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230章 斩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见莽蛟又攻了上来,叶辕脸色大变,把长老向地上一扔,身在半空就轰出了硕大的拳头。/class-4-1.html

嘭!

一拳砸在莽蛟身上,莽蛟咆哮一声,尾巴一扫,叶辕就飞了出去,砸断了不知多少根参天大树才软绵绵地从空中落下,再难动弹。

“阿辕!”长老失声大叫,目赤欲裂,瞪着莽蛟,“畜生,我要宰了你!”

长老又冲了出去,腾空而起,抱住了莽蛟的身体,攀援直上,瞬间就到了莽蛟的头顶。

方才,莽蛟在长老手下吃了大亏,见对方又爬上了它的头,它的身躯直接在地上翻滚下来,希望逼退长老。

但长老却死死地抓住他的鳞甲不松手,一人一蟒在这山峰之中不停地翻滚,撞断了不知多少树木。

但长老仿佛根本不怕死一样依旧不松手,忽然,嘶吼一声,抓住鳞甲的手猛地一扬起。

噗嗤!

一道金光飞起,那是莽蛟额头的金色鳞甲,竟然被长老给活生生地撕了下来。

登时,莽蛟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痛苦地扭曲起来。

长老终于被这巨大的力量给甩飞出去,重重落地,身上衣服已经破了,许多出肌肉也都渗出鲜血,活生生地变成了一个血人。

“畜生,我破了你的金甲,看你还怎么嚣张!”长老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有气无力地大叫道。

莽蛟不停地扭动翻滚,山洞前这一片山林直接被他夷为了一片平地,飞沙走石,一片狼藉。

忽然,莽蛟不动了。

长老心中一喜,他知道金色鳞甲乃是莽蛟的致命弱点,莫非这样就杀死它了?

方诗诗早已目瞪口呆,这种不要命的战斗给她造成了深深的震撼,她握着战魂剑的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看到莽蛟一动不动,莫非这畜生死了?

她眉毛一扬,正准备松一口气,忽然,莽蛟凌空跃起,扑向了她和唐铮。

“吼!”尖厉的嘶吼声似乎要撕裂人的耳膜,可更令人心悸的是那一双巨大的眼睛以及骇人的血盆大口。

“方姑娘,小心!”

长老见状,想施救却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他这次受了重伤,实力大打折扣,根本难以发动有效的攻击。

眼见莽蛟扑来,方诗诗惊恐的内心忽然平静下来,颤抖的手也变得异常平稳,眼角瞥了一眼双目紧闭的唐铮,她咬紧了牙关,她无法退却,她若退,那自己心爱的人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以前都是唐铮保护她,现在轮到她保护唐铮了。只听她娇叱一声,战魂剑猛地挥出。

嗖!

泛着黑光的战魂剑划过长空,斩在黑色鳞甲之上,火光四溅,竟然没有伤得了它。

莽蛟的血盆大口落下,似乎要把方诗诗给吞下肚去。

“去死!”

方诗诗举起剑就刺了上去,战魂剑黑光大作,莽蛟似乎也感受到战魂剑的厉害,脑袋一偏,让战魂剑刺了一个空。

呼!

忽然,一股腥臭的绿雾从莽蛟口中喷出,扑向了方诗诗。

方诗诗本能地想屏住呼吸,可已经晚了,她已经吸入了几缕绿雾,大脑立刻昏昏沉沉。

这绿雾有毒!

方诗诗骇然,再想举起战魂剑刺向莽蛟,却发现浑身软绵无力,不由自主地倒下了。

所有威胁都已经解除,莽蛟的攻击对象变成了唐铮,因为,它从唐铮身上感受到了威胁。

它的血盆大口再次咬下,似乎想一口把唐铮的脑袋给咬下来。

“不要!”方诗诗大叫起来,但浑身无力,却根本没办法抵挡。长老也在远处大叫:“畜生,不准伤害使者大人。”

唐铮是巫族的希望,若是唐铮死了,那巫族世世代代就要被困于此了。

长老无能为力,面如死灰。

忽然,狂风大作,只见漫山遍野,无数细小的红色光芒从土壤、岩石、树木、草丛中冉冉升空,然后一股脑地飞向唐铮,钻进了他的皮肤,刹那间,唐铮浑身红光大作。

莽蛟眼中露出了疑惑与骇然,却根本没有停止攻击,眼见马上就要把唐铮的脑袋咬下来了。

唐铮的双眸却猛地睁开,一道红光从眼眸中闪过,双拳迭出。

轰轰!

莽蛟的脑袋被这两拳砸的凹陷下去,庞大的身躯向后翻滚出去。

唐铮站了起来,双目炯炯有神,一股难以言喻的威压扩散开来,他的气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方才,他情急之下使用聚灵丹,却发现这圣地之中灵气更加充裕,尤其是最后吸入的那些点点滴滴的红光,其中仿佛有一种奇异的力量,让他的真气猛增,瞬间就冲破了门槛儿,达到筑基一品。

他体内的真气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来真气是气态,游走在经脉之中,但现在真气却从气态在向液态转变,而九大主经脉中的真气猛地压缩,再次变为一寸,却越发凝练了。

虽然九大主经脉中的真气数量看着减少了,但毫无疑问,威力却成倍增加了,这就是筑基一品的不凡之处。

唐铮连忙把方诗诗扶着靠坐在山壁上,方诗诗有气无力地说:“唐铮,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你。”

唐铮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傻姑娘,你已经保护好了我,现在该轮到我保护你了,你先休息,等我宰了这头畜生再说。”

他提起战魂剑,一步步向莽蛟走去,战魂剑感受到了主人的怒火与战意,兴奋地剑鸣不止。

他瞥了一眼趴在远处的长老,却没有看见叶辕的踪影,长老原本绝望的心看见唐铮恢复视力,大喜过望,用尽全身力气喊道:“使者大人,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唐铮朝他点点头,然后目光锁定了莽蛟,莽蛟双目爆出一阵寒光,额头的伤口流出了一道道鲜血,布满了它的三角头,看起来更加恐怖。

“吼!”莽蛟嘶吼一声,巨大的尾巴当空扫来,犹如雷霆一击。唐铮也出手了,战魂剑黑光大炽。

铛!

战魂剑斩在布满鳞甲的尾巴上,血光迸射,坚不可破的鳞甲竟然被斩开了一道口子,鲜血直流。

“嗷嗷!”莽蛟不停地惨叫,尾巴在地上不停地摆动,又扫断不少树木。

唐铮一步步逼近莽蛟,莽蛟眼中终于露出了恐惧之色,不甘心地看了一眼洞口,不停地向后退。

这个人明显不是其他人可以比拟的,这是一个高手,足以威胁它性命的高手。

灵智已开的莽蛟明白了这一点,虽然山洞之中有令它十分心动的东西,可还是忍不住向后退去。

它退,唐铮自然就会进,这头畜生伤了他的人,他岂会放过。

“杀!”

忽然,唐铮大吼一声,杀气勃发,只见人影一闪,一人一剑就冲向了莽蛟。莽蛟大惊,一边后退,一边张开血盆大口,又喷出一道绿雾。

唐铮根本没有屏住呼吸,他不屑那么做,只见他手腕一翻,剑光大作,交织成一片黑色的剑网,把所有绿雾挡在了身外。

然后,身体腾空而起,落在了莽蛟后背上,战魂剑高高落下,缝隙的剑身直接刺进了鳞甲。

噗!

鲜血如注,喷涌而出,莽蛟撕心裂肺的惨叫,直接腾空而起,撞向了山壁。

唐铮眼疾手快,凌空一翻就从莽蛟身上落了下来,而莽蛟结结实实的撞在坚硬的山壁上,石屑纷飞,而它的伤口飙出更多的鲜血。

莽蛟骇然地瞪着唐铮,似乎不明白为何这个人类如此强大,不像自己以前遇见的巫族之人。

“使者大人,刺它额头那块伤口,那才是它致命的弱点。”长老看着唐铮的神威,信心大增,迫不及待地指点道。

方才唐铮在恢复真气,并不知道莽蛟的这个致命弱点,所以连续两次攻击都只是伤了它的身体,却并没有给它造成致命的伤害。

莽蛟的生命力很顽强,若是不击中要害,那便很难毙命。所以,虽然此刻,它的尾巴和背部鲜血直流,它其实并没有生命危险。

它听到长老的提醒,眼珠中明显多了恐惧之色,掉头就跑,窸窸窣窣,飞快地下山。

“这就想逃吗?哼,没门!”

唐铮追了出去,感觉身轻如燕一般,嗖的一下就跨过数米,况且,他还学习了缩地成寸的法术,莽蛟的速度虽快,但唐铮更快,几乎眨眼间他就追到了它的尾巴处。

收起剑落,血光迸射,莽蛟的尾巴直接被战魂剑透体而过,钉在了地面上。

莽蛟却根本没有停留,噗嗤一声,锋利地战魂剑直接把它的尾巴分成了两半,鲜血如注,让本就是红色的土壤岩石更加鲜红。

唐铮纵身一跃就跳上了它的后背,飞快地向它头顶冲去。它感受到了背上的敌人,三角头向后一扭,咬向唐铮。

唐铮脚尖一点,腾空而起,居高临下,向着它的脑袋俯冲下去。

嗖!

天外飞仙,一剑从天而降,犀利无比,天地间的气息都被这一剑给压迫住了,连莽蛟前进的势头也猛地一滞,眼睁睁地看着一柄黑剑落下,准确无误地刺入了它的额头。

【作者题外话】:第二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