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玉娇之谜/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外婆开口挽留张帆,我看得出张帆的脚步踯躅了一下,并没有马上走。

我舅舅倒无所谓的样子,他一向胆子大,从来不怕鬼,倒不是不相信,只是他认为天底下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

富田舅舅和学田叔也拿不定主意,他们都是看我外婆的意见。外婆要留下张帆,他们于是也马上说话挽留张帆。

有台阶可下,张帆也就不再坚持要走。

外婆请张帆坐下,然后又细细问了刚才的情况。

帮人过阴的时候,外婆自己是根本不会知道自己说过什么话,做过什么事的。所以她问得很仔细,连每句话都要和张帆确认是不是她这样说过。

在这样凄清的夜里,面前有一具棺材,棺材里还躺着刚刚诈过尸的五婆婆,外婆和张帆又细细讨论刚才的情景,这种气氛和场面让我都有点害怕了!

问完以后,外婆沉着脸对我们说:“今天这件事真是蹊跷。按道理说,应该是学田妈上我的身。现在换了一个其他的人。有可能还是玉娇。学田,你给我说老实话,到底玉娇是和人跑了还是出了什么事。这件事情你不能隐瞒了。否则的话,说不定还会危及全村人。”

学田叔和富田舅舅等人听了都大吃一惊。张帆也楞了一下,却没有说话。

外婆看了一眼我们,哼了一声说道:“你们不相信?我告诉你们,学田妈就是这祸根。你们看她双眼流血。这有个说法,叫做“心头血”,她已经被另一个鬼操纵了。只是学田妈自己心有不甘,要拼一拼,所以用了心头血,眼睛才会流出血泪来。可是刚才她来那么一下子已经是泄了最后一口气,现在她的全部已经被另一个鬼占据了。恐怕就是进了土,也会作怪。到时候只怕全村的人都不得安宁。”

外婆这方面见得多,她说的话向来说什么是什么,大家也都很相信。

学田叔立即害怕地问道:“那您说怎么办?您有办法可以化解吗?”

外婆叹口气对学田说:“我看这个鬼十有八九就是玉娇,凤琴前几天去五亩地里遇到的只怕也是她。她到底出了什么事,连你妈和凤琴肚子里的孩子都不放过呢?”

学田叔把脸埋在双手里好半天,然后抬起脸,一脸痛苦地说道:“三婆婆,不是我心狠啊,是玉娇!玉娇她太过分了!”

在学田叔断断续续的叙述中,我们才得知,原来玉娇根本就没有和人私奔,她被学田叔埋在了五亩地的那处乱坟岗。

玉娇性子骄纵,又不肯低头,每天在家里和五婆婆吵架。等到学田叔从乡镇府回家,总是老妈老婆两边哄。

五婆婆到底心疼学田,每次也都让步,可是时间长了,也还是有怨气。

玉娇不爱下田种菜,勉强去了,菜园子倒好像进了野猪一样,狼藉遍地。

五婆婆心疼自家菜园子,没有办法,只得让玉娇每天守着小卖部,她去地里一小会。

小卖部的生意不错。可是有好几次,五婆婆从地里回来看到家里一把铁将军把门,玉娇不在家。

五婆婆心中有了疑窦,有一次特意假装出门,半路上折返,就看到玉娇和邻村一个青年一前一后往五亩地走去。

即使明知不是好事,五婆婆还是偷偷跟了过去。看到玉娇和那个青年滚做一堆的时候,她气得再也忍不住了,登时就跳出去破口大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