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281章 玉佩之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铮当然要盯着困龙索了,连武这样的先天高手都要被困龙索束缚住,唐铮岂能让他白白溜掉。

况且,那魔族老者已经死了,困龙索便是无主之物。

他走到武面前,武功被束缚住,动弹不得,直勾勾地看着唐铮,他那惊天一击在她心头掀起了惊涛骇浪。

她的目光也定格在了震天弓上,猜测这是一件什么神兵利器,更关键的是对方究竟要怎么处置她?

毕竟现在这里没有谁可以对抗唐铮了。

唐铮直勾勾地盯着她,一股强大的压力让她皱起了眉头,毫无疑问,现在是杀掉她最佳的时刻,以绝后患。

只要她死了,那武宗暂时就不会知晓他是修者的秘密,毕竟武就是一个定时炸弹,若她有朝一日恢复记忆,唐铮就没有好果子吃。

武从他的眼眸中感受到了浓烈的杀机,心中凛然,低声问道:“你要杀我?”

唐铮并不否认,道:“你也想杀修者,我杀你,似乎也没什么错。”

“哼,我杀修者有错码?你看刚才那几个修者,你认为他们不该死吗?”武并不畏惧,反而掷地有声地反问道。

唐铮不置可否,说:“他们确实该死,可武者难道就全是好人吗?你敢说这些人不是因你而死?”

唐铮指着倒了一地的士兵。

武不以为然道:“他们是为了保卫这个国家而死,死的其所。”

唐铮不屑地冷笑:“哼,这解释够光面堂皇的,不过我不喜欢听理由,我直接问你,若是我在你面前被束手就擒,你会放过我吗?”

武思索了一下,坚定地摇头:“不会!”

虽然先前唐铮的一番话触动了她,可从小根深蒂固的价值观不会这么轻易地被破坏掉,她依旧觉得必须猎杀修者,才是对普通人最大的保护。

唐铮咧嘴露出一丝冷笑:“果然如此,那我就没有理由放过你了。”

唐铮一把掐住了武的脖子,没有丝毫怜悯,武虽然长的漂亮,并且身材高挑,与唐铮一样高,可这又有什么用?

唐铮又不是见到美女就走不动路的登徒浪子,况且他对武也没有什么非分之想,比起美色,他更珍惜自己的生命。

其他人见这个修者竟然要杀武教官,惊骇不已,方才大家不还是一起的吗?这下怎么就互相残杀了?

不过他们距离太远,而唐铮与武对话声音又不大,所以其他人并不知晓二者之间究竟说了什么,只是知晓气氛又剑拔弩张了。

高大志没有出手制止,因为,他摸不透这个修者的底细。

武面色渐渐变的惨白,又一点点地变得铁青,她没有求饶,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唐铮,似乎想把他的样子给记住。

唐铮衣衫褴褛的样子着实比乞丐强不了多少,还露出了不少里面白花花的身子。

武的目光因为缺氧而变得迷离起来,恍惚中,她看见唐铮脖子上挂着一块玉佩,眼睛情不自禁地瞪大了一圈儿,张开嘴艰难地说道:“你……的玉佩……”

“玉佩?”唐铮心头一动,连忙低头看去,只见他脖子上挂着的玉佩因为破掉的衣裳已经露了出来,玉佩上那个大大的“武”字清晰可见。

这个玉佩是当初唐大海给他的,说是当初见到她他的时候就与他在一起的,关乎他的身世之谜。

唐铮平常带在脖子上也没有去理会过,毕竟他本来就对自己的身世没有太大的兴趣,也对那根本记不起的亲身父母没有任何亲切感。

可此刻,武看着玉佩竟然露出一幅难以置信的神色,一个人在命悬一线的时时候的表现是最真实的。

所以,当看见她的反应后,唐铮就猜测莫非她认识这个玉佩?

唐铮松开了手,武深吸一口气,咳嗽了几下,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玉佩,道:“你怎么会有这个玉佩?”

唐铮冷哼一声,道:“你是在我手中,所以该我问你,你怎么会认识这玉佩?”

“我当然认识这玉佩,这乃是我武宗之物,你一个修者,怎么会有我武宗之物?”武狐疑地问道。

“武宗之物?”唐铮大为诧异,自己襁褓之中的东西怎么会是武宗之物?这太扯了吧。

武看向唐铮的目光越发复杂了,这人莫非与武宗有关系?

“这个玉佩你是从哪里得来的?”武追问道。

“你先说这玉佩究竟有什么来头。”唐铮反问道。

“哼,想知道玉佩的来历,那你就先告诉我你是怎么得到它的,它与你有什么关系?”武丝毫不退步,冷声问道。

唐铮一把又卡住了她的脖子,道:“现在你落在我手中,要先回答我的问题,听清楚没有?”

“你不先回答我的问题,即便你杀了我,也休想让我开口。”武凛然不惧。

“我不杀你,也有其他办法知晓你的秘密。”唐铮可不会怜香惜玉,立刻准备施展搜魂法,弄清楚玉佩的来历。

唐正虽然平常并不关心自己的身世之谜,可这次却碰巧找到了端倪,他当然也不会放过。

唐铮伸手向她的头顶抓去,武并不清楚他要做什么,仰着脖子,一脸无畏地盯着他。

嗖!

忽然,一颗子弹射向唐铮的脑袋,唐铮感受到了危机,向一旁飞快地躲去,避开了这颗子弹。

“是谁?”他猛地朝子弹飞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队士兵飞快地赶来,其中领头的竟然是蔡贵斌。

这次对恐怖分子大本营的突袭,武这一支队伍只是先头部队,后面才是大部队,双方一前一后到达,却没想到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

若不是因为祭祀,那上百人的村民就是恐怖分子,其爆发的战斗力将会无与伦比,想消灭对方肯定不是容易的事。

只不过谁也没有料到魔族丧心病狂,为了召唤魔神,竟然不惜牺牲自己好不容易招募来的追随者。

唐铮瞧见了这增援部队,暗道不妙,想施展搜魂法已经来不及了,想从这么多荷枪实弹的士兵面前带走武也并不现实。

若是再耽搁下去,恐怕会陷入这些士兵的包围之中,他本就消耗很大了,若是被包围,恐怕他就会被生擒。

所以瞬息之间,他已经考虑清楚了事情的利弊,伸出去的手抓住了困龙索,猛地一抽,松开了武,却不忘施展定身法,暂时禁锢住了她的行动,然后飞速后退,眨眼间就消失在了山林之间。

蔡贵斌看着这狼藉一片,犹如人间炼狱的场景,也禁不住心底发寒,尤其是看着死了一地的士兵,双眼发红,愤怒无比:“这是谁干的?方才那个人是谁,快去抓住那人!”

一小队士兵就要朝着唐铮的方向追去,武深吸一口气,身体发出一阵啪啪脆响,终于挣脱了定身法,急忙制止道:“停下来,别追了。”

蔡贵斌对武怒目而视,虽然武是上面派来的人,可在她的带领下死了这么多士兵,他岂能无动于衷。

“为什么不追?”

“你们追不上。”武望了一眼唐铮消失的方向,毫不客气地冷冰冰地说。

蔡贵斌不悦地说:“我的士兵追踪能力乃是屈指一数,我就不信追不上一个犯罪分子。”

蔡贵斌一声令下,一个小队飞快地朝唐铮消失的方向追去。

武不再多劝,直接朝魔族老者的尸体走去,高大志已经站了起来,见武走过来,忙敬畏地说:“武教官。”

武赞赏的看了他一眼,道:“不错。”

高大志故作后怕地笑了笑,便不敢再多看她,连忙垂下了头,方才武与魔族势不两立的情形历历在目,让他暗自揣摩起了武究竟是什么身份。

若是被武发现他的魔族身份,恐怕他就必死无疑了。

武没有把过多的关注力投在高大志身上,而是蹲下身查看了一下老者,确认他已经死亡了,便站了起来。

蔡贵斌惊魂未定地走了过来,问道:“武教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死这么多人,恐怖分子呢?这片山林为什么像是被火烧了一样。“

武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道:“恐怖分子已经被全歼,其他的事,你没必要知道。”

蔡贵斌大怒,我身为这件事的负责人,你竟然说我没必要知道,岂有此理,他面色一沉,道:“武教官,我的士兵死了,难道我还没有知情权吗?”

“有些事确实不是你应该知晓的。”武毫不客气,说完大步朝山谷外走去,只留下蔡贵斌愤怒不已。

不过他并不甘心,立刻转向高大志等人,不一会儿就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但怎么听都像是天书一般。

修者,魔族?

这是什么东西?

不一会儿,追踪唐铮的士兵回来了,一无所获,蔡贵斌不禁有一种挫败感。

然而,这次虽然牺牲不小,但能够把恐怖分子一网打尽,至少这次行动是成功的,那他也可以向上面的首长交差了。

而关于这场大战的事却远远没有结束,而是迅速发酵,传到了相应之人的耳朵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