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黄昏过河/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帆一脸的严肃,外婆低声问他:“张老先生怎么说?”

张帆的眼睛变得黝黑黝黑。他低声对外婆说:“我大爷爷说这件事很凶险,搞不好这厉鬼我和您都降服不了。现在还闹一出棺材落地,这可是大不吉利的事情。还是在您家们口啊!”

外婆一脸的黯然:“我老婆子老了没什么,倒是孩子们……也是张老先生抬举我了。我只能帮人过个阴,传几句话。要说到降服厉鬼,那可是张老先生的本事。连老先生都这么说……这、唉!”

张帆小声地说:“我大爷爷说有一个人可以帮忙,不过不知道他愿不愿意。”

外婆的眼睛亮了起来,问道:“谁?”

“就是您昨天说过的那个姓赵的。”

外婆疑虑地说:“他只怕和老先生差不多的年纪,他还在吗?”

张帆点头说:“在的在的。我大爷爷和他还在来往。年前的时候,他来找我大爷爷求个什么事,在房子里叽里咕噜好半天,好像是他的独生子出了事。我大爷爷也帮不了他。他走的时候我还看了他一眼。那个人眼神真厉害。盯我那一眼,感觉就像整个人被他看透了一样。”

外婆喟叹道:“听说赵先生能开天眼,眼神厉害是一定的。”

“我看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去找他吧,要不今天晚上可对付不过去。”

这时,送丧的队伍已经退了回去。因为富田舅舅有车,外婆和张帆决定去找富田舅舅。刚走到学田叔家的门口,就听到里面一声痛哭。

我听到富田舅舅在里面劝学田叔:“别哭了,这是她命不好,人在医院里明明昨天抢救过来了怎么也出事了呢?”

学田叔哭着说:“是我害了她啊!”

听到这话,我的心里沉重了。看来是凤琴婶子出了事。

富田舅舅看到我们进来,叹气对我们说:“刚才医院打电话来说,凤琴大出血,去了!”

即使刚才已经猜到了,我还是感到意外。我既难过又气愤,这就是玉娇的报复吗?

凤琴婶子是无辜的人,她为什么要对无辜的人下手呢?

张帆对富田舅舅说明了来意。富田舅舅爽快的一口答应。

听外婆和张帆说,赵先生住的村子离我们这有七八里远,还要过一条河。

到了河边的时候,已经是黄昏。听外婆说,过了河就是赵先生住的赵家湾。

河上没有桥,只有一条小船系在岸边。

外婆感慨地说:“这条船还在这里啊!很多年前我曾经来过一次赵家湾,那个时候就是这条船渡我过的河。”

张帆叫了一声,从小船里探出一个头发胡子花白的脑袋。他睁开浑浊的眼睛问道:“过河吗?”

外婆点头说:“是啊,您这么大年纪还在这里撑船啊!您还做得动吗?”

老爷爷吹吹胡子,不高兴地说:“别看我老了。我的力气大得很。”

外婆连忙笑道:“那是那是,看您精神健旺啊!”

老爷爷听了这话,才高兴起来,豪气的招手说道:“上船吧上船吧。天都快黑了!”

富田舅舅因为要看车子,就没有和我们上船,而是在岸上等我们。

我扶着外婆上船,小小的踏板走上去晃悠悠的,我的心也提到了半空中。再看这艘小船,破破烂烂,真让我担心它盛不下我们四个人的重量。

我和外婆、张帆坐在船上,老爷爷站在船头,熟练地将竹篙拄进河里,小船向前滑动,水道轻轻向左右荡开。

老爷爷果然没有夸口,他的力气很大。小船平行在水面上,空中飞过一群麻雀。

此时太阳还悬挂在地平线的云层之上,这里安静极了,只有鸟雀的叽喳声。不知为什么,我的心却急速地跳动起来。

突然,老爷爷叹息了一声说道:“唉,你们运气不好,我的船漏水了!”

只见船舱里急速地涌进了许多河水。带着船舱底的泥垢打着漩涡。小船也在河面上打起转来了。

“外婆!”我惊慌地抓紧了外婆。

我倒不要紧,我会凫水。可是外婆年纪大了,怎么能够禁得起在水里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