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0章 勇士遗产 (四)/光灵行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2230章 勇士遗产 (四)

"哇哦!"幸亏亚瑟在开门的时候就小心防范着可能存在的机关,也幸亏在炽天使之间的光芒照耀之下周围有足够的亮度让他看尽风吹草动,否则这迎面而来的突然袭击他可能就躲不开了。

然而他还是敏捷地一扭头,勉强避开了朝他脸上射来的暗器。

第一下偷袭避开了,亚瑟还恐防有第二下偷袭,所以他一个后撤步先远离了门口再说。

然而那"偷袭"并没有后续。从金发少年脸旁擦过的东西也咚的一下掉落在地上,发出的沉闷声响似乎表明它并不是金属。

亚瑟继续退后几步,这时候才把目光落在刚才那个"暗器"上。看清楚以后他才发现那其实并不是暗器,而是------

一只生物?

那小小的东西,好像麻雀,但体型可能甚至比麻雀还小,总之它是某种鸟类。但它那身火红的羽色和靛蓝金属色的小脚和鸟喙,看起来都不像是普通鸟类应有的东西。

"吱吱吱!"原来这小家伙刚才想扑向亚瑟的脸上(到底是为什么?),却扑了个空摔在地上了,摔得还特别惨,作为鸟类的尊严都没有了。所以它现在很不满地对着亚瑟和贝迪维尔吱吱喳喳叫个不停,还在地上左右到处乱跳。

"都什么跟什么......"亚瑟看着这只小鸟,不知道该拿它怎么办才好。

"有可能是勇士坟墓里危险的魔兽,只是装出弱小良善的模样来欺骗我们。"贝迪维尔凑上仔细观察这只小鸟,用鼻子嗅了又嗅:"但是这小东西长得好像......毛毛?"

毛毛是之前帕拉米迪斯从东非大峡谷那边带回来的神秘的未知鸟类,因为是未知物种,现在已经交给大不列颠进行保护。名字倒是贝迪维尔起的,在登录资料的时候用的就是那个名字。

虽然比起毛毛还小了好几圈,但这只火红色的小鸟(小鸡?)看起来确实和毛毛有点相似。

"原来如此,被你这样一提醒,我也觉得它看起来确实像毛毛。"骑士王哼道:"有可能是同一个品种的鸟类。话说它这副熟络的样子又是怎么回事?"

在亚瑟和贝迪维尔对话的时候,小鸟已经高兴地扑腾着跳到了大白狼的头顶上,然后仿佛就在那里安了窝,蹲伏着不肯下来了。

"喂喂,快下来,你这个无礼的家伙!"大白狼很不高兴地甩着头,想把那只小鸟耍掉。然而那小东西以为贝迪维尔在和它玩,反而用小脚更紧地抓住贝迪维尔头顶上的狼毛,同时拍着那小小的翅膀保持着平衡,就是不让自己被贝迪维尔从头顶上甩下去。

"哈,哈,哈......真顽固......"大白狼甩了很久还是没有结果,自己先放弃了:"亚瑟你帮帮忙啊!"

"不......"一直在忍笑的亚瑟开玩笑般道:"就让它待在你头上嘛,这样也挺可爱的。"

"你是认真的?!"

"看来并不是什么危险的生物,它想袭击我们的话在刚才就应该露出敌意了。然而它没有这样做。我想它只是普通的小鸟,误入了勇士坟墓找不到路出去罢了。就让这小东西跟着来吧,说不定能给我们带来好运呢?"

贝迪维尔嘀嘀咕咕地骂了几句,不过亚瑟既听不懂大白狼在骂的是什么内容,也没有兴趣听懂。这次他倒是更为谨慎了,走到门前用炽天使之间的剑身(实际上是剑鞘)去推门。那由奇妙材质构成的门吱的一下就打开了,露出了外面幽深的走廊。

"看来并没有机关陷阱的样子。"亚瑟朝门外打量了一番,"走吧。"

"往哪走?"

"这个我还想问你呢。"亚瑟道:"总之先试着找到这个勇士坟墓通往地底迷宫的路吧。也就是往下走。还有要注意避开危险的机关。"

"这个我会试着办到,但不会保证什么。"大白狼嗅了嗅。他还记得他们年轻时闯勇士坟墓取王者之剑,一个靠的是贝迪维尔的鼻子,另一个靠的是伊文的鹰眼术,在嗅觉和视觉两方面是优势同时确保之后才稳步前进,好不容易才闯过以前那个勇士坟墓的地底迷宫,到达王者之剑的所在地。即使是那样,他们闯关的时候也够呛,好几次几乎被陷阱杀死。

现在只有贝迪维尔一个负责带路,仅凭他的嗅觉来判断前路是否有危险,实际上是不够的。不足之处只能靠贝迪维尔和亚瑟二人自身的技量来弥补。也当然,经过了无数的历练,现在的贝迪维尔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笨拙的狼人少年了,而亚瑟也当然不是当年那个战斗技术还很生疏的小鬼------即使他现在看起来还是一名小鬼的模样。

在炽天使之剑的光芒照耀下,勇士坟墓上层的内部结构在二人眼前展现开来。贝迪维尔这次也算是大开眼界了,真没想到勇士坟墓上层的装修如此富丽堂皇------仅仅是一条走廊而已,它周围的横梁天顶也都是精雕细刻的,部分横梁上还有隐隐约约的鎏金雕饰,雕着的是一些外形抽象,但复杂到难以描述、几何对称度非常高的花纹。看样子建筑物本身不仅仅是外部有"记忆混凝土"保护着,可以从一定程度受损之中恢复过来,就连它的内部也有着同样的自我修复能力,因此过了这么多年,勇士坟墓的内部竟然还保持着原本的富丽堂皇,简直就像是宫殿一眼。影响到那些鎏金雕饰的并不是长年累月积聚下来的风化效果,而是盐。海潮的盐分竟然渗透到了这个宫殿般的建筑内部,让天花上那些雕饰的一部分被盐霜遮住了。

要是有人用工具仔细地清理过这里一遍,把占据在雕刻上的那些盐花灰尘等脏东西全部弄走的话,说不定这个过了百万年仍然屹立不倒的"勇士宫殿",又会焕然一新,彷如昨日才刚建成的那样吧!

"宫殿......?这里以前难道是住人的地方?"骑士王哼道。

虽然是十分大胆的设想,但应该说,不这样设想才是不合理。如此富丽堂皇的装修,如此精美的布置,如果这个宫殿般的建筑不住人,岂不是一种莫大的浪费?

但如今这个宫殿已经人去楼空,变成了贪婪的冒险者们落命之所。死者无数,便引来无数夺命魔灵。每当想到这个,就不禁让人觉得唏嘘。

宽阔的走廊上并没有机关,但越往前走分支越多,而且走廊上整齐地排布着无数的门,那些门后似乎有什么。

"不是那边。"亚瑟正想往前走的时候,贝迪维尔突然作声。前面的路上隐约传来一种让他不安的血腥味,而且气味新旧交替数量还不少,证明那边死过不少人,恐怕是路上有某种恐怖的杀人机关。

亚瑟于是跟在大白狼身后,朝另一条小道走去。

"明明是住人的宫殿,却布满致命陷阱吗。"他随口吐槽道。

"正因为是住人的宫殿,才会布满致命陷阱吧。"贝迪维尔却说:"这里的合法居住者可以通行无阻的地方,外来的小偷却会死在宫殿的防御系统下,太正常不过了。"

"吱!"在大白狼头顶上安窝的小鸟附和着叫了一声。

"你闭嘴。甩你下去哦。"贝迪维尔不满地哼道。

"吱......"小鸟怂了。

"也是。"亚瑟忍住笑回道:"但是陷阱的密度并没有我们那个世界的勇士坟墓的地下迷宫般高。应该说我们走到现在才发现前路有一个陷阱,算是少有了。"

"说不定越往下层走,陷阱的密度就越高。"大白狼已经嗅到了更浓重的海潮的味道,基本可以确定前面有往下的楼梯了:"这边走。"

"你的鼻子还是挺可靠的嘛。"亚瑟挪了一下腿。

"等等,站着别动。"贝迪维尔突然叫道。

"哈?"

"就这样站着,等下去。"大白狼强调道。

亚瑟默默地站着不动,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贝迪......"

"耐心点再等等。"贝迪维尔还是坚持道。

骑士王于是继续站着不动,又等了足足一分钟。他开始有点不耐烦了。

"贝迪,这------"

唰!他们前面的走廊突然触发了某种机关,墙上地板天花板上一起刺出成千上万的尖矛,足以把在走廊上行进的人扎成马蜂窝。而且因为尖矛是同时从上下左右每一个方向刺出来的,整个走廊里压根就没有半处可躲。要是有哪个倒霉鬼走在这样的走廊上,恐怕是必死无疑。

"好阴毒的机关。"亚瑟骂道:"但你是怎么发现的?"

"你刚才踩下去的地板有很轻微的触发机关的声音,但我在我们这个位置上没有嗅到血腥味,半点都没有,证明我们这个位置还是安全的。前面三十码远的地方反而有隐隐约约的血腥味传来。这估计是一种延迟发动的机关,专门坑害那些自以为很小心的冒险者。"

要是有谁在踩到机关之后还浑然不知,保持着自以为"安全"的速度往前慢慢探索,前面延迟发动的机关就会把这种冒险者简单地困在其中,简单地弄死。它就是这样的阴险。

"然而我没有看见尸体。尸体都到哪里去了?"亚瑟问。

啪啦!铺天盖地的刺矛机关发动完之后,前面的一大片地面突然打开,把那里的一切都抛落进下方一个看不见底部的深坑之中。

原来如此,就连清理尸体的手段都准备好了。

整个陷阱发动过程只有短短的数十秒,然而曾有多少人在这数十秒内丧命?天知道。地板打开之后又合上,无数的尖矛也早就退回去了,藏在墙面地板天花上完全看不见痕迹的暗槽之中,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发现。

"我们走吧。继续前进的话,得更为小心。"贝迪维尔道,这才开始迈着步子往前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