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走阴差/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九月的一天,我接到舅舅的电话,外婆生病了!

我叫李红豆,刚出生就没了妈,一直由外婆带大,到了3岁的时候,被爸爸接回去了几天,然后又送回了外婆家。

爸爸之所以接我回去,是因为那三天他成亲。

他又给我找了个后妈!

后妈一句话:“红豆之前由外婆带大的,一直好好的,还是由外婆带着吧。”

从此以后,我就和外婆一起住下了。

外婆是一个过阴人,附近村子里的人都很敬畏她。

过阴人也称走阴差。就是来往阴阳两界,帮人问事。

来找上门的,大多都是活人找死了的人问事。

走阴差的时候,过阴的人就好像鬼上身一样,不但说话的语气和性格习惯,就连声音都会变得和被找的死人一模一样。

有时候,生前不解的事情,往往死了之后,走一趟阴差就可以全部解决。

一般做过阴人的都是女人,因为女人属阴,要经常去阴间。要是男人去多了,阳气就会受损,阳寿也会减少的。

仰仗着外婆过阴的本事,我也算是平安无忧地一路从小学到中学,然后考上大学。

我和舅舅赶回来的时候,病倒在床上的外婆紧闭着双眼,嘴巴里面不停地说着“盒子、盒子”两个字。

舅舅只有问我:“什么盒子啊!”

我弯下腰,轻轻问外婆:“外婆,您说的是什么盒子啊?”

外婆紧闭着双眼所:“盒子,你外公的、八仙柜。”

听了外婆的话,我知道是什么盒子了。

不上学的日子里,有时候有人来请外婆过阴,只要到了晚上,外婆总会拿出一个巴掌大的木头盒子出来。

听说这个盒子是从前外公送给外婆的,它被外婆当宝贝一样,一把大锁关在八仙柜里谁也不让看。

舅舅用钥匙打开柜门,结果柜子里除了外婆的衣服压根没找到那盒子。

可是我知道,柜子分为上下两截。在上面一截的底部,有一个暗格抽屉,抽屉全部抽出来之后,在抽屉滑道的旁边还有暗槽。不仔细看是不知道的。

我走过去抽出抽屉,两边的空当露了出来,里面黑漆漆的,根本就看不清。

舅舅疑惑的说:“会不会没放在里面?”

我摇摇头,伸手摸进了左边。里面毛刺刺的。一直摸到最里面,手指果然碰到了一样东西。

空间不高,我连曲起手指都不能。只能慢慢用手指一点一点勾出来。

往回勾的时候,指腹处好像被什么划了一下,我没在意,连着勾了几下,终于将那东西弄了出来。

果然就是那个盒子。

暗红色的盒面呈椭圆形。上面的图案细细摸来还有一点凹凸的手感,看起来这东西有个年头了。

这是一个巴掌大的圆盒子。因为年深日久,深红的颜色已经变得黯淡。积年的灰尘堆在凹痕里,仔细辨来,雕刻的云纹图案非常精致,好像行云流水一般巧夺天工。

从前的东西做得就是讲究啊!后来才知道,这个不是普通的木头盒子,是有名的漆器之乡天水做出来的剔犀漆器。

剔犀是一种技法,是用黑色和红色两种颜色交叉地刷上百余遍,这样,雕刻之后的断面颜色层次会更丰富,沉寂的黑色和热情的红色相辅相成,彰显彼此!

我和舅舅把这个东西拿到了外婆床边。我轻轻喊着外婆,然后把盒子放在了外婆的手里。

外婆拿到了盒子之后,紧紧地握住它,紧皱的眉头也松开了。

舅舅松了一口气,说:“天亮的时候要是还没醒,我们就送到省城去看吧。”

这时候已经很晚了。

我和舅舅各自歇下。

从小就住在外婆家,这栋老房子我熟悉地不能再熟悉了。

睡在床上,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我感觉有什么压在我的身上,压得我几乎不能呼吸,都快要憋死了。有雪花一样的吻落在我的脸上,唇上,冰冰凉凉,舒服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