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248章 迷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不约而同地一震,望着远处,虽然看不清楚,但那股骇人的气势却令人心悸。|ziyouge,com|

“哈哈,你们死定了。”夔牛狞笑起来。

两人对视一眼,道:“走!”

洪荒天墓太过神秘,不止一座坟墓,而仅仅一个兽王手下就有妖帅和夔牛这样的高手,其他坟墓肯定还有守墓者,并且,瞧这股阵仗明显比妖帅还要厉害。

方才,妖帅是不用自爆的,而他这样做了,恰恰就是燃烧自己的生命,然后引来援军。

援军到了,而且是唐铮与栗笑天惹不起的援军。

“走之前,先解决这个麻烦。”唐铮深怕夔牛再去找巫族的麻烦,于是飞快地来到夔牛面前。

上一次让夔牛逃之夭夭,这次即便没有石像守护神的帮助,唐铮借助残余的兽王精血力量,依旧让夔牛无处遁形。

眼见唐铮杀气腾腾,夔牛想逃,却无能为力,最后只能看着唐铮一剑斩掉他的脑袋。

这时候,那股威压已经到了近前,唐铮把战魂收回剑内,然后纵身一跃,骑在了天马上,大叫一声“驾”,纵马奔腾。

可还没走几步远,身后就多了一个人,栗笑天竟然也跳上了马背,紧紧地贴着他的后背,飞快地离开现场。

唐铮感觉到身后一个软绵绵的身体压在自己背上,尤其是两团高耸的柔软令他心猿意马。

“这女人本钱很雄厚嘛。”

栗笑天全然没有注意到两人之间的姿势如此暧昧,让唐铮享受了一番胸部按摩的销魂滋味儿。

她扭头看向身后,远处黑压压的一片,连天上的月光都无法照透,也不知是些什么东西。

吼吼吼……

突然,一连串怒吼声响起,两人不约而同的心中一凛,连唐铮也暂时忘记了销魂的按摩,心有余悸:“这声音中的怒气不言而喻,幸亏跑得快,否则被堵住了那可就糟糕了。”

天马飞奔,唐铮也不知道走到了什么方向,只感觉天地间的阴气似乎愈来愈浓烈了,浓稠的似乎让人化不开。

忽然,前方的墓碑减少了,出现了一片小树林,这些树木漆黑一片,树叶与树干也不例外,仿佛完全与夜色融为一体了似的。若非这两人视力过人,恐怕直接会撞到树干上。

吁!

唐铮猛地拉住了缰绳,天马停了下来,那怒吼声已经听不见了,那股令人心悸的威压也完全消失了。

不过,两人依旧没有放松,栗笑天催促道:“你停下来做什么,快带离开这鬼地方啊。”

唐铮不为所动,灼灼地盯着这一片诡异的树林,脸上露出了喜悦之色。

栗笑天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循着他的目光望去,落在树林之上,狐疑地问道:“你看什么?”

“天元果。”唐铮暗叫一声,腾空而起,直接上了一课大树。

“喂,你干什么?快点走啊,这些树有什么可看的?”栗笑天怒道,万一耽搁太久,追兵来了,怎么办?

天不怕地不怕的栗笑天这次也有一点怕了,这个地方太诡异了,先天境界在外面算的上是高手,在这里绝对不能横行无忌。

唐铮没理会她的心思,在树林之间飞快地穿梭。

“有没有搞错,这就是长老描述的天元果树,但一课果子也没有,该死。”唐铮愤愤不平。

“莫非这些果树没诶有结果,那我去哪里找天元果?”他不禁愁眉苦脸起来。

栗笑天猜测道:“你是在找什么东西吗?”

“果子,这些树上的果子,我有急用。”唐铮说道。

“果子?”栗笑天惊愕地看着茂密的果树,问:“你要果子做什么?”

“有急用。”唐铮并没有说方诗诗中了蛇毒,他打心眼里并不想把巫族暴露在她的视野之中,孤儿隐瞒实情。

栗笑天撇了撇嘴,道:“再急用比得上逃命吗?”

“你想逃,没有谁拦你,别打扰我找东西。”唐铮没好气地说。

“哼,这就想支开我吗?没门儿,唐铮,我告诉你,你竟然是修者,还出现在了这里,你身上有太多秘密了,我一定要弄清楚。”栗笑天信誓旦旦地说。

“神经病,我有什么义务告诉你我的秘密。”

“嘿嘿,离宫的人对于一切秘密都有兴趣,况且你还是修者呢,你可要知道,武宗是修者为死敌,若是他们知道了你的身份,那你说会有什么后果。”栗笑天坏笑道。

唐铮心中一怔,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次会在禁地之中遇到这女人,在这里他若是不暴露自己的修者身份,根本没办法活命,自己这个保守了许久的大秘密却被她知晓了,唐铮真的很想杀人灭口。

可现在他体内的兽王精血力量已经减弱了许多,他已经不是栗笑天的对手了。

可栗笑天并不知道这一点,还是认为唐铮也像她以前那样故意隐瞒实力,所以即便唐铮没有好脸色,她也没有发作。

见唐铮一眼不发,栗笑天得意地说:“所以乖乖回答我的问题,别挑衅我。第一个问题,你现在在找什么?”

“天元果。”唐铮如实说道。

“做什么用?”

“解毒。”

“谁中了毒?”栗笑天好奇地问,见唐铮又沉默了,她灵光一闪,道:“莫非是方诗诗中了毒?”

唐铮心说这女人猜的真准。

见唐铮一言不发,栗笑天自顾自地说:“是方诗诗对不对?你与她形影不离,甘愿离开她来这里,肯定是因为她。她怎么会中毒呢,中的什么毒?你又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的?”

“你问题太多了。”唐铮真想翻白眼,这女人怎么什么事都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

“不说是吧,我也有办法知道。你还是先说这果子是什么样子的,我和你一起找,这里终究不安全,早点找到果子离开这里才是上上之策。”

唐铮心中一动,不得不承认她说得对,于是描述了一番天元果样子,两人一起寻找起来。

果树的树叶很茂盛,并且天元果与树叶一个颜色,都是黑色的,所以格外难找。

许久后,栗笑天大叫一声:“找到了,你来看,是不是这个?”

唐铮大喜,连忙来到她的那颗树上,果然,茂盛的树叶掩盖之下就有一颗拳头大的黑色果子。

“天元果,终于找到了。”唐铮大喜过望,连忙小心翼翼地摘下来,然后收进了须弥袋中。

栗笑天见他手心的天元果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大吃一惊,道:“果子呢?跑去哪里了?”

“我收起来了。”唐铮说。

栗笑天难以置信地看着他,道:“怎么可能?我分明没看见你有什么动作,果子怎么就不见了呢?”

唐铮跳下树,懒得解释。

栗笑天紧追不舍,问:“莫非你会魔术?”

唐铮撇了撇嘴,嗤之以鼻,魔术都是骗人的,乃是假把戏,而他这可是真本事,不过他没有炫耀的心思,径直又坐上了天马。

栗笑天又翻身上马,饱满的胸部再次贴紧他的后背,仿佛没有丝毫察觉这暧昧的姿势。

天马飞快地奔驰,走了许久,两人发现一个残酷的现实,迷路了。

这洪荒天墓之中太大了,一眼望不到尽头,而他们又不是走的原路,那怎么走出这片墓地?

俗话说老马识途,可天马也是第一次来禁地,根本不认识出去的路。

栗笑天大惊失色,道:“你有没有搞错,不认识路,你也敢乱走,这下怎么办?这洪荒天墓之中危机四伏,万一我们遇到了强敌怎么办?”

唐铮默然,这确实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

“你不是自自诩离宫的情报工作很到位吗?难道你知道进来,就没有出去的路线了?”

栗笑天冷哼道:“方才你带着我已经走出了原来的位置和方向,现在我还去哪里招路?”

忽然,那股震天的威势又隐约传来,两人不约而同地神色凛然,唐铮道:“既然你没有办法,那我就死马当作活马医,走的出去算我们的运气,走不出去,那就看自己的造化了。”

唐铮召唤出战魂,战魂走在最前方,向着阴气最少的方向前进。

这就是唐铮唯一想出来的办法,后有追兵,也容不得他仔细琢磨了。

栗笑天看着战魂高大的身影,道:“你的剑中怎么还会有这种东西?”

唐铮一言不发。

“喂,要不要那么小气,说一说嘛,刚才那个家伙说这个大个儿是恶灵,莫非这真的是一个恶灵,我听说恶灵都是没有多少意识的,会无差别攻击,他怎么会听你的话?”

“还有,你这剑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法宝,你竟然还会御剑术,你现在是什么修为,是筑基期,还是辟谷?”

唐铮诧异地说道:“你知道的还不少。”这是唐铮遇到的第一个知道这么多修者资料的武者。

栗笑天自鸣得意地说:“那当然了,我可是离宫圣女,我知道的讯息比你想象的都还要多。你别以为不告诉我,我就不知道了。”

“既然你知道,那就不要问我了。”

“哼,小气鬼。”栗笑天撇了撇嘴,忽然,两人同时噤声,不约而同地扭头望去,只见后方黑压压的一片,那一片月光都消失了,那铺天盖地的威压离二人愈来愈近。

【作者题外话】:第三章!第四章在十一点左右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