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3143韩国人的办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吐火罗人的一处小镇上,这里的人来来往往好不热闹,大部分都是一些商人,还有一些工匠,他们看起来十分的忙碌。就是到了饭点还有很多人忙碌着顾不上吃饭。

“吐火罗人真够忙的啊?”王贲笑着对自己一旁的参谋说的。他带着几个参谋一同出来,他并没有穿着秦军军服,尽管那样会有很多的方便,但是他觉得,他还是应该站出来看看这里的情况,毕竟,他要来这里当顾问,这顾问并没有什么,不过他更多的是想体验一场战争,毕竟他们已经距离战争有一段时间了。对此,参谋们早就心痒痒了。

“长,掌柜的,咱们是不是去吃饭啊。”一旁的一名参谋说到。他们穿着商人的衣服,看起来他们更像是买卖人。

“嗯。走去看看吧。”王贲点点头,说着他们就进入一家酒馆内,这是一家秦国人开的酒馆,饭菜很有本土的味道,不过还是有迎合吐火罗方面一些的措施,比如,筷子,吐火罗人是不喜欢使用筷子的,他们就使用勺子,但勺子吃一些特殊的时候的时候也是不方便,他们也不能拿手去抓啊。勺子可以解决一些问题,但是不能所有的东西都用勺子啊,不过他们来到这里发现了一些小小发明,叉子,木叉子。

叉子主要用来吃一些热食的时候使用,比如面条,以及饺子,他们总不能使用手抓,那样的话,非烫伤不可,即便是不烫伤,冷却之后的食物再吃就没有食物的美味了。叉子可以避免他们使用筷子的尴尬,当然了。一些吐火罗开始学会了使用筷子,但大部分还是不会。

“喝。喝,反正咱们也都是快要上战场的人,喝。”几名吐火罗军官聚集在一块,他们不断的举着酒杯喝酒,他们的桌子上上了一桌子的好菜。

“他们这些人。”点菜的时候,王贲好奇的问道那些吐火罗军官。

“哦。客官是问那些吐火罗军官啊?”店里的伙计问道。

“是啊,他们都这样吃喝吗?我看他们吃喝的还比较多。”王贲听了听,楼上还能传来军人那种特有的喝叫声,只有军人才会这样喝喊,而大厅内,这样人还很多。过往的客商到是少了很少。

“哎,这怨不得他们。”伙计说到。

“他们就要开拔,打仗了。他们来这里,就是专门吃上一顿好的。然后去前线打仗去了。”伙计说到。

“打仗?”王贲知道他们是和安息人作战,故意这样问道。毕竟他需要知道一些情况。

“嗯,是啊,和安息人打仗,难道你们不知道吗?”伙计这样问道。

“这个,不知道,我们刚刚从秦国西域那边过来,这边的事情还真不知道。”王贲解释到。

“哦。这也正常,毕竟咱们秦国关心的都是自己的事情,其他的事情,咱们才不关心了。”对方这样说到。

“这些吐火罗军队都要组织起来,听说,他们四个步兵师,以及一些其他作战单位,什么骑兵团,炮兵团的人,都组建起来了。这几天他们就要开拔作战了。我这饭馆每天都要做上好几桌好菜,他们都知道上战场,这一战场,他们也不知道能不能回来,所以,他们就计划好好的干上一场。”伙计说到。

“哦。这,打仗的事情应该是非常保密的事情,为什么,这,所有的人都好像知道了一样啊。”王贲好奇的问道,实际上对于这样的事情,他已经非常的不高兴了。因为他知道,这绝对是一种事实上的失误,凡是打仗这样的事情,通常秦国都会做的十分的保密,比如事先的一些军事物资的补充,囤积都不会让民间的人知道,但吐火罗这方面,弄的所有人好像不知道要打仗一样。

“这个啊。这是吐火罗政府这样说的。军队采购的东西多的很,听说,到现在,吐火罗军队还有一个师没有好的武器装备,他们只能使用一些自己制造的火枪,不过他们的需求很大了。”伙计说到。似乎这已经打开了他的话匣子。

“这吐火罗军人,要求挺好的,比如,他们的制服,这里的裁缝铺发了不少人,军官的军服都是自己做的,做的比咱们秦国军官的军服还好看,咱们的军服都是统一的号码,大概什么号,就怎么制作,但是,这吐火罗军官的衣服不是这样,他们的军官制服,大部分都是改的,有的觉得不满意,就自己订做,从军队后勤得到布料,制作的,看起来非常的笔挺,看起来还觉得好看,就是感觉是个花架子。”对方这样说到。

“嗯。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了。”这时候伙计说到。

“还有啊?”王贲好奇的问道,一支军队的军官竟然可以为了自己的军服大费周折。这还真让王贲觉得好看了很多。

“你可以看看他们的军靴,怎么样?”伙计说着指了指一名吐火罗军官,王贲说着就看过去一名军官的靴子,靴子异常的笔挺,看起来十分的有型,不仅仅如此,皮靴上十分的明亮,就好像刚刚擦好鞋一样。

“好像,不一样。”王贲说到。

“不一样就对了。”伙计说到。

“这些军靴也是他们自己*的,比咱们秦军的军官都好。没有办法,人家吐火罗军官讲究这个,不过士兵就不能和军官比了。没有办法,军官大部分都是贵族出生,而士兵都是平民,他们有自己的一套军服就不错了。”伙计说到。

“哦。原来这样啊。”王贲点点头,表示自己了解了这样一个特殊的情况。

“只是,这吐火罗军队,战斗力怎么样?”王贲更关心这个问题。

“这个,不知道,不过看他们的架势,也好不了那里去,我觉得,这打仗,还得靠野蛮的北方人,也就是那些匈奴人来作战。不然的话,让他们进行作战,我觉得,都非常的为难。”对方说到。

王贲也是这样想的,毕竟,军队的军官应该关注官兵的情况,而不是他们自己的衣服,靴子,制服是不是好看,这样的事情,毕竟,这种事情在他看来,是非常不妙的一件,吐火罗军队成立没有多久,他们的军官没有多少经验,在这样的情况下,军官仅仅关心自己的军服和靴子,这让王贲一下子没有多少好感,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就是,如此大张旗鼓的整顿军备,安息人肯定是有防备的,如果安息人设置好埋伏的话,吐火罗人的情况就会变得十分的不妙。

这些情况都是王贲最担心的问题。不过王贲不知道的是,也正是这样大张旗鼓的整顿军备,吐火罗的经济才发展起来,军队的需求是多种多样的,从食物,运输,以及后勤衣物,这些都需要大量的作坊还有工厂加工,西域的马车厂已经搬到这里来了。因为这里的需求更加的旺盛,吐火罗政府学着秦国的样子把大量的军事物资运输承包给了商人,马车运输需求变得越来越大了。很多人都参与到运输工作当中去,这些都是吐火罗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标志。不过王贲关心的并不是这些事情罢了。

吐火罗方面的确做的有些不好,因为他们并没有做好军事保密这样的事情。也正是如此,安息方面已经得到了吐火罗方面的报告。但他们只是并没有引起很强有力的重视来。

安息,一处小的港口内,韩国人的撤退行动已经停止了。不过这些天好像韩国人变了一样。

一些韩国商船陆续到达这里,从船上下来了一系列的土兵,他们得到了自己的火枪,和韩国武装力量,主要是商人力量进行充分武装分配,他们开始不断的修建自己的防御工事,这些都在表面,韩国和安息之间的外交关系破裂。

“这些天,我们的军队正在陆续到达。”一名助理对韩文说到。他是这里的银行协会的会长,在不久之前他就发了一份长长的电报给国内,他希望国内能够注意这里的变化,尽可能的疏散韩国人。对于安息人,他觉得,韩国政府一味的迁就这才导致了安息这样一种局面的发生。

“很好。这就好,看来,政府已经答应我们的事情了。”韩文轻松的说到。对于安息人,他没有什么好感,因为他们欠着银行大量的债务,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迅速的得到这些欠款,那就是和安息人开战,通过开战的办法逼迫安息人答应韩国银行方面的要求。

韩国政府也只是迅速的把一些土兵拆散分配到了这里,他们只是做好第一步,加强防御,毕竟,双方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撕破脸皮,韩国方面一直严重的交涉,并且强烈的抗议安息人这种野蛮的行径,这是绑票,这是敲诈勒索,但安息人方面一直要求韩国方面先做出表态,不然的话,他们就会采取一系列的措施。这些措施是什么,外人不知道,但肯定是威胁的意思。

这些已经不是韩文关心的事情了。他关心的是,战争结束之后,或者是达到他们的目的之后,教训一下安息人,那么,教训之后怎么办?韩国银行可是借贷了对方大量的债务,这些债务是必须解决掉的。否则就会出现一场巨大的债务危机,韩国银行可不愿意引发这样大的债务。如何偿还,这让韩文感到十分的焦急。毕竟数字太大了。

秦国,咸阳。

“韩国人的理由很简单,就是他们的借款引发了一系列的问题。韩国人想要钱,安息人没有钱来还债,双方引发矛盾,韩国人决定给对方一个教训,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厉害,这并没有什么。”尚文很轻松的说到。在他看来,这一切似乎并没有什么,韩国人需要的是债务,只要安息人还债,什么事情没有了。但问题就是安息人不还债,这才有了韩国人的帮助。

“这是他们的事情,如何收拾那些该死的安息是韩国人自己的事情,我关心的是,他们如何支援我们作战。”蒙毅说到。

“你知道的,韩国人在海上作战还可以,他们可以称之为霸主,但是,在陆地,韩国人的骑兵部队十分的有限,他们需要镇压西洋大陆上的叛乱,一旦出现了事情,他们的骑兵部队都会出现在那里,而他们对于安息人。似乎不是很了解,很多时候。他们的军队根本无法做到迅速的前进的可能。”蒙毅这样说到。

“陆军部也研究了韩国人作战的可能性,他们认为,韩国人最多前进不到一百里,因为他们大部分都是步兵,骑兵数量非常的少。加上他们兵力不足,不可能深入到安息人的内陆,而安息人的内陆才有大量的部落,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太可能有太多的支援给我们。”蒙毅这样说到。

“你的意思说,等我们开打的时候,韩国人发起的骚扰,实际上,是没有多少意义的?对吗?”尚文问道。

“是的。”蒙毅点点头。

“韩国人来的电报,快看看,这个消息真是让我们感到惊讶啊。”尉缭急匆匆的进来对尚文说到。

“什么消息?”尚文好奇的问道。说着尉缭就递给了尚文电报,蒙毅凑过来迅速的看过。

“波斯人?这个。波斯人是什么人?我们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蒙毅好奇的问道尚文。

“竟然还有这样一件事情。”尚文说到。原来韩国政府决定和秦国合作,不过他们一开始并没有告诉波斯人的事情,但是考虑到双方的合作需要,韩国政府决定还是告诉秦国政府波斯复国组织这样的事情,他们详细的描述了波斯人和安息人之间的矛盾,以及他们的决心,而韩国人要做的办法就是支持波斯人复国,只有这样他们才能骚扰到安息人的内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