心潮澎湃,强制自己摒弃杂念,直到半夜才睡着。

沐红颜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梦中她竟然梦到了白天羞人的那一幕,梦中仍然看到唐铮那东西变大变硬,不禁心慌意乱。

忽然,一声痛哼声把她给吵醒了,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发现唐铮满头大汗,嘴里不停地发出痛苦的叫声。

“唐铮,你怎么了?”她被吓了一跳。

“痛,好痛,全身都痛。”唐铮浑身颤抖,就像是梦呓一样。

沐红颜心中一动,想起他白天所说的他浑身骨头都断了不知凡几,当时看他说的轻松,没有放在心上,现在才明白这种痛苦是多么的恐怖。

只不过白天的时候他一直压制着这种痛苦。今他睡着了,才把这种痛苦表现出来。

她的心就像是被刀子给狠狠地扎了一下,双眼一红,眼泪就落了下来,她又叫了几声,但唐铮依旧没有醒来。

“唐铮,对不起,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这几年太多的人对我居心叵测,没有一个人对我这么好,你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了,并且还要承受这么大的痛苦,我让我以后怎么报答你……”

她哽咽着,发现自己也说不下去了。只是感觉心中被一股温暖给包裹住了。

她伸出手,紧紧地抱住了唐铮,让他躺在她的怀里,头枕在饱满的胸部上。

这些年她从来没有没有与哪个男人有如此亲密的接触,她对其他人有一种天然的排斥。

可此刻,她没有排斥,只有心疼,紧紧地抱住他,恨不得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更恨不得代替他承受这些痛苦。

唐铮躺在她的怀里,渐渐安静下来,但眉宇间的痛苦之色依旧浓的化不开,两人就保持着这个姿势渐渐睡去了。

天亮,唐铮睁开了眼,发现自己的脑袋靠在一个柔软的东西上,比以前睡的任何枕头都舒服,并且一股馨香钻进了鼻尖。

他眼珠一转,立刻看清楚了自己身处何方,他竟然躺在沐红颜的怀里,自己后脑勺枕着的东西就是她的胸部,难怪会如此舒服。

自己昨晚是怎么跑到她怀里去的?自己又不能动弹,莫非是她主动把自己抱到怀里的?

他觉得自己太异想天开了。

关键是,这样的姿势真的很暧昧,令他心神荡漾,这又是大清早,身体的各个机能都处于亢奋的状态,情不自禁地就有了反应,小兄弟已经一柱擎天了。

“你醒了?”恰在这个时候,沐红颜的声音响了起来,唐铮躺在她怀里,根本看不到她的神情,也不知她有没有看见自己的丑态。

他尴尬地说:“刚醒。”

“那起床吧,他们也应该会送早餐来了。”沐红颜抱着他的身体移动到床上,唐铮终于看清楚了她的脸,她脸上带着些许酡红,眼睛有些红肿,似乎昨晚哭过。

忽然,她的眼睛向唐铮下半身扫了一眼,眼中羞意更浓,唐铮立刻捕捉到了这个眼神,又羞又急,自己的丑态终究被她发现了。

这个时候只能脸皮厚,当做没看见。

好在这时候,阿辕送早餐来打破了这份尴尬。

吃过早餐,唐铮一个人躺在床上,沐红颜就出了屋,尽可能地收集讯息。

如此过了两天,唐铮每天早上起来都发觉自己躺在她的怀里,他也终于习惯了这一份艳福,可身体的痛楚却愈来愈强烈,每天晚上痛苦大叫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即便是白天他清醒的时候,这种深入骨髓的疼痛也让他承受不住了,浑身颤抖不停。

而沐红颜这两天也终于有了一点突破,打听到这个部族叫做巫族,一个两人都从来没有听说过的部族。

看着唐铮的痛苦越来越强烈,沐红颜劝道:“唐铮,你的伤势必须治疗,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唐铮岂能不明白这个道理,可现在的讯息仍然无法让他做出最正确的判断,可若是不治疗,真的就要落下终身残疾了。

其实,这两天他也在默默地运转通天古卷,希望能够治疗伤势。可经脉受损严重,真气并没有这么快恢复,一切都是徒劳。

他咬紧了牙关,横竖是一死,拼了。

“你去叫阿辕来。”

沐红颜忐忑地离开了,片刻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不止是阿辕,连长老也一起来了。

【作者题外话】:第二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