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239章 新的征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老见状,呵斥道:“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叶辕深吸一口气,迫不及待地说:“使者大人,方姑娘毒性发作晕倒了。|ziyouge.com|”

唐铮大惊失色,人影一闪就冲出了房间,只见方诗诗躺在一张椅子上,旁边围满了人,满脸焦急。

唐铮一眼就看见了方诗诗额头中间的那抹绿色已经向外扩散,渐渐占据了小半张脸,她双目紧闭,很是痛苦的样子。

他急忙抱住她,叫道:“诗诗……”

没有反应。

长老也跟了过来,看着方诗诗的状况,大惊失色:“使者大人,肯定是方才一番激战,引起了这毒性的发作。”说这取出一枚药丸,递给唐铮,“这药能暂时缓解毒性。”

唐铮连忙让方诗诗服下药丸,绿色一点点地重新汇聚在额头,方诗诗幽幽地醒转过来,茫然地问道:“我怎么了?”

唐铮面露痛苦之色,当初没想到莽蛟的毒性竟然如此之强,这般难以彻底化解。

看着唐铮的表情,方诗诗瞬间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道:“我是不是毒性发作了?”

唐铮点头,方诗诗苦笑道:“别担心,不是还有长老吗?他会治好我的。”

扶着方诗诗站起来,她脸上又重新绽放了笑容,但唐铮却死死地盯着那一抹绿色,道:“诗诗,刚才经历了一番大战,你先回房间休息。”

“好,你也别太累了。”方诗诗听话地回了房,而唐铮则严肃地看着长老,问:“长老,诗诗的毒究竟有没有办法彻底化解?”

长老懊恼地说:“使者大人,老朽惭愧,这段时间已经尝试了不少方法,可终究难以根治。”

唐铮心头咯噔一下,方诗诗是他的女人,他岂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承受痛苦,于是追问道:“难道真的就没有一点办法了吗?”

“这个……”长老苦思冥想起来,许久之后,眼睛一亮,道:“有了,天元果,这是一种传说中的解毒圣药,乃是天底下毒药的大克星。”

“哪里有天元果?”唐铮连忙问。

长老面露迟疑之色。

“长老,人命关天,难道还有什么犹豫的吗?”

长老叹口气说:“天元果就在这十万大山之中,天元果喜阴,非天地阴气最浓郁的地方才可以存活下来。”

听说天元果就在这十万大山之中,唐铮不禁松了口气,大喜过望地说:“既然在十万大山之中,那我就尽快去寻找。”

“使者大人,这十万大山之中阴气最浓郁的地方只有一处,那就是禁地。”长老苦着脸说,这就是为他先前为何犹豫的原因,禁地乃是十分凶险之处,从今天这妖兽就可见一斑,去禁地,当真是九死一生。

唐铮微微一怔:“禁地?”神色变幻了一下,又毅然决然地说:“即便是刀山火海,我也要找到这天元果,诗诗一定不能有事,我一定要把她的毒解掉。”

“使者大人,不如我们再想一点其他不办法,没准也行得通。”长老劝道。

唐铮却径直摇头:“不,我就去禁地,一来找到天元果,二来也要弄清楚小家伙与禁地有什么关系,为何那些妖兽不要命地想抢它回去。”

提及圣兽,长老的脸色明显严肃起来,自高奋勇地说:“我陪您一起去,一定要弄清楚妖兽与禁地的关系,不能再让妖兽来打圣兽的主意。”

唐铮一口否决:“你必须留在这里,这里更需要你,况且,此去禁地太过凶险,人越多反而容易损失越大,所以你们留在这里开始修炼,提升实力才是当务之急。”

“那谁保护使者大人您的安全?”

唐铮自信地说道:“我自己保护自己,放心吧,经过这么多年的变化,没准禁地没传说中那么凶险了呢。”

长老惭愧地说:“使者大人,我们不但没有帮到你,却成了拖累你的人,我们真的是很惭愧。”

唐铮不以为意地笑道:“不用和我这么客气,还是先处理眼前的事吧。”

说完,他就回到房间去陪方诗诗了,见他进来,方诗诗从床上坐了起来,难掩眉宇间的疲惫。

唐铮握住她的手,动情地说:“今天太过凶险,辛苦你了。”

方诗诗莞尔一笑,靠在他的肩膀上,道:“不辛苦,只是头一次经历这样的战斗,太过紧张与刺激了。”

“将来你终究要经历这些,虽然看起来有一点残忍,但我们的世界注定不可能平平静静,有失手我们不对付别人,别人却会来找我们的茬儿,所以不要太放在心上,慢慢地就适应了。”唐铮安慰道。

“我知道。”方诗诗重重点头。

“诗诗,我接下来会去一趟禁地。”

方诗诗的身体一下子紧绷了起来,直勾勾地盯着他,问:“去禁地?为什么?”

“你中了莽蛟的毒,长老和我都没有办法解,只有去禁地寻找天元果,方能化解你的毒性。”

“不行,禁地中妖兽横行,你去了岂不是太危险了,我不让你去,我即便是死,也不会让你去冒险。”方诗诗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似乎深怕他立刻跑掉似的。

唐铮拍拍她的手背,安慰道:“不会有你想的那么危险,只是我一个人,我即便打不过也可以逃啊,我会缩地成寸,逃跑的本事还是不错的。”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我不能那么自私,为了自己让你以身犯险。”方诗诗固执地嘟着说。

唐铮心头一软,一下子把她搂在了怀里,低声道:“为了你,这点危险算什么?即便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都会去。诗诗,你是我的女人,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方诗诗眼睛一红,眼泪差点夺眶而出,“可我怕啊,你看今天那些妖兽多厉害,禁地中说不定还有其更危险的东西呢……”

“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安全回来,你相信我,可以吗?”四目相对,近在咫尺,唐铮问道。

方诗诗看着他眼中的坚定之色,久久不语,心仿佛都快被融化了一般。

“答应我,一定要回来,我要一辈子都做你的女人。”方诗诗动情地说。

唐铮咧嘴一笑:“那当然了,诗诗你会一直都是我的女人,你想逃也逃不掉了。”

方诗诗娇羞地一笑:“人家才不想逃呢。”

“不逃最好,反正我会紧紧地抓住你。”

顿了一下,唐铮又说:“其实,这次去禁地不光是为了你的事,还为了那小家伙,它是巫族的圣兽,而且还让禁地中的妖兽如此兴师动众,定然是非同寻常,我也想弄清楚其中的缘由。”

“对呀,那小家伙太可爱了。”方诗诗想到萌萌的小家伙,爱心泛滥,由衷地说道。

话音方落,一个雪白的身影从窗户中钻了进来,它仿佛听见唐铮在说它了,于是大摇大摆地走到唐铮身板,在他脚下磨蹭了几下,很是亲昵。

方诗诗立刻把它抱在了怀里,温柔地抚摸它的毛发,小家伙发出吱吱的声音,似乎很是高兴。

“它叫什么啊?”方诗诗好奇地问道。

“不知道。”

“不如你给他取个名字呗。”方诗诗提议。

唐铮饶有兴趣地看着小家伙,看着它雪白的绒毛,心中一动,道:“不如就叫小白吧。”

“小白?”方诗诗皱起了眉头,“也太普通了吧,与它的神奇一点也不搭边啊。”

小家伙似乎听到了二人的对话,煞有介事地点头,也觉得这个名字太普通,配不上自己。

看着它憨态可掬的样子,唐铮反而坚定了想法,道:“就叫小白,多好记。”

吱吱!

小家伙举起两个爪子,大声抗议起来,似乎很不喜欢这个名字。

方诗诗忍俊不禁:“看吧,连它自己都抗议了。”

唐铮翻了个白眼,道:“抗议无效。”

小家伙的两个耳朵立刻就耷拉下来,像战败的士兵一样,幽怨地看了唐铮一眼,然后趴在方诗诗的怀里。

唐铮见状,也忍不住大笑,把它抱了过来,道:“小白,你还抱怨,你看这次因为你闹出了多大的风波,造成了多大的损失,我还要为你去禁地,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小白用头在唐铮脸上蹭了几下,飞快地爬上了他的肩膀,吱吱地叫唤两声,似乎精神好了不少。

翌日,巫族所有人组成了一个浩浩荡荡的队伍,二十多具棺木中躺着战死的族人,来到了部落不远处的一座山上,只见山上墓碑林立,完全占据了这一座小山。

这世代巫族人埋葬的地方,今天又将新添二十多座新坟,大家的神色有很严肃,情绪低落,古朴而盛大的葬礼由长老主持,看着族人的棺木下葬,没有人哭泣,虽然大家眼睛红红的,但都抑制住了哭声。

巫族人是天生的战士,战死沙场,视死如归,乃是他们最好的归宿,况且,他们是为了保护族人而战,其他人将会永远铭记他们的功劳。

天上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仿佛老天也在为这些勇士伤心。淋着小雨,所有人几乎一言不发地回到了部落。

而唐铮则即将踏上新的征程。

【作者题外话】:第二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