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诈尸/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帆要看外婆过阴?

说实话,虽然外婆过阴是我从小就知道并且接受了的事情,可是我也从来没有在一旁看过的。

外婆不许我看,说我一个女孩子,对于这种事,还是能避则避。可是现在我很想说,有些事是避不了的,该找上我的,还是找到我身上来了,那个鬼不就是个例子吗?

过阴的时候一般只有外婆和当事者,除此之外,再没有第三个人。

我原本以为外婆会拒绝张帆,没有想到外婆竟然一口答应了。

入夜,学田叔家的房子亮堂堂的,几个200瓦的大灯泡点在院子中间好像白天一样。

中间的堂屋已经暂时做了灵堂。五婆婆已经从门板上抬进了棺材里。

堂屋正中放着一张电脑临时打印出来的黑白照片,上面的五婆婆眼神诡异,让人看了就害怕。

原本守灵的晚上,棺材旁边都是离不开人的。而且人是越多越热闹才好。

因为说明了今天晚上要过阴,而且白天五婆婆又发生了那么诡异的事情。

于是,自愿留下来守灵的人只有富田舅舅和我舅舅,其他的人都是能躲则躲。

外面已经完全黑了,可是还不到时间。

外婆每次和人过阴总会在半夜12点之前的那段时间,之所以选在这个时间,是因为,这个时辰是鬼门开的时辰。也是外婆的神识可以游离,让鬼来上身的最佳时候。

虽然还没到时辰,张帆和外婆、学田舅舅已经早早地坐在五婆婆的灵前了。我和舅舅、富田舅舅则在院子里。

已经很晚了,虽然铮亮的灯泡点在头上,可是经过了白天的折腾,人还是会感到有点疲倦。富田舅舅和我舅舅找了一个灯泡照不到的角落,裹起一件军大衣靠在椅子上,闭上眼睛打起了瞌睡。

已经是深秋的乡村,即使是平原,晚上还是下了寒气。

我知道不能睡着,可是睡意一阵阵袭来,两边的太阳穴不住地跳,生疼生疼的。

许久,里面还是很安静。为了赶走瞌睡,而且我心里也实在是好奇。于是悄悄站起身,走到门边悄悄地从门缝里往里面窥看。

外婆仍旧保持着刚才的姿态,盘膝坐在一个老式的圈椅上,张帆和学田叔也没挪动,坐在一边的条凳上。

看着他们诡异的姿势,我突然觉得有点不妥。

突然,堂屋中央灵前的蜡烛跳动了两下,然后熄灭了,接着,堂屋里的灯泡闪了两下,也熄灭了。里面顿时暗了。要不是外间还亮着灯光透进去,可以说完全看不到了!

我的心好像被什么擢住一样,我想后退,可是双腿却好像凝住了一样,压根就不能动。

我想张开口喊外婆,可是发现自己发不出任何声音。

接着,我看到外婆以及其诡异的姿势慢慢放下双腿,然后走到五婆婆的棺材前,用手指着棺材骂起来:“你这个老婆子,死就死了,还想和我作对?你想护着你儿子?没门!你让我没好日子过,让你儿子弄死我。我也要你全家的命!”

外婆这话听得我毛骨悚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的嗓音也提高了,骂人的腔调让我想起了玉娇婶子。

我看到张帆和学田叔都诧异地瞪着外婆,可是他们却都是呆呆地坐着,什么都没有做。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棺材里传出来,五婆婆的声音好像夜猫子一般,似哭似笑:“你这个臭婆娘!狐狸精!你想害死我儿子,没门。我老婆子拼了这条命也要拉着你一起下油锅!”

一阵咔擦咔擦的声音响起,我看到五婆婆缓缓从棺材里坐了起来。她的眼睛依旧流着两行血泪,伸直了双手,居然朝着外婆抓去!

天啊!我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五婆婆这样子是诈尸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