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295章 赴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翌日,唐铮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西装站在叶家人面前,这是风四娘专门请人量身定做的。

风四娘上下打量了一圈儿,啧啧赞道:“不错,果然是越来越帅了,与我们家叮当站在一起,就是金童玉女,郎才女貌。”

叶叮当对唐铮宣布了自己的追求宣言之后,变得落落大方,丝毫没有小女儿姿态的矫揉造作。

听见母亲的赞扬,她赞同地点头道:“确实不错,比平常帅多了。”

情人眼里出西施,当然,情人眼里也会出潘安,如今,叶叮当对唐铮越看越顺眼了。

唐铮心里也有点喜滋滋的,虽然昨晚因为叶叮当的搅合,没有睡太好,可毕竟神功护体,依旧是神采奕奕。

“走吧,我们出发。”叶天雷说道。

几人坐上了一辆加长的豪车,有专门的司机,然后直奔今天宴会的目的地——龙象山。

这是京城郊区的一座小山,并不算多大,并不对外开放,乃是燕家的私人地方。

秋高气爽,尘林尽染,漫山红遍,豪车行驶在宽阔的山间公路之上,给人一种漫步童话之中的感觉。

美!

山道尽头乃是一闪大大的铁门,雕刻着精美花纹的铁门就像是一件工艺品,铁门两旁是两头巨大的石狮子,高大威猛,彰显着这一家的气势。

唐铮不禁感慨,这才是真正的宅门森森的感觉,令人肃然起敬。大门两旁已经站着两排迎宾的人,一排男,器宇轩昂,一排女,姿容姣好。

若不是叶天雷介绍这只是迎宾的下人,唐铮还以为这是燕家的少爷千金呢,唐铮暗暗心惊,这种大家族的底蕴当真是无可比拟。

现在的一夜暴富的人如此之多,但那只是暴发户,与这种百年门阀大家族比起来简直就是萤火虫与日月之间光辉的差异。

与这燕家比起来,叶家似乎也相形见绌了。

叶天雷仿佛看出了唐铮的这个心思,解释道:“燕家乃是京城四大家族之中实力最为强大的,光是宗师高手就有两位。”

“两位?”唐铮大吃一惊。

“是的,其他家族就只有一位,叶家也是老爷子突破之后才拥有仅有的一位,而燕家则不同,不光退居幕后的燕家老爷子是宗师境界,连现任家主燕岐山也已经突破到了宗师境界。”

“这么厉害,那这燕岐山多少岁?”唐铮好奇地问道。

“明年才到五十。”叶天雷伸出五根手指说。

“他才四十多就达到了宗师境界?”唐铮骇然失色,宗师境界可不像先天高手这样只要功力积累到那个程度便可以轻而易举地突破,而是需要机缘。

叶玄机积累了几十年的功力,堪堪摸到宗师境界的门口,却最终因为没有机缘,所以功亏一篑,如不是唐铮利用续命丹救了他,恐怕他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缕幽魂。

叶天雷无可奈何地苦笑道:“是啊,匪夷所思吧,但燕岐山就是做到了,虎父无犬子,他儿子燕流云,京城四少之首,现在也才二十多岁,却已经摸到了先天境界的门槛。”

先天境界。

唐铮心头一动,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武,她是武宗的人,年纪也才二十多,却已经达到了先天境界,所以比起来,似乎燕流云还略输一筹了。

他却不知道燕流云可不像武那样每天没有其他事情做,唯一的事情就是练功。

燕流云身在这样的大家族,有许多生意要管理,还有许多应酬,他从小就没有太多的时间练功。

而他却达到了先天境界,这足以说明其武学天分是多么高。

“今天你肯定可以看到燕流云,你们都是年轻人,可以多接触一下。”叶天雷叮嘱道。

“是,叶叔,我会见机行事。”唐铮沉声应道。

“别搞的那么一板一眼,燕流云还不就是两个眼睛,一个嘴巴,没什么奇怪的。”叶叮当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地说。

风四娘却劝道:“叮当,以前你在常衡当然是佼佼者,但这京城卧虎藏龙,你的本事可算不上多厉害,若是以后再不加把劲,那就会被甩的更远了。”

“我有玉女心经可不担心,我相信一定可以奋起直追,最终赶上他。”叶叮当挥动拳头,信心满满地说。

风四娘赞道:“不愧是我风四娘的女儿,就是要有这股劲头。”

“而且,我相信唐铮以后一定可以超越燕流云。”叶叮当不忘补充道。

叶天雷与风四娘看了唐铮一眼,想象着他恐怖的修炼速度,确实极有可能超越燕流云。

叶家的车并没有在大门口停下,而是驶入了偌大的山庄内,最后停在了一个古色古香的木楼前。

这栋木楼恢弘大气,已经有些年头了,楼前站着不少人,唐铮一眼就看见了其中两个人。

这两人眉宇之间有几分相似,都是剑眉星目,一表人才,只不过一个是成熟的中年人,一个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那两位就是燕岐山和燕流云?”唐铮好奇地问道。

“就是他们这一对父子。”叶天雷淡淡地说,然后司机已经小跑着下车拉开了车门。

四人鱼贯下车,眼前的美景引入眼帘,这一个山庄是吧山与庄园融为了一体,肯定是建筑大师的手笔。

但这恢弘大气的山庄都不及面前这一对父子更有吸引力。

燕岐山朗声大笑,快步朝叶天雷走来,道:“天雷,当年一别,真是好多年不见了。”

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显得很是亲密。

叶天雷也笑了起来:“是啊,岐山,当年一别已经将近二十年了。”

“时间过的真快,不过当年我就相信你一定会回来,因为,你始终是属于京城这一片土地的。”燕岐山的声音变得深沉起来,由衷地说道。

叶天雷心情有些激动,道:“谢谢你。”

当年,这二位私交甚笃,只不过叶天雷被叶家驱逐到常衡之后,两人的联系才渐渐弱下来。

如今,故友见面,自然倍感亲切。

“一晃这么多年,我们都老了,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了,这是我家的小子,当年你走的时候,他还才会走路呢。”燕岐山拍拍燕流云的肩膀,介绍道。

叶天雷笑眯眯地看着燕流云,道:“真是一表人才,当年的小调皮如今已经长大成人了。”

“叶叔,今后还要请你多指点侄儿一二。”燕流云谦卑地说。

叶天雷摇头道:“流云,我可不敢指点你,这些年你的名声越来越大,大家可都有目共睹,连我这个叔叔也有些自愧不如啊。”

“叶叔折杀我了,侄儿始终还是有许多地方需要叶叔指点。”

“这位是叮当把,竟然这么大了,听说现在在燕京大学上学。”燕岐山的目光落在了叶叮当身上,“风四娘,叮当可是继承了你的美貌,再过几年,肯定会成为京城这个大家族之中最美丽的姑娘。”

风四娘浅浅一笑:“岐山你过奖了,这丫头就是调皮捣蛋的厉害,尽给我惹祸。”

“年轻人有活力是好事,若是他们也像我们这些老家伙一样的沉闷,那这生活才是真正的无趣了。”燕岐山说。

燕流云也看向叶叮当,丝毫不掩饰眼中的赞美之色,不过,他的眼中是纯粹的欣赏与赞美,没有乱七八糟的欲念。

“叮当也在燕京大学?那我算是你的学长了,我五年前从燕京大学毕业的。”燕流云笑着说。

叶叮当乖巧地瞪大了眼睛,惊讶道:“当年学长肯定是叱咤燕京大学。”

“哈哈,当时年轻气盛,瞎闹腾而已。”

“这位是?”最终,燕岐山吧注意力放在了唐铮身上,若不是他穿着不一般,其他人还会认为他们是叶家的跟班。

主要是他的气势太平常了,根本没有那种勇武的王霸之气,平凡的极容易让人忽略他的存在。

这是唐铮故意为之,今天各路强者云集,还是低调一点好。况且,别人又看不透他的修为,他当真就像是一个普通人。

“这是叮当的未婚夫唐铮。”叶天雷介绍道。

这次既然是让唐铮以叶叮当未婚夫的身份亮相,那当然就不会有丝毫隐瞒,反而落落大方地介绍出来。

“哦,是你!”燕家父子都有一点惊讶,不由细细地打量了唐铮一圈儿,燕岐山震惊不已,暗忖道:“我竟然看不透他的修为,他肯定是有什么秘法故意隐藏了起来。他昨天杀了楚家的烈火,那他就至少就是先天高手,啧,有趣,叶家竟然找了一个如此厉害的女婿。”

燕流云的震惊不亚于父亲,他昨天听说了烈火之死的事后,当真是又惊讶又怀疑。

他也才后天九品修为,这已经算是京城各大家族年轻一辈中最厉害的人物了,可这突然又冒出来一个更加妖孽的人,让他情不自禁地就刮目相看了。

“天雷,你真是找了一个好女婿啊,这一天之间,京城已经传遍了他的名字,不知道多少人四处打听他呢。”燕岐山感慨道。

叶天雷沉声道:“这次的事也确实是情非得已,若不是燕家那小子步步紧逼,小唐也不会杀了烈火。”

“哈哈,杀了就杀了,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燕岐山丝毫不在意地说。

“这才这正的叫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你家这女婿的浪头可真是凶猛啊。流云,你看人家唐铮,宠辱不惊,这才是真正的风范,以后多学着点”

燕流云丝毫不因为父亲的话而生气,反而一副心服口服的样子,点头道:“父亲所言极是,唐铮,以后大家都在京城,请多多指教。”

唐铮一直在观察这一对父子,从他们的言行举止来看,真的是很有教养,挑不出一丝毛病,听了燕流云的自谦之言,他不动声色地说:“二位谬赞了,我也只是机缘巧合运气好而已,远远比不了燕少。”

“叫我燕少可就生分了,我比你痴长几岁,你若是不介意,叫我一声燕大哥我才最爱听。”燕流云豪爽地说,那一股子亲切劲让人如沐春风。

“对,你们俩一切多亲近。”燕岐山叮嘱道。

显然,这首次见面,无论是因为唐铮先前的凶名,还是此刻宠辱不惊的表现都给这一对父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