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老实人也会撒谎/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邻村的那个小青年一看五婆婆跳了出来,慌慌张张夺路跑了。在农村,偷人老婆这种事情一旦败露,一个村的男人都会扛着锄头找上门来要他好看。他不跑不行,他一个人怎么能够对付那么多人?

他跑了,可是玉娇没法跑,五婆婆死拉活拽着玉娇,又是骂又是下力气用手挠,恨不得活活打死玉娇才解气。

如果是在村子里,为了学田的颜面,五婆婆也许还会顾忌。可是这前后没有人烟的五亩地,她再大的声音叫骂也是没有人听到的。

五婆婆用最恶毒的话辱骂玉娇。可是玉娇又怎么会是任由打骂不还口的性格?

她一边躲避着五婆婆的攻击,一边穿好了衣服,然后用力将五婆婆推到了地上。

这块荒地上除了石子沙土就是草根和瓦砾。五婆婆的手掌心一下子就蹭破了皮,露出鲜红的血肉。

玉娇瞪着眼睛对五婆婆说:“你儿子没用,还怪到我头上?你不是说我下不了蛋吗?我不这样怎么给你生出个孙子来啊!你要骂只管骂,反正丢脸的不是我一个。你去问问你儿子他会不会离开我。你老了就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别一个劲地找我茬。”

玉娇说完转身就走,五婆婆看着她的背影,气得浑身都在颤抖。正好手边有一块石头,想也不想,拿起来照着玉娇后脑勺就扔过去。

石头一下子打中了玉娇的头,玉娇捂住了自己的后脑勺,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

五婆婆吓了一跳,不相信的爬起来跑过去,看到玉娇闭着眼睛躺在地上,还不相信自己竟然这么好的准头。

她用脚踢了一下玉娇,嘴里骂道:“起来,骚货,给我装,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踢了两下,玉娇头着地的地方一大滩血迹,越来越大,而且还在不停地往外冒着血。再用手触碰她的鼻息,已经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五婆婆心里慌了,知道自己恐怕将事情是弄大了。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把玉娇这荒郊野外的,她到哪里去找人来把玉娇送到医院里去呢?

她急急忙忙赶回家,路上看到熟人,也不敢开口说。有人和她打招呼也只能板着脸嗯了一声。好不容易回家一看,幸好学田回来了。

五婆婆急急忙忙对学田说了事情,学田听了当时就急了。还是五婆婆提醒他,避过人的耳目,从菜地里绕过去。不然的话露陷了,所有人都会知道五婆婆是杀人犯啊。

学田一向听五婆婆的话,觉得五婆婆说的有理。于是母子辆连忙弄了一副担架赶到五亩地。

可是到了那里的时候,玉娇已经浑身冰凉,没气了、

这下,五婆婆和学田叔都傻眼了,好半晌,五婆婆才沙哑着声音说:“这事得去说清楚吧。我也不是故意打她的。大不了我坐几年牢好了。”

可是学田叔却不忍心,五婆婆很早就开始守寡,一个人拉扯他长大,现在为了他老婆,每天生气,操碎了心,没享到半点福,却要马上进去吃牢饭。学田叔不忍心。

一向老实懦弱的人终于在那一刻做了一个决定。将玉娇就地埋在五亩地的乱坟岗上。反正这里一向少人来,也不会有野狗去扒开暴尸荒野。

五婆婆对这样的决定自然没有异议。在她看来,玉娇这种人是死有余辜。一个女人,居然赶在外面偷汉子,那还了得?更可气的是,被发现后还理直气壮,根本就不害怕惭愧。

掩埋好玉娇的尸体以后,回到村子里,学田叔对外就称玉娇不见了,找不到了。玉娇的娘家虽然来人问过,可是学田叔一向老实,玉娇和五婆婆一向之间和,这些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情。而且学田叔对外还声称玉娇带走了家里所有的现金。

农村人没有一点小钱就存银行的习惯,而是攒到了一定的数额才放去银行。老实人学田叔一旦狡猾起来,编出的谎话也让人确信无疑。

至于那个邻村青年,更是提都不敢提这事。在他想来,也许玉娇真的跑了,这个女人是有这个胆子的。

经过了玉娇的教训,学田叔在挑选老婆的事情上就比从前慎重多了。也是为了需要一个女人来驱走玉娇留在这个家里的阴影。一年之后,经过挑选比较,他就迎娶了凤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