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282章 武宗宗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武离开山谷,迅速地向武宗汇报这次遭遇修者之事,然后马不停蹄地回到武宗,却发觉气氛明显变得凝重了许多。

她走进议事大厅,看见宗主高高地坐在大厅最中间,而左右各坐着两位长老,神色不由一凛,她已经许多年没有见过这样大的阵仗了。

武宗所有主事人齐聚一堂,那必定是为了了不得的大事,这次他们显然是在等她,那就是说明魔族之事引起了他们如此大的重视。

武神色严肃地朝众人行礼,然后如标枪一般站在大厅中央,等待着众人的询问。

武宗宗主年纪并不大,四十多岁,乃是壮年,一双浓眉高高扬起,脸色刚毅,刀削斧凿一般,更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另外,他的皮肤极好,晶莹剔透,是许多女人梦寐以求都达不到的程度。

但在行家里手面前,这一点足以表明他的功夫已经达到了一种出神入化的境界,因为,这乃是洗精伐髓才有的效果。

唯有修炼到宗师境界才有可能洗精伐髓,但并非每一个宗师境界之人都可以洗精伐髓,这需要机缘。

当一个人洗精伐髓之后,他体内的杂质就会完全被排出,而体内运行内劲的速度会更快,并且可以储存更多的内劲。

武每见宗主一次,都会毫不掩饰自己的崇拜之情,不知何时,自己才能有宗主这般修为。

“武,你这次的情况,我们已经大概了解,但还有许多细节需要与你再核实一遍。”宗主声如洪钟地说道。

武恭敬地俯身:“是,宗主。”

若是唐铮见到她这个恭敬的模样,一定会很吃惊,他还一直以为这个高傲的女人不会对任何人俯首呢。

宗主朝下方一位长老点头点头,长老领命,沉声问道:“武,这次你遇到的魔族是否已经完全被消灭?”

“是,在场之魔族完全被消灭。”武肯定地说道。

“那个魔神也是吗?”

“是,魔神被那神秘人一箭射中身体,爆体而亡,化为了漫天血光。”武描述道。

长老扭头与宗主互望一眼,宗主面色微沉,幽幽地叹口气,道:“武,你可知道魔神并没有死。”

“没死,怎么可能?”武大吃一惊,“我亲眼看见他被一箭射中,爆体而亡的。”

宗主摇头道:“修者有许多秘法,尤其对方还是一个魔神,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死?”

他没有亲眼所见,却有这等信心,武不禁大为诧异,却不敢怀疑宗主的话,因为,她从小就对他的话深信不疑。

“宗主,岂不是这个魔神以后还会出来,那将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武惊恐地说道。

宗主幽幽地叹口气,道:“这魔神虽然没死,却肯定受了重创,他想要恢复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所以从今以后一定要注意各地的情报。”

一个长老道:“说起情报,这天下情报系统最完善的乃是离宫,不如派人去离宫走一趟,加深彼此之间的合作。”

宗主略一沉吟,赞同道:“这个建议不错,离宫这些年与世俗走的最近,情报完善,既然修者入侵,那我们就应当联合离宫,严防死守,绝对不能让这些修者恣意妄为。”

“那我们派谁去?”

宗主望着武,说:“离宫素来不接待男宾,因此,武,你就再跑一趟离宫。”

“是,宗主。”武领命。

“另外,那个神秘人查到是什么底细了吗?”宗主又问。

几个长老纷纷摇头,然后又看向武,武说:“这个神秘人修为不低,并且还有那一把神弓,犹如神助一般,而且他与魔族很不一样。”

“哼,有什么不一样?修者都是一丘之貉,你别被他给蒙蔽了,替他说好话。”一个长老愤怒地说道。

其他人纷纷点头:“武,修者狡诈无比,你不要被他们给骗了,以后若是遇到,一定要竭尽全力斩杀。”

“是!”武没有再反驳,但脑海中却不由自主地浮现起那张平凡的毫无特色的脸,还有他对魔族的态度。

他……似乎也不希望看到生灵涂炭,并非是伪装,而是出于真心。

“修者真的就像是宗主与长老所言都是卑鄙无耻之徒吗?”

她的脑海中泛起这个疑问,瞬间被吓了一跳,在宗主与长老面前,自己心底怎么能质疑他们呢?

她觉得这是对武宗的亵渎,连忙羞愧地垂下了头。

“另外,你去离宫也打听一下这个神秘人的身份,没准离宫会有线索,既然这人是修者,而且修为还不弱,那我们自然也不能放过。”宗主说道。

提起神秘人的身份,武情不自禁地想起了那枚玉牌,心中一动,刚想说那枚玉佩,却看了几位长老一眼,硬生生地把话给咽了回去。

宗主注意到她的神色,不动声色地说:“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诸位长老回去也派人盯紧一点,如今局势愈来愈不妙,魔族当年留下的后手肯定不止这一个,或许还有其他人得到了魔族的传承,从而在其他地方召唤魔族来这个世界,我们不得不防。”

“是,宗主,这次真是幸运,若不是我们偶然发现恐怖分子有可能有修者撑腰,然后顺藤摸瓜查下去,那我们就未必会找到恐怖分子的大本营,从而破坏了他们的祭祀召唤。”一个长老感叹道。

武心中一动,她当初就纳闷为何宗主会派她去军方,原来是早就察觉到恐怖组织与修者有关,只是借助军方的力量查探这件事而已。

不过,这也确实是侥幸,不过若不是唐铮杀光了那个院子里的恐怖组织头目,恐怕她就可以早一点知道这个消息,或许可以赶在祭祀之前行动,从而成功阻止祭祀。

因此,对这个唐铮,她更加没有一丝好感。

她却没有想过若是他们早一步到山谷,那恐怖分子恐怕就会奋起反击,并且那些魔族会趁机逃遁,然后消失无踪,再在其他地方进行祭祀召唤,那样魔神就可以悄无声息地平安降临这个世界,情况将会比现在更加严重。

长老们退下,宗主向议事大厅后方走去,武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等两人走到后面的一个花园,宗主停下了脚步,望着繁花似锦的花园,说道:“你似乎还有话想和我说?”

“是,宗主,这次我差点就回不来了,神秘人明显是想杀了我,而且毫不犹豫地痛下杀手。”

“哦。”宗主略感诧异,“为什么你活着回来了?”

“因为我看到了一个玉佩。”武沉默了一下,说道。

“什么玉佩,竟然还可以救了你一命。”

“刻着一个‘武’字的玉佩。”武说完就紧紧地盯着宗主。

只见他浑身一怔,原本如渊似狱的气势陡变,转身朝武看来,那一双目光仿佛可以穿越时间与空间,落在武身上。

即便她是先天武者,也感觉要被这一道眼神给压的陷入地底一般,一丝恐惧从心底蔓延开来。

她不知道为何自己这句话会引起宗主这么大的反应,可此刻,她不敢说话,唯有深深地低着头。

半晌,那种压力才消失,她慢慢地抬起头,发现宗主面色已经恢复正常,看着她问道:“你是说那个修者身上有那块玉佩?”

“是,就挂在他的脖子上。”武说道。

“你再描述一下他的相貌。”

武功努力回忆对方相貌的每一个细节,然后用语言尽量还原这一张脸。

宗主沉吟不语,但一双眉毛却紧紧地锁了起来。

“宗主,这枚玉佩似乎与你身上那枚很像。”武小心翼翼地说道,然后目光落在宗主腰间的玉佩之上。

这枚玉佩与唐铮的玉佩一般大小,并且上面的花纹也一模一样,明显是出自同一个雕刻师之手,唯一不同的就是上面的那个字,这枚玉佩上面并不是“武”字,而是一个“宗”字。

武从小就看着这枚玉佩长大,因此才会一眼就认出唐铮脖子上的那枚玉佩,若不是那个字不同,两枚玉佩当真是一模一样,难辨真假。

宗主顺手把腰间的玉佩摘了下来,直勾勾地注视着它,眼神变得格外深邃,似乎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宗主,那枚玉佩是否也是武宗之物?”武小心翼翼地问道。当初她一口咬定唐铮的玉佩就是武宗之物,乃是一种先入为主的思想,可此刻在宗主面前,她却不敢这样武断。

宗主沉吟许久,重重地点头:“确实是武宗之物,与这枚玉佩乃是一对,一武一宗,武宗的名字便是因为这两枚玉佩而得名。”

“什么,武宗竟然是因为这两枚玉佩而得名?”饶是武遇事处变不惊,却也被这个消息震惊的无以复加。

她从小就在武宗长大,却从来没有听过这件事,武宗的来历竟然还有这样的说法,更关键的是那个修者怎么会有对武宗如此重要的玉佩?

她的心中泛起了无数个疑问,当真想立刻向宗主问个清楚。

“你们师徒俩在这里说什么悄悄话呢?”忽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作者题外话】:第三章,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