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267章 羊入虎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世上能够让唐铮有拔腿就逃冲动的人绝对不多,但远处那静坐之人绝对算是一个。ZiYouGe.com

唐铮心头发苦,自己何苦来哉,来参加这军中历练,没想到是羊入虎口,这下怎么办?

他进退维谷,见叶叮当面色如常,显然没有发现这个人,便碰了一下她的胳膊,叶叮当剜了他一眼:“干什么?”

唐铮朝她使了一下眼神,叶叮当心中微动,他又搞什么幺蛾子,连忙顺着他的视线望去,立刻张大了小嘴,差点惊呼起来。

幸好唐铮眼疾手快,捂住了她的小嘴,不过这个姿势就太暧昧了。

其他人都一脸玩味,似笑非笑地看着两人,仿佛在说刚才不是还说你们俩没有什么吗,这下都上手了,主动承认了吧。

唐铮和叶叮当可没有谈情说爱的闲情逸致,叶叮当着实是心中被震惊给填满了,呜呜两声,示意唐铮放手。

唐铮悻悻地放开手,四目相对,叶叮当凑在他耳畔,低声问道:“怎么会是她?那我们怎么办?”

“你爸说她已经失忆了,应该不会认识我们,所以先静观其变。”唐铮故作镇定地说。

若不是知道这个消息,刚才他真的会拔腿就逃,这个女人的字典里可没有心慈手软这个词。

静坐之人似乎有所感应,猛地睁开眼,精光四射,扭头朝唐铮的方向望来,一张漂亮却冰冷的脸颊,眉宇间的腾腾杀气让人不由自主地心头一紧。

武!

这人竟然是武宗的武,那个把唐铮与叶叮当逼入绝境的武,若非召唤出了鬼将,这二人恐怕已经命丧她手了。

唐铮与叶叮当连忙转过头,没有与武对视,武眼中闪过疑惑之色,又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沐浴在阳光中,犹如磐石一般。

“她怎么会在这里?”叶叮当继续低声问道。

唐铮摇头:“我怎么会知道?我们先静观其变吧,她既然失忆了,那我们暂时应该是安全的,我们以后尽量绕道走,不与她接触,待满这十多天,我们就尽快离开。“

叶叮当没有办法,也唯有如此了。

唐铮寻思起来,武宗看来与军方有联系,这一点是他始料未及的,照理说这三大组织都十分神秘,一般不轻易示外人,这次竟然搀和到军中来了,莫非这有什么深层含义?

一时之间,他琢磨不透,一帮人被带到了住宿区,八个男生分了一个寝室,而两个女生住在隔壁。

劫后余生,终于又回到文明社会之中,大家心中的恐惧渐渐消散,七嘴八舌,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

军中的一切对于他们而言都是格外新颖,看着那一个个孔武有力,如钢铁般的士兵,听着一声又一声的口号,他们的热血渐渐沸腾起来。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

男人从军报国是许多年轻人的梦想,这次他们有机会体会这常人无法有过的经历,当真是心血澎湃,恨不得现在就上阵杀敌。

周炎拍拍一直望着窗外的窦龙,道:“老二,看看人家那体格,你再看看自己,是不是感觉到了差距啊?”

窦龙将近一米九的身高,身体强壮,肌肉遒劲,确实出类拔萃。可与外面这些军中的精英比起来并没有多少优势,关键是这些军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铿锵有力的铁血之气完全是窦龙无法比拟的。

这小子不禁看的有些痴了,听了周炎的打趣,他也不生气,反而感慨不已:“我以前是井底之蛙,这次来燕京大学真是对了,不但遇到老三这样的猛人,还看到这一支铁血之师,我才明白人外有人,山外有山的道理。”

众人闻言,心中不免生出感慨,以前他们都是天之骄子,经历了这一次的事件之后,方才明白天之骄子也并非万能,在最原始的武力威胁面前,天子骄子就像是纸糊的一样,一捅就破。

见大家气势低迷,唐铮朗声说道:“大家不用气馁,他们都是经过了无数训练,经过了战火的淬炼才能够达到这等境界,我们只要努力,也未尝不能达到这样的程度。男子汉,大丈夫,关键要一身是胆,那一切艰难险阻就会被我们踩在脚下,成为我们前进的阶梯,而非绊脚石。”

众人闻言,眼睛一亮,热切地看着唐铮,暗暗点头,唐铮言之有理,大家都是年轻人,而且均是心高气傲之辈,岂能被这一点阵仗所吓倒。

“说得好!”寝室门被推开了,一个雄浑的声音响了起来,众人一凛,连忙扭头望去,只见蔡贵斌在那个连长的陪同下走了进来,蔡贵斌面色激动,方才出声赞扬之人正是他。

他扫了一眼这八人,然后目光定格在唐铮身上,这个年轻人不但身手了得,胆识过人,连见识也这般不凡,着实令他眼前一亮,对唐铮的认知又提高了一截。

见到蔡贵斌,大家的神色都有一点激动,连忙按照以前的规矩立正敬礼,既然蔡贵斌先前说了这段时间他们就是军人,那他们也尽量把自己往一个军人的方向靠拢。

蔡贵斌严肃地还礼,铿锵有力地说道:“唐铮这句话说的很对,艰难险阻并不如何可怕,可怕的是自己内心的怯懦,只有内心强大,那外在的一切就微不足道,反而会成为自己前进的动力。况且你们是全国学子中的佼佼者,我相信只要你们沉下心来训练,一定会比我手下的这些士兵更加优秀。”

听这一席话,众人不禁热血沸腾,饶是唐铮也有一点被感染了,灼灼地望着蔡贵斌。

四目相对,蔡贵斌眼中不乏肯定之色,道:“这次你们的表现我很满意,甚至是说出乎我的预料,这位是你们此后十多天训练的连长徐洪武,这次你们可是给了他一个大大的见面礼,唐铮,听说你还差点废了他?”

唐铮不好意思地说:“误会,我们把他当成恐怖分子了。”

“呵呵,是么?”蔡贵斌的眼神意味深长,当他听到汇报说唐铮知晓徐洪武的身份后还朝他开枪,略一琢磨,便明白了唐铮的小心思,这一枪就是为了让徐洪武吃苦头。

想着自己手下不可一世的徐大连长竟然在一个大学生手中吃了这么大的闷亏,他没有愤怒,反而有点高兴。

军中就是需要唐铮这种新鲜血液刺激,这样才能长久有效的促进军队的发展与壮大。

蔡贵斌忍不住感慨上面首长的思维果然是天马行空,竟然会想到招募这些看似没有什么战斗力的大学生。

其实,不少人都等着看笑话呢,那自己这次就要好好地把这批人带出来,让那些想看笑话的人知道谁才是真正的笑话。

当事人徐洪武并没有多少被击败的挫败感,反而沉声说道:“你们这群小子让我吃了一个大亏,放心,我以后一定不会小觑你们。相反,我会狠狠地训练你们,虽然时间短暂,却也要让你们明白军人的意义,尤其是你,唐铮,我会盯紧你,你可不要被我抓住小辫子,否则我可是会报仇的。”

噗嗤!

此言一出,有人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徐洪武的话没有敌意,而是表达一种认可与重视。

毫无疑问,军中这种情绪是正常的表达,而且是一种崇高的敬意。

唐铮笑了笑,轻松地说道:“欢迎徐连长随时指教。”

蔡贵斌很满意这种氛围,竞争才能出人才,他点点头道:“今天你们就暂且休息一天,并且熟悉这里的环境,但记住,这是军事基地,不准乱跑,否则违反规矩,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是!”众人铿锵有力地回答。

恰此时,一阵喧哗声从门外传来,蔡贵斌嘴角一勾,道:“你们另外的同学也来了。”

众人先前已经知晓这二十人被分成了两支队伍,而另外一支队伍也在接受考验,只是不知道结果如何。

蔡贵斌与徐洪武走出了寝室,唐铮等人也立刻追了出去看热闹,发现走廊上果然是自己的校友。

这群人比唐铮他们可就狼狈多了,有人身上还有鲜血,不知到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为首之人正是高大志,他旁边站着丁小婉,两人是相对没有那么狼狈的,高大志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桀骜之色,丁小婉小鸟依人一般在他身边,不时望一眼他,难掩崇拜之色。

高大志的目光扫来,恰好落在唐铮身上,瞳孔猛地一缩,旋即又恢复正常,然后朝蔡贵斌立正敬礼。

蔡贵斌回礼,严肃地说:“你们这次也通过了考验,不过有三个人受伤,这也算是难能可贵了,接下来休息一天,但我交给你们这两个队伍一个任务,那就是选出自己的班长,班长将会是你们以后的领头人,这一点是当务之急。”

两支队伍就是两个班,领头羊是第一个要确认的事。

两支队伍的人不由自主地望向唐铮和高大志,毫无疑问,这两个班长就是他们俩了。

各自回到寝室休息,没多久,周炎出去又回来了,对唐铮说:“老三,我已经把二班的情况摸清楚了,这一次他们也经受了与我们类似的考验,不过那个高大志最开始只是顾着自己逃跑,所以导致有三个人受伤,但这位也是一个猛人,最后竟然也制服了伪装的恐怖分子,和你一样,都是单枪匹马。怪哉,我们这一个年级怎么会出现这么多的猛人?”

唐铮微微吃惊,高大志以前只是一个会一点花拳绣腿的家伙,连武者都不是,这次怎么可能单枪匹马挑翻这么多士兵?

他百思不得其解,再联合高大志这几个月的反常表现,唐铮不禁有点怀疑,莫非高大志也像他一样有了奇遇?

【作者题外话】:第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