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228章 须弥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练功房内,唐铮、方诗诗与沐红颜三人又搜索了一遍,依旧一无所获,这房间内没有暗格或者密室,很难藏东西。无弹窗小说阅读

方诗诗站在练功房中间,若有所思地望着头顶的玻璃屋顶,水波粼粼,倒映着房间内的灯光,非常美丽。

“唐铮,你有没有查看屋顶?”方诗诗问道。

“屋顶?”唐铮很纳闷,与沐红颜不约而同地抬头望去,玻璃屋顶空无一物,即便是站在地面也可以看的一清二楚。

沐红颜说:“这屋顶与以前没有什么变化。”

“我相信你丈夫藏法宝肯定就是这个家里,而你也说这个练功房是最有可能的地方,那就应该是在这里,我们已经在四周都找遍了,唯独这屋顶没有找。”方诗诗分析道。

“好,我去找个梯子来。”唐铮死马当作活马医,也不差这一点功夫,不一会儿就找来梯子爬了上去。

玻璃屋顶光滑无比,唐铮摸了一遍,并没有可以藏东西的地方。

“唐铮,你运功用真气感应一下。”方诗诗提议。

唐铮脑海中灵光一闪,对呀,法宝肯定对真气会有所感应,自己先前怎么就那么笨呢,没有想到这一招。

他索性闭上了眼睛运功,真气从经脉中向外探寻,刹那间,真气就充斥在了整个屋顶之上。

咦?

忽然,他发现一处特异的地方,屋顶中央一处玻璃竟然有一丝反应,当他的真气蔓延过去后,那里就传来一丝波动。

他心中一喜,知道应该找到目标了,于是循着感觉摸到了那一块玻璃,光滑无比,仅凭手掌根本感觉不到异物。

可真气的反应却让他很确定肯定有蹊跷。

幻术!

忽然,他心中一动,立刻想到了这个法术,当初天禅子为他做的以假乱真的准考证便是用的这种法术。

那次的幻术可以支持两天,但这个幻术明显已经支持了几年,显然是很厉害的幻术。

其实,若是前几年即便是唐铮用真气感应恐怕也无济于事,那时候幻术才施展没多久,威力强劲,现在随着时间的推移,幻术的作用在减弱,所以真气才能感应得到。

“那他肯定也是筑基一品,因为只有筑基一品才能修炼幻术。”唐铮不禁感叹,筑基一品的高手竟然也死在了天机道人手中,自己能够从天机道人手中死里逃生真是不容易。

既然确定是幻术,那一切就简单许多了,天禅子曾经教过他幻术的诀窍,于是他心中默念一段咒语,随手一挥,真气激荡,原本空无一物的玻璃屋顶出现了一个薄如蝉翼的东西。

难怪他摸上去也没有多少感觉,这东西如此之薄,几乎就和玻璃紧紧地贴在一起,确实难以感知到。

他小心翼翼地取下,这东西巴掌大,有一个口子,他瞬间就想到了天禅子曾经说过的须弥袋。

这就是须弥袋,一件玄级储物法宝。

唐铮大喜过望,自己千辛万苦,若非方诗诗提醒,差点就与宝贝擦肩而过了。

当他回到地面,方诗诗与沐红颜不约而同地凑了过来,看着他手中薄如蝉翼的小口袋,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须弥袋,玄级法宝。”

方诗诗百感交集地看着这件法宝,当初她的丈夫就是因为这一件法宝而惨遭杀身之祸,所以她对须弥袋更多的是痛恨,若不是它,那这个家庭就不会支离破碎了。

方诗诗也听天禅子说起过须弥袋的作用,见猎心喜,道:“这个小袋子真的可以装很多东西吗?”

“我们试一下不就知道了。”唐铮运转真气,神识立刻钻入了须弥袋中,一个巨大的空间陡然展现在他面前,这个空间足有这个别墅这么大,空空荡荡。

唐铮心念一动,抽出腰间的战魂剑,对准了须弥袋的口子,嗖,战魂剑消失了,进入了须弥袋的空间。

方诗诗与沐红颜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即便是沐红颜也忍不住惊叹:“这太神奇了。”

“这还不是最神奇的,若是地级法宝的须弥袋,还可以装活物,甚至是人。”唐铮想起当初天禅子的介绍,不禁心驰神往地说道。

“装人,那这岂不就是一个移动的房子?人还可以在里面生活了。”沐红颜惊叹道。

“是的,不过现在我这个只是一个移动的货仓而已,但这对于我而言已经足够了,以后无论去哪里,我都可以随身携带战魂剑,甚至更多东西。”唐铮喜不自胜地说。

如今他面临的危险越来越多,所以战魂剑必须随身携带,但很多时候战魂剑又不方便携带。

毕竟这是现代社会,可不允许光天化日之下带着一柄剑到处乱跑,须弥袋恰好解决了他的这个难题。

“沐姐,谢谢你把这件法宝给我。”唐铮对沐红颜说道。

沐红颜浑不在意地说:“这件法宝对你们有很大作用,对我却根本无用,况且,我丈夫也是因它而遭遇不测,所以若是把它留在这个家里,我反而会觉得不舒服。”

唐铮点点头,表示理解:“这次一别,龙家肯定会防备我再来见你们母女,所以我们不知何时才能相见了。但是,你放心,我答应过你要教囡囡法术,一定不会忘记此事,好在她现在年龄还小,不用急于一时,等到时机成熟,我会再来找你们。”

唐铮相信再过几年,自己的实力大增,即便是龙轩辕,自己也不用太过忌惮了。

沐红颜了然地说:“我明白,我们等你回来。”

“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不用这么着急,天色已晚,休息一晚上,明天再走吧。”

唐铮略一犹豫,答应了。

“接下来你是要回大山之中吗?”沐红颜问道。

“是,我答应过要帮他们破除禁制,正好趁着我暑假这段时间办完这件事。”唐铮早已有了打算。

“祝你成功。”

翌日清晨,沐红颜找来了一辆大货车把天马装了进去,毕竟这大白天骑着一匹白马也太招摇了,何况昨晚车马赛跑的事闹的沸沸扬扬,白马再现身定然会引起轰动。

所以,他们准备用货车把几人拉到郊外,然后再骑马返回十万大山。

囡囡红着眼,拉着唐铮的手,依依不舍:“神医哥哥,你真的要走吗?可不可以留下来陪陪囡囡啊?”

楚楚可怜的模样几乎能让人的心融化了。

唐铮蹲下身子,擦掉她眼角的泪水,道:“囡囡乖,等你再长大一点,哥哥就来看你,好不好?我相信那时候囡囡肯定更漂亮了。”

“呜呜呜……可囡囡想陪着哥哥,囡囡舍不得你。”

沐红颜见状,心中不禁涌起浓浓的离愁,脑海中情不自禁地回忆起与唐铮相处的时光。

毫无疑问,这是她人生中最与众不同的时光,经历了太多从未经历过的事,犹如梦幻,让她有一种沉迷其中的错觉感,若是一直生活在那种童话一般的世界中该多好。

这个念头刚跳出来,她就被吓了一跳,看了唐铮一眼,又连忙地移开视线。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她有点心慌,捂住胸口,尽量不让自己表现出异样。

唐铮安慰了许久,囡囡还是一直哭个不停,最后在她泪眼婆娑中,他与方诗诗上了车。

囡囡不停地挥动小手:“神医哥哥,囡囡会想你的,你也一定要想囡囡啊,呜呜呜……”

汽车启动,唐铮心情很低落,方诗诗依偎在他身边,安慰道:“将来还有重逢日,不用这么伤心。”

唐铮挤出一丝笑容,长吐一口气,道:“我知道,只有我早日变得强大,这一天才会早一点到来。”

汽车在郊区停下,两人换乘天马,然后纵马驰骋,向着十万大山进发。方诗诗第一次见识如此原生态的森林风景,兴奋无比。

她只是从唐铮的只言片语中对那个神秘的巫族有些许了解,这一趟究竟会发生什么,她无从知晓,却又充满了期待。

这是属于她和唐铮的探险之旅,她的嘴角勾起了发自肺腑的笑意。

穿过沼泽,瘴气,花费了半天时间,他们终于来到了巫族部落的外围,只听一声尖厉的啸声,几个人从密林之中蹿了出来。

当看见是唐铮时,纷纷毕恭毕敬地行礼:“使者大人,是使者大人回来了。”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递回去,当二人来到部落大门口时,数百的巫族人已经在大门口迎接了。

当沐红颜看见这数百打扮古朴的巫族人时,好奇地瞪大了眼珠,心跳也不由自主地加快了。

“恭迎使者大人归来!”长老带头,朝唐铮跪下,其他人纷纷纳头拜倒:“恭迎使者大人归来!”

数百人的高呼声震山野,就像是一记重锤敲打在方诗诗心头,看着这些或老或少的人对着自己的男碰头毕恭毕敬地下跪,心头翻江倒海一般。

这就是自己的男人,可以令无数人臣服,现在是这数百人,她相信将来他肯定可以走的更高,令更多人向他臣服。

【作者题外话】:第三章,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