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活不过25岁/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也不管那家伙有没有离开,躺到床上就睡着了。

朦胧中,一个声音又在我耳边围绕:“寅娘、寅娘。”

我烦死了,不耐烦地说:“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我是红豆,不是你的寅娘。”

寅娘寅娘,这名字真老土!

那个声音又低了下去,然后轻轻地对我说:“好吧,寅娘,既然你不愿意我喊你寅娘,那么就叫你红豆吧,名字总是一个称呼。在我心里,你不管叫什么名字都是你。”

我不理睬他,翻了个身。

他又轻轻对我说:“寅娘、哦,红豆。我知道现在你不愿意见到我。可是你要知道,如果我这次还是找不到你,恐怕你我生生世世都要这样轮回了!你还不知道吧,你每一次转世都不会活过25岁,可是你不要担心。这一世我找到了你,我就一定会帮助你的。我会让你改变命运,即使付出再大的代价我也要改变你的命运。”

切,一个鬼能够有多大的能力。况且说我活不过25岁?我没病没痛,身体健康极了!我才不相信他的鬼话。

突然之间,我就醒来了。

看着窗外的大太阳,我的身上却感到一阵阴冷。不是说鬼只有到了晚上才出来吗?为什么这个鬼这么厉害?大白天也能跑到我梦里来?

这时,外面那个讨厌的家伙又开始喊我:“喂,你怎么啦?刚才叫的吓死人!有什么不妥啊!”

我坐在床上没有说话,我刚才叫了吗?我怎么不知道?

脚步声渐渐靠近门槛,张帆的声音就在门外响起:“你外婆家这房子太老了,透着一股阴气。你住在这里没有做噩梦吗?”

他的话让我的心更加跳得慌了。

我打开门,板着脸问他:“你怎么还不走?”

他若有所思地看着我说:“怎么了,真做了噩梦?我看你一脸黑气,难道是鬼缠着你了?”他的话句句敲进我的心里。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

幸好这时舅舅喊我,他从外面走进来,看到张帆一愣,随即笑道:“张先生也在这啊,正好,学田家有事,你们一起去吧。”

我听了问舅舅:“学田叔家又发生什么事情了啊?”

舅舅摇头说:“唉,他们家今年真的是倒了大霉!学田妈突然之间流眼泪,怎么也停不下来。这死了的人流眼泪,可不是好事情啊!”

张帆听了,脸上也严肃了:“这可不是好事,必须赶快去看看。”

我和张帆、舅舅赶到学田叔家,只见里三层外三层围着一大群人。

见到我们来了,就有人嚷道:“好了好了,阴阳先生也来了。让先生看看是怎么一回事吧。”

在场的人自动地分开一条路,我跟在张帆身后走进去。

五婆婆躺在一个门板上,身上早已经换了一套黑色的寿衣。她脸色灰白,双颊凹陷,两只眼窝里分明流出了两行红得发黑的血泪。

学田叔跪在地上哭着说:“妈,您老到底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您也要说给儿子听啊!您这样子让儿子怎么能够放心送您离开呢?”

外婆也坐在一旁,紧紧盯着五婆婆,铁青着脸说:“别哭了,你妈最疼你,不会害你的。她这个样子,还是有未了的心事。”

这时,张帆围着五婆婆走了一圈,又弯下腰来细细查看她的脸色。然后对外婆说:“我听说您做过阴有好多年了。不知道这次的事情您能不能解决。”

外婆很疲惫的样子,哑着声音说:“我只能尽力,学田妈刚过世。又是横死,只怕煞气太重。勉强请了她来也不见得能解决事情。”

张帆说:“那好,今天晚上,我想见识见识您过阴的场面。您该不会不让我在旁边观摩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