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阴阳有别/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舅舅也和张帆一前一后的赶回来了。

外婆把舅舅拉到一边,问他们看到了什么。

舅舅脸色很难看,悄悄对外婆说:“学田家的事情只怕很难办,那坟头都被人刨了一个大洞,里面的人骨头都露出来了。这暴尸荒野,不管和他们有没有关系,凤琴遇到了就肯定是缠上身了。”

外婆听了也沉着脸半天不说话。

舅舅摇头,大概也觉得是很棘手:“偏偏是无主的孤坟,这要是有名有姓的,您老人家走一趟阴差也许就能够解决了。现在只有看今天晚上先生怎么做了。”

话虽这么说,可是毕竟和这位年轻的阴阳先生第一次打交道,谁也搞不清楚他到底有几把刷子啊!

从学田叔家回来之后,天也很快就黑了。

年轻的阴阳先生张帆叫上了村里所有的男人都跟他一起去了五亩地。

天色已经全黑了。

外婆关上大门,在八仙桌上的香炉里上了一炷香。

桌子上摆着一碗米,一双筷子和那个木头盒子。

把东西摆好,我和外婆也跪了下来。

屋里的灯泡突然就暗了下来。

灯泡一会儿明一会儿暗,好像电压不稳一样。整间房子一下亮一下暗的,让我的眼睛都开始发涨起来。

接着,灯泡又熄了,还发出了轻微的裂声。在寂静的屋子里显得格外的响亮,四周一下变得黑暗起来。

我急忙抓紧了外婆的手,

外婆拍拍我的手,让我不要害怕。

她趴在地上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双手合十,闭着眼睛沉声说道:“信女李红豆,自幼丧母,年方十八,平生从未行恶。恳请阎君怜悯。莫教恶鬼缠身。”

我见外婆这样,也连忙闭起眼睛照做。

外婆刚念完这句话,一声轻笑传来。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当真是教坏了徒弟饿死师傅,你这一手还是我传给你的,怎么,现在要用这一手来对付我吗?”

“红豆,你以为凭着你外婆就可以摆脱我?”

“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你,你觉得我是可以轻易就被打发掉的吗?”

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声音一忽儿在左,一忽儿在右。淡漠的语气里却听得出他很不高兴。

桌上的碗突然跌下来摔破,一碗米泼得地上到处都是。

一块碎瓷片飞溅到了外婆脸上,外婆的额头立即划出一道红痕,渐渐渗出一丝血迹。

我惊慌地叫了一声,连忙抱紧了外婆,心疼地用手去抚摸她的伤口。

“没事、没事。”外婆拍拍我的手,又重新跪好。镇定地说:“赵公子,您也知道她是红豆,不是您的寅娘。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缠着她呢?阴阳有别,您放了她,您其他的要求我都可以尽我所有的力量来完成。”

那人又是一声冷笑,良久,才极幽怨地说道:“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和我的寅娘在一起。除了这个心愿,我再没有其他心愿了。”

听到他说这话,也忍不住高声辩驳:“可是我是李红豆,不是你的寅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