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和鬼谈判/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完学田叔的这一番话,总算是可以肯定,这个半路上杀出的鬼一定是玉娇。

我舅舅一点儿也不慌,他就是个傻大胆,直着喉咙说道:“一个死人还能作什么祟?到五亩地里找出她的骨头,泼了白酒丢到太阳底下烧了,管教她不敢再作怪。”

张帆听了翻了一个白眼问他:“你从哪里听来的法子?你就不怕她阴魂不散晚上来找你索命?”

舅舅听了一怔,摸着脖子说:“这法子不管用吗?我是从行里一个老人那里听来的。说是这法子专门对付厉鬼,很有效的。”

“什么行?”

舅舅嘿嘿一笑,说道:“收古董这一行的。”

张帆“切”了一声,撇撇嘴说道:“所以说半吊子害死人。真要是照了你的法子,只怕学田明天晚上就得下去给五婆婆和玉娇扯劝了。”

我外婆这时也说了一句:“这法子有伤天和。张先生有其他的好法子吗?”

张帆听了盯着外婆说:“我年轻见得少。您比我经过的事多。要不您还是请了玉娇出来,我们和她好好谈谈。谈不成再说。尽量满足她的要求吧。”

和鬼谈判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可真是稀奇啊!

外婆疲倦地点点头,转头问学田叔:“玉娇生前的东西可有留下的?”

学田叔惶惑地摇头说:“她娘家人能拿的都拿走了。拿不走的我也都丢了。不想留着她的东西,看了我心里难受,毕竟是我对不起她。”

外婆又问:“那玉娇的生辰八字你都知道吧?”

学田说点头说:“知道知道。从前相亲的时候要过。”

他又感慨地加了一句:“从前张老先生就说玉娇的八字和我不和,我那时候见她长得好看,也就没在意。还瞒着不告诉我妈,现在想来,是我错了。”

说着又感慨地跪在了棺材面前,抚着棺材哀哀地哭了起来。

外婆叹了口气,对张帆说:“玉娇如果能谈得好,到时候做法事要辛苦张先生了。”

张帆点头说道:“没问题。这些事情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

外婆好像感慨地说:“如今做这一行的人真是很难找到了!从前我们这一块啊,除了张老先生,还有一位赵先生。那位赵先生也是位神人,据说能开阴阳眼。可惜泄露天机太多,家里出了一点事情。后来洗手不干改行了!”

我舅舅这时又煞风景地来了一句:“妈,您是不知道。现在钻研风水命理的人多着了,网上随便一撸一大把。不过谁知道是不是骗子呢?”

外婆不悦地盯着舅舅说:“你就是嘴巴不把门,等你哪天吃了这个亏就晓得了。”

舅舅说:“怎么会?我又没说张先生。张先生是张老先生的唯一传人,我们这一块有名有姓的。家学渊源,和那些网上骗子不一样。”

外婆盯了一眼舅舅,挥挥手,疲倦地说道:“行了行了。你也不用在这里乱喷了。我累了,回去休息吧。你们也都休息。辛苦了一晚上,今天晚上我还要去请玉娇来的。”

回到家里之后,外婆就上床休息了。这时,天边还是一片鸽子灰。我走进自己房间,疲倦地倒在床上,却并没有马上睡着。

我睁着眼睛看着帐顶,刚才发生在眼前的事情太让我震惊了,玉娇居然是横死,老实的学田叔居然是帮凶。正在我将要睡着的时候,我的门哗啦一响开了一扇,一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大门明明锁了。外婆和舅舅也都休息了,这个时候是谁进来我屋里呢?

我侧过去一看,吓得我浑身冷汗都出来了!这个进我屋里的人居然是玉娇。

她披散着头发,身上脏不拉几的,两只眼睛发着绿光盯着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