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257章 武苏醒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循着这妖娆的声音望去,一个靓影跳进眼帘,她打扮时尚,有一点暴露,平坦的小腹光洁可见。ZiYouGe.com

嘴角微微扬起,难掩戏谑之意,盛气凌人地打量着唐铮,随即撇了撇嘴,道:“叮当,你这口味儿很独特,找了这样一个未婚夫。”

叶叮当猛然记起当初自己为了摆脱宋玉,让唐铮谎称是自己的未婚夫,没想到竟然连叶美瑜都知晓此事。

她面色一沉,道:“叶美瑜,我的事不用你管。”

“呵呵,既然做了,还怕别人说吗?不顾家族利益,却在外面找了这么一个穷小子。”叶美瑜戏谑地说。

对方姓叶,那肯定也是叶家之人,敢于这样对叶叮当冷嘲热讽,想必是她大伯的女儿。

唐铮确实没有猜错,叶玄机膝下两子,叶天雷是老二,老大叫做叶天明。

叶天明生有一儿一女,这叶美瑜就是叶天明的女儿,不过在京城风评可不太好,虽然才二十余岁,却有不少裙下之臣。

这段日子,叶叮当和这位堂姐相处可不算融洽,没少受冷嘲热讽,可叶叮当是什么人,连叶玄机也敢顶撞,更别说叶美瑜了。

叶美瑜吃了几次亏,早就怀恨在心,今天得知唐铮来家里,岂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于是就有了这一出好戏。

“我的事不用你管,倒是叶美瑜你,今天不去找你那些裙下之臣了吗?”叶叮当反唇相讥。

叶美瑜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咯咯娇笑道:“我那些追求者比你这未婚夫优秀百倍都不止,别怪做姐姐的没有照顾你,若是你想换一个,我倒是可以让一个出来给你。”

唐铮大跌眼镜,这女人脸皮可真够厚的,这大家族的内斗也真的是够严重的。

“谁稀罕你的那些裙下之臣,还是留着自己享用吧。”叶叮当说完头也不回地向会客厅走去。

风四娘也阴沉着脸,叫唐铮一起走向会客厅。

唐铮心说风四娘真的改变不少,若是按照她当初的脾气,恐怕直接发飙了。

“帅哥,叶家的门槛儿可不是那么好进的。”在唐铮经过的时候,叶美瑜戏谑地提醒道。

“谢谢提醒。”唐铮笑着点头致谢。

叶美瑜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道:“人不帅,脸皮倒是挺厚。”

唐铮权当没听见,与这种人本没必要纠缠。

待到几人走进会客厅,只见叶玄机坐在居中的位置,叶天雷坐在下首,见唐铮进来,叶天雷热情地迎了上来:“小唐,好久不见。”

“叶叔,你功力看来又精进不少。”唐铮笑着道。

“哈哈,你这火眼金睛是越来越厉害了。”叶天雷确实精进不少,自从他达到了先天一品后,便更加努力的修炼,已经快摸到先天二品的门槛了。

叶玄机面无表情地看了唐铮一眼,继续自顾自地品茶。

叶玄机对唐铮的感情太复杂了,当初若非是唐铮,那叶玄机肯定已经不在人世了,所以说起来唐铮是叶玄机的救命恩人。

然而,由于唐铮在叶叮当婚事以及后来交换续命丹的过程中,与叶玄机有不少的摩擦,让叶玄机很是难堪,因此,他心中有些愤愤然。

这次若非事关武宗,叶玄机也绝对不会不顾尴尬,亲自见唐铮。

“我才是进步最大的。”见他们互相吹捧,叶叮当当然不让,迫不及待地说:“唐铮,你方才也承认了,当着所有人的面承认自己技不如人,反正现在没有外人,那你承认吧。”

“我为什么要承认?”

“你赖皮,刚才你分明答应了的。”

“哦,你是说要超过我,我才会承认吧。”

“是啊。”

“可你才炼体九品,并没有超过我啊。”唐铮实话实说道。

“什么,炼体九品还没超过你?”叶叮当大惊失色,连其他三人也感到吃惊,叶玄机端着茶杯的手僵了一下,然后目光如电的盯着唐铮,却依旧看不出他的修为。

“你赖皮,我记得你以前是炼体七品,怎么可能超过我?”叶叮当难以置信。

叶天雷严肃地问道:“小唐,你现在是什么修为?”

“后天四品。”唐铮淡淡地说,但这话却像是一记惊雷,令几人脸上的惊讶之色更浓。

叶叮当大呼小叫道:“怎么可能,短短两个多月,你跨越了六个等级。”

她呼吸都有一点不顺畅了,这还是人吗?和这种妖孽比,自己怎么可能取胜,两者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让她感到了一种强烈的无力感。

其他三人也像是看怪胎一样盯着唐铮,他没必要骗人,这话肯定是真的,可怎么听都像是假的。

叶玄机脸色也紧绷起来,这样一个修炼天才,趁着他羽翼未丰,叶家不应该与他交恶,而应该极力拉拢。

几乎瞬间,叶玄机对唐铮的心态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叶玄机是一家之主,善于权衡利弊,更是一个务实之人。

即便先前与唐铮有再多不快,但至少没有绝对不可缓和的矛的盾,况且,唐铮身后还有一个宗师境界的师父,这更加让叶家不能与之交恶了。

“若是这小子背后的宗师师父暴露出来,肯定会引起各大家族的笼络,叶家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何不利用起来呢。”叶玄机默默地想着,若有所思地看了叶叮当一眼。

“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叶叮当半晌才回过神来,一边拍着胸脯,一边惊疑不定地问。

唐铮故作神秘地笑了起来,他能够有这么快的速度,完全是因为有那么多的灵气以及妖兽内丹,还有兽王精血。

见唐铮不回答,风四娘拉了女儿一把,这是唐铮的秘密,岂能轻易示人。叶叮当不满地撇了撇嘴,却变得心虚起来。

这一抹心虚恰好被唐铮发现了,低声道:“刚才谁说的输了的必须遵守承诺啊,是不是我可以理解成你现在愿意嫁给我呢?”

叶叮当面色一窘,羞的粉红,狠狠地剜了他一眼,道:“人我已经带回来了,我还有一点事,先出去了。”说罢一溜烟地跑掉了。

唐铮心底嘿嘿坏笑,小样儿,当初和我打赌,没想到是给自己挖坑吧,现在自己掉进了坑里。

两人窃窃私语,其他人可听的一清二楚,毕竟这里都没有庸手,叶玄机和叶天雷互望一眼,叶天雷从父亲的眼中读懂了某些深意,心神一震,莫非老爷子也决定要假戏真做了?

对当初瞒天过海的未婚夫之计,叶玄机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只是后来一直没提,可这次唐铮的表现却让叶玄机有些心动。

大家族中的子女都要为了家族利益奉献,既然叶叮当对宋玉没感觉,但和唐铮的关系却很明显,现在已经得罪了宋家,若是再把唐铮拒之门外,那可就真的太可惜了。

风四娘眼珠一转,也看出了叶家父子的心思,心中窃喜,她是早就撮合唐铮和叶叮当的,更是乐见其成。

唐铮并不知道这三人心思百转,顷刻间有了这么多心思,他瞥了一眼叶玄机,然后望向叶天雷,道:“叶叔,关于武宗有什么事?”

提起武宗,几人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叶天雷朝叶玄机看了一眼,见叶玄机点头,便娓娓道来:“关于武宗的消息,我们也是前几天才确认,那个武回去后昏迷了一段时间,苏醒后大脑失忆,竟然不记得常衡之事了,这就是为何后来常衡风平浪静的原因之一。”

唐铮恍然大悟,不过那武只是失忆,真是便宜了她,当初自己和诗诗差点死在她手中,若不是召来了鬼将,那他真的不可能站在这里了。

“所以,武宗的威胁暂时消除了,不过若是哪一天武恢复了记忆,那一切又将会,终究是一个大隐患。”风四娘说道。

一直沉默的叶玄机忽然盯着唐铮问道:“武宗的眼中钉乃是修者,他们为何会出现在常衡,并且还将矛头对准了你,这一点你一直没有说清楚。“

唐铮神色一凛,这老狐狸果然火眼金睛,当初他没有告诉叶天雷夫妇实情就是担心自己的身份暴露,现在叶玄机旧事重提,他更不可能曝光自己的身份,叶家如此忌惮武宗,若是叶玄机用他的命去与武宗换取利益,那他哭都没地方哭去。

因此,他依旧故作茫然地说:“武宗之人滥杀无辜,我怎么知晓他们的目的。况且,你说的修者是什么?为何我从来没听说过?”

“你不知道修者?”叶玄机灼灼地盯着他。

唐铮茫然地摇头:“不知道,是什么?”目不斜视地与叶玄机对视,没有表现出丝毫异样。

叶玄机败下阵来,实在从唐铮的身上看不出端倪,叶天雷与风四娘不免有些紧张,他们以前也不知道修者之事,是这次专门调查武宗才知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竟然还有一个神秘的群体叫修者。

“老爷子,修者那么神秘,我们以前都不知晓,他怎么会知晓。”风四娘为唐铮解围道。

叶玄机收回了目光,他也只是有怀疑,没有确切的证据。

唐铮松了口气,这头老狐狸太聪明了,差点就接近事情的本质了,他原本还想打听离宫以及青龙殿的事,如今看来只能把疑问埋在肚子里了,否则见他知晓这么多,叶玄机又会疑神疑鬼了。

【作者题外话】:第二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