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打赌/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外婆问我:“你舅舅回来了吗?”

舅舅这时也跟在了我们身后,此时连忙答应一声。外婆又问:“书田,张先生回来了吗?”

“我在这里。”年轻的阴阳先生张帆此刻走进来,他神色凝重地看了我一眼,对我点点头,然后很尊敬地问外婆:“您老有什么吩咐?”

外婆抿紧嘴巴指了一下地上的黑色泥巴说道:“这里你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张帆蹲下身,对着那撮泥巴看了好半天,然后摸着下巴说道:“这应该就是五亩地那一块的泥巴啊!”

外婆点点头。

张帆眨眨眼睛问外婆:“您老的意思是……”

外婆不满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你们今天晚上不是去了五亩地吗?事情办好了没有?”

张帆立即点头说道:“办好了,当然办好了,那里面的东西不会再出来害人了!‘

外婆不信的哦了一声,对他说:“那你能到我家来一趟,给我说说是怎么一个办事的过程吗?”

张帆看了一眼左右,点头答应。

回到外婆家。

张帆一眼就看到了外婆在堂屋里摆的米和碗筷,他看了外婆一眼,也没多问。

坐定之后,张帆就述说了他们一行人去五亩地的遭遇。

五亩地是一片荒凉之极的地。

一路上都是无人的野外。走在这样的夜里不由得不让人害怕。

虽然都是男人,此刻心里也都好像打鼓一样。噗噗地跳着。

快走到五亩地的时候,一行人已经看到了不远处的坟头。可是怎么走也走不到那两处地头。明明就在前面不远,走了半天,脚下的路却好像没有尽头一样,怎么也走不到。

张帆立刻就知道遇到了鬼打墙。

他也不慌张,立即让队伍里的几个男人解开裤子撒了泡尿,反正当时没有女人,也无所谓什么忌讳。

尿过之后,果然几步就走到了那两个坟头。

石碑歪着倒在一旁,坟上的土早已经平踏,要不是有一个供插香用的小香炉,谁也不会觉得这里是个荒坟。

此时,张帆让学田叔在坟头上烧纸钱,一边烧一边恳求,大意就是让他们放了凤琴婶子,以后每逢清明来给他们上供烧纸,也不至于让他们做无主的游魂。

可是出鬼了,带来的纸钱偏偏受潮点不燃,打了好几次火还是这样。明明摸在手里很干燥。

这时大家都有点害怕了!

张帆让大家分别立在两边,拿起一只公鸡割断了脖子,将鸡血绕着坟头滴了一圈。然后大声说道:“冤有头债有主,你们缠着一个老实的女人有什么用?有本事去找恶人。今天我们特地来这里向你赔罪,你收了东西就罢手吧!”

一阵风吹来,地上的纸钱突然点燃了!

在场人的心都几乎从喉咙眼蹦出来了!一个个心里都想,果然是邪门啊!看来这阴阳先生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几句话下去,连鬼都顾忌几分!

一会儿工夫,带去的一麻袋纸钱就全都烧了个精光。

等到他们返回的时候又出了个问题,没走几步,带来的火把全都熄灭了。

黑漆漆的夜里,脚下的路都看不清楚。按照之前准备的,火把不应该熄灭。可是这个时候也没有别的办法。

张帆聪明,在场的个个是男人,身上几乎都有打火机。有的虽然是一次性的火机,可是开一下关一下,总好过没有。就这样,他们举着打火机照明,总算是回来了!

外婆听到这不禁皱眉摇头:“不对不对。既然你们事情办好了为什么学田妈又出事呢?”

张帆听了很不高兴,反驳说:“您要不信,可以去问问一起去的人,都是亲眼看着我做完了全套活的。真要是出问题,那也不是出在我这边。谁知道他们家做了什么亏心事。”

外婆听了,不悦的说:“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还是吃这碗饭的人,嘴巴怎么能这么损?学田夫妻俩再老实本分不过了,学田妈虽然性子古怪一点,也不会做出太出格的事情。现在这样,肯定还是哪里出了纰漏。”

张帆听了,脸立时拉了下来:“您是说我事情没办好吗?那好,您亲自出马看看。你们请我来为的就是打发五亩地坟头上的冤魂吧,您要不要和我打个赌,您凭您的本事来找找原因。万一真是我的错,我从此以后不吃这碗饭了!”

他说完拔脚就走,显然非常生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