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外婆也过不了的劫/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吓得浑身僵硬,看着外婆这样,偏偏自己好像被人使了定身咒,连话都说不出来。

明明今天是打算让五婆婆上外婆身的,怎么变成了别人呢?

学田叔在一旁听着听着,眼圈也红了,终于“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嘴里喊道:“妈,您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啊?”

这时,张帆突然动了!他从怀里拿出一张黄色的符纸,咬破中指,飞快地在黄纸上画了一个符。“呔”地大喝一声,飞快地贴到了五婆婆的额头上,五婆婆立刻僵住,然后跌回棺材里。

他又从桌子上端起一碗早已经倒好的烧酒,喝了一大口,然后“噗”地吐在外婆的脸上。

外婆立刻打了个冷战,然后站在了原地,好像清醒了过来。

这个时候,我发现我又能动了。

我立即推开门,哭着跑进去抱住了外婆,嘴里喊道:“外婆,刚才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还以为您……”

我说不出来,外婆脸色苍白,身子摇摇晃晃,好像站不稳一样。

张帆立即说道:“快扶你外婆坐着,她刚过完阴,身体虚弱,不能久站。”我这才想起,外婆从前每次完事后会在家睡上一整天。于是连忙和张帆把外婆扶到旁边的椅子上坐着。

我问张帆:“刚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是做这一行的,应该会比我清楚。

张帆却板着脸,转身走到学田叔面前:“你心里应该清楚吧?刚才上身的那个鬼不是你妈,肯定是你认识的人。我听村人说你之前有个老婆走丢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那个厉鬼你也看到了,都上了三婆的身。你要是再隐瞒,我可保不了你的性命。”

学田叔浑身不停发抖,却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张帆哼了一声说:“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你要是不知道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说,是不是你的老婆其实并没有走丢,是你害死了她?”

我一听张帆这话,瞪大了眼睛还来不及说话,就听到身后有人开口了。

原来我们的动静已经吵到了富田舅舅和我舅舅。此刻,富田舅舅走进来大声说道:“张先生,您可不要乱说,学田是最老实不过的人,怎么可能去害死人?更何况这个人还是玉娇?你去到处打听一下,玉娇在的时候,学田对她是千依百顺,什么都答应,只差没有把她供在香案上了,他要是杀死玉娇,说给谁听都不会相信。”

我也不相信,学田叔平时在村里不管看见谁都是客客气气地,对小孩子更加好,经常拿自家小卖部的糖给孩子们吃,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杀死自己老婆?

张帆更不相信,冷笑着说道:“这话又不是我说的。是刚才三婆婆身上的鬼说的,她说五婆婆要学田害死自己,你们都没听到吗?”

回答他的只有沉默。

张帆变了脸色,愤愤地对我们说道:“好,我早就说过,你们这件事解决不了不是我的责任,是你们自己的原因。这下也好,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这地步,我继续留着也没有意义,只是我要告诉你们,三婆也不见得能够帮你们化解了这个劫,否则的话,她何须让人请我过来?”

这时,外婆的手在我手心动了一下,她慢慢睁开眼睛,正好听到了张帆这番话。外婆立即说道:“张先生,请您不要生气,您现在还不能走,我有事需要您的帮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