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讨厌的苍蝇/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倒好像占了理,居然还对外婆使性子。

这人真讨厌!

外婆沉着脸不说话,重重叹了口气摇摇头。

经过这么一闹,已经快天亮了,接连两个晚上我都没睡好觉,我困得不行,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一大早,学田叔已经从县城的医院回来了。

他带回来的消息非常不好。凤琴婶子虽然人没事,可是肚子里的孩子却流掉了。

学田叔伤心极了,他都是三十多岁的人了,一直都盼着有个孩子,之前的老婆和人跑掉也就算了。好不容易凤琴婶子有了,可是没有想到却不小心掉了。

更让大家觉得震惊的是五婆婆送进了医院抢救无效,因为流血过多而死亡。

五婆婆的尸体当即从医院运了回来,停在学田叔家的院子里。准备在村子里办丧事。

学田叔一下子好像老了十年一样,整个人都恹恹的。他跪在五婆婆的尸体旁,一双眼睛迷茫而空洞。五婆婆的丧事几乎都是村里其他几个舅舅们帮忙跑腿。任何人和他说话,他只知道点头,再就是发呆。

村里人只有安慰他,说五婆婆也上了岁数了,这也是属于白喜事,让他不要太难过。话虽这么说,可是大家心里都清楚。五婆婆的死可真是蹊跷。

阴阳先生张帆也一直没走。虽然是学田叔请的他回来,可是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也没有心思想到打发他离开。

他自己一个人从村里和五亩地的路上来回地反复走,低着头好像在找什么。

我从学田叔家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他从五亩地的方向走来。

看到我,他连忙喊我:“喂,那丫头,站住。”

我装作没看到也没听到,低着头往外婆家走。他急了,又喊我:“喂,喊你呢,你怎么不停下?站住。”

我依然装作没有听到他的话,推开家里的大门。他从后面跑来一把抓住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你这丫头是听不到还是怎么呢?我喊你你怎么就是不理我呢?你怎么这么没礼貌!”

我反感地看着他说:“到底谁没礼貌?又是喂又是丫头的,你不知道你也很没礼貌吗?”

他愣了一下,愕然地瞪着我,随即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他对我说:“看不出你秀秀气气的,说话好像吃了枪子一样呛人。好好好,我不该那样叫你。我说,你外婆呢?”

“我外婆还在学田叔家。”

我打开门,这个家伙却不识趣的跟着我走进来。

我反感地转身,双手拉住两边的门,不客气地说:“我外婆不在家你就别进来了!”

他却推动我的门。嬉皮笑脸地说:“我一路从五亩地走回来,两条腿酸死了。让我进去坐坐吧,顺便蹭杯水给我喝。”

没见过他这样娇气的,五亩地离这才多远啊!至于这么累吗?

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我很讨厌他,却也不能直接赶他走啊!

我转身进了厨房,倒了一杯清水给他。这个家伙已经大喇喇地坐在堂屋的椅子上了,一点儿也没有当自己是客人。

我将水递到他面前。

他抬头看着我,牙齿白得简直可以做广告。他笑着对我说:“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理他。

他见我不回答,耸了耸肩,接过我手中的水杯,对我说:“原来你是个哑巴啊,真是可惜。”

我忍不住了:“谁说我是哑巴。”

他得意地笑道:“原来你不是哑巴,那我刚才问你名字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我不想告诉你。”我翻翻白眼。真心觉得这人很讨厌。

他又笑嘻嘻地说:“你为什么不愿意告诉我名字呢?嗯,我知道了,你害羞。你为什么害羞呢?一定是心里已经对我有了好感吧!”

好像一只绿头大苍蝇飞进了我的嘴里一样,我感到恶心极了!这个人怎么能够这么自命不凡啊!

我懒得和他废话,转身就要走,他却一把拉住了我。

“哎,你别走,和我说一会儿话。”

我沉下脸生气地说:“放开我。再不放我喊人了!”

他显然对我这话还是很忌惮的,听我说了之后,就松了手。

我立即转身进了我的屋子,一下子合上门。

他在外面喊道:“喂,你就这样把我丢在你外婆家也太不合理了吧。有你这么对待客人的吗?”

说实话,我的心情很糟糕,即使明知我现在的行为确实有点不礼貌。我也懒得和他多说。反正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