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300章 技惊四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轻飘飘的声音从房顶传来,令所有人大吃一惊,在座之人如此之多,而且高手如云,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头顶有人。

众人不约而同地抬头望去,只见房梁之上坐着一个人,吊儿郎当地晃荡着腿。

这人剑眉星目,一头乌黑的长发,戏谑地看着下面的人。

燕破天与燕岐山对视一眼,这一对父子乃是这些人中修为最高的,并且还是武宗境界。

但两人刚才与其他人一样,都没有发觉这人的一点踪迹,这令他们心惊胆战,这样的高手是哪里跑出来的?

叶叮当强忍住翻江倒海的纯阳之力,抬头望去,眼中闪过一丝欣喜,天禅子,他竟然早就来了。

天禅子也看见了唐铮的目光,朝他挤眉弄眼地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安心。

唐铮松了口气,但其他人却屏住了呼吸,惊疑不定地看着这陌生之人,尤其是楚明轩听到对方的毫不掩饰的挑衅言论,勃然大怒:“你是什么人,竟敢口出狂言。”

“哦,你是认为我杀不了你吗?”天禅子戏谑地问道。

“这里高手云集,你能奈我何?况且,擅闯燕家,你已经必死无疑了。”楚明轩有燕家撑腰,丝毫不惧,况且这人擅自闯入燕家,这就是对燕家的大不敬,楚明轩相信燕破天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敢质疑我,胆子不小嘛,况且,你口口声声说要杀掉唐铮,那我不介意先送你去死。”

话音方落,天禅子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房梁之上,一眨眼的功夫,楚明轩面前就多了一个人。

楚明轩想运功抵抗,却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多少反抗的力气,有一股恐怖的气势萦绕在了他的心底,让他提不起反抗的心思。

“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有这种感觉?”他骇然失色,逃无可逃。

其他人见楚明轩纹丝不动,而且也没有丝毫反抗的痕迹,大为诧异,楚明轩傻了吗,竟然无动于衷。

“住手”忽然,一声震天炸喝响起,燕破天纵身一跃,从众人头顶越过,挡在了楚明轩面前。

砰!

两掌相击,天禅子稳稳落地,而燕破天却倒退了三步,撞在楚明轩身上,令楚明轩狼狈倒地。

啊!

惊呼声四起,众人觉得这一幕太匪夷所思了,燕破天这个宗师竟然退了三步,而反观这个神秘人却稳稳落地,高下立判。

众人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先前出现一个黑衣人,现在又出现这个神秘高手,这些人究竟是他妈哪里钻出来的怪物?

“父亲!”燕岐山一身山扶住了燕破天,脸色也变得阴沉起来,他们父子乃是宗师武者,比其他人更能体会到天禅子的恐怖之处。

天禅子吊儿郎当地撇撇嘴:“所谓百年家族也不过如此。”

其他人听了这话,脸色已经变得煞白,这人可真敢说大话啊,一点也没把燕家放在眼中。

楚明轩劫后余生,后怕不已,他终于明白放在自己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听到对方轻蔑的话语,楚明轩狼狈不堪地站起来,道:“燕老,绝对不能放过这人。”

燕岐山瞪了楚明轩一眼,楚明轩心弦一颤,立刻噤声,他从未在燕家父子眼中看到过这种眼神,这说明这个神秘人的威胁非同凡响。

燕破天向前一步,抱拳拱手道:“敢问阁下是何方高人,莅临寒舍,燕家上下蓬荜生辉。”

天禅子嘿嘿一笑道:“别给我来虚伪的,我对燕家可没有一点兴趣,只是听说有人想要我徒弟的性命,方才真是不惜动手,我这个做师父的,当然要为徒弟讨回公道了。”

“徒弟,不知阁下的徒弟是何人?”燕破天好奇地问。

天禅子朝唐铮看了一眼,道:“乖徒儿,快点过来,让为师看看,好多天没见到你了,为师可想念的很啊。”

唐铮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天禅子这家伙,又占他的便宜,他可没承认是他的徒弟。

不过,为了掩人耳目,他也不能反驳,只能悻悻地走过去。

“乖,叫一声师父来听一听。”天禅子坏笑道。

“……师父。”唐铮无可奈何,只能妥协。

天禅子哈哈大笑,抓住了唐铮的手腕,已经感受到了他体内澎湃的纯阳之力,心中有数,道:“看来情况不容乐观啊。”

“废话。”

天禅子也不发怒,而是拍拍他的肩膀,说:“放心,有你师父我在,一定帮你出了这口气。”

其他人听了这话,不约而同地看向楚明轩,毫无疑问,这句话就是针对楚明轩的。

楚明轩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下意识地躲在燕破天的背后。

“阁下是唐铮的师父?”燕破天惊讶地问道。

“当然了,你背后那家伙想对付我徒弟,你让开,我今天要好好地教训他。”天禅子摆摆手,示意燕破天走开。

这随意的态度令其他人心底发寒,这人太生猛了,竟然敢这样对燕破天说话,要知道,燕破天在京城之中近乎于无敌的存在。

可这个神秘高手明显没把他放在眼中,唐铮竟然有这样一位师父,这也太逆天了吧。

许多人看向唐铮的目光变得十分复杂,羡慕嫉妒恨,不一而足。

“今天乃是老朽的八十大寿,明轩乃是燕家的客人,不如请阁下卖一个面子给燕某,这件事就到此为止。”燕破天心平气和地说。

天禅子耸耸肩,看了唐铮一眼,道:“徒儿,这下怎么办?人家主人家不交人。”

唐铮还未来得及回答,天禅子又自问自答地说:“我知道你的意思,方才那个姓楚的想致你于死地,这种人若是就这么便宜地放掉,那我们师徒岂不是很没面子,以后是个人就敢骑到我们头上作威作福。”

大家心头一凛,这话太直白了,这不是和谈,而是直接要开打啊。

燕岐山迫不及待地说:“阁下,这里是燕家,乃是我的父亲说了算,况且,唐铮是天雷的贤婿,这件事就是误会,所以还请阁下不要欺人太甚,以免上了彼此的和气。”

天禅子闻言,眼珠瞪大了一圈儿,目光在人群中锁定了叶叮当,惊喜地拍了唐铮一把,赞道:“哇,乖徒儿,你终于开窍了啊,哈哈,不错,叶家这丫头我早就觉得不错了,这下终于让你得手了。”

叶叮当被这么一说,脸颊变的通红,妙目看了唐铮一眼,心说,原来自己以前真的没有猜错,他早就对她心怀不轨了。

叶天雷与风四娘神色有点古怪,哭笑不得的看着天禅子,与这位有一面之缘的高人,他们一直是敬仰无比,没想到对方性格中会有这一面。

其他人看向叶家的眼神更是复杂非常,难怪叶家会不顾宋家的面子悔婚,转而把叶叮当许配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原来这小子竟然有这么深厚的背景,有一个这样厉害的师父。

宋玉的脸色微变,惊疑不定,自己以前还是太小瞧唐铮了,这个情敌比他想象的要复杂太多了。

“嘿嘿,我徒弟是叶家的女婿,关我什么事?我只是为我徒弟出气,讨回公道而已。”天禅子继续说道。

“阁下,明轩贤侄是客人,恕难从命,我不可能吧他交给你。”燕破天坚决地说。

天禅子无所谓地耸耸肩:“我早就料到是这个结果了,既然你一意孤行,那就打一架呗,手底下见真章,这才是最真格的。”

“好,既然阁下这样说,正好我好多年没有活动筋骨了,今天正好请阁下赐教一二。”燕破天并没有畏惧,反而向前一步,挺身而出。

无论如何,燕破天都不可能退缩,这是燕家,今天这么多人看着,若是他退缩了,那燕家的名望也就会受损,这是致命的打击。

另外,他也很好奇这样的高手究竟是哪里冒出来的,不交一下手,怎么能看出对方的端倪呢?

“父亲,今天是你大寿的日子,让我来。”燕岐山当仁不让地说。

天禅子嘿嘿一笑:“抢着和我动手吗?我前不久刚和一个用剑的傻子打了一架,我今天倒要看看你们和那傻子究竟谁更厉害一点。”

用剑的傻子?

众人愣了一下,许多心思反应快的人已经脸色变的煞白,秦老便是其中之一,心中震惊:“用剑的傻子,莫非他说的是剑神?剑神爱剑如痴,对于普通人而言本就有些痴傻,他肯定说的是剑神。”

当初,秦老看见唐铮的天外飞仙剑法,惊为天人,当初就把这套剑法与剑神的剑法做了一个比较,难分高低。

他当时还怀疑唐铮是否是剑神的徒弟,可后来这一点被他否定了。这次见到天禅子,他才是庆幸当初的决定,若是当初他留在常衡对唐铮不利,那这人肯定会出现,那不但是他,连宋玉也别想离开常衡了。

“你与剑神交过手?”燕破天惊疑不定地问道。

“似乎有人这么叫他。”天禅子说。

得到这个确定的回答,众人的心颤了一下,这人太逆天了,竟然还和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剑神过了招。

那他们究竟谁胜谁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