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遇上水鬼/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船在河里打着转,张帆一脸的怒气,对撑船的大爷说:“什么运气不运气的,要是漏水您为什么不去修呢?我们年轻没关系。三婆这么大年纪了,一把老骨头哪里禁得起这个折腾。”

老大爷不服气,气冲冲地反驳:“我哪里知道,今天白天还好好的。怎么这个时候就出事?我看是你们招来的鬼祟吧!人都说黄昏不过河,我看你们是有急事才带你们过的。”

只是几句话的功夫。船舱里的水已经漫过了小腿。外婆一脸苍白,闭紧了嘴巴不出声。张帆着急的问我:“你会游泳吗?”

我点点头。他松了一口气说:“这船要是真沉了,我先驮着你外婆去岸上,你跟在我后面。记住啊。”

他转头,脸上浮出讥诮,对撑船的老爷说:“您在这河里讨生活。相信您的水性一定很好。不会需要我们的。”

正说着时,船舱向左一歪,我和外婆立即掉入了河里。

带着鱼虾腥味的河水漫过了我的头顶,我身子下坠。

我看到张帆着急的脸。看到他伸长手拉住了外婆对我大声地说着什么。

我朝他挥挥手。让他不要管我。

我看到张帆托着外婆朝岸边游去。小船翻了个,底朝天地在河里打转。撑船的大爷着急地围着他的船,一边踩水,一边费力地想将船翻过来。

我双脚拍水,想潜上水面。可是脚底好像被什么缠住一样,怎么也扯不动。

我心里害怕极了!

这条河每年都会淹死人,难道说我倒霉遇上了水鬼?

四周瞬间变得浑浊阴冷,好像一大瓶墨水倒进了河里一样,一片黑暗包围着我。

我费力地屏住呼吸往上游,却怎么也游不出水面。时间一长,我的胸腔已经没有氧气。肺部几乎都要爆炸了。

难道说我要淹死在这条河里?这也太荒谬了。

怪不得人常说越是会水的越是会淹死。

也许是那个宋朝鬼来向我索命了,他不是要和我一起投胎转世成为夫妻吗?可是他明明也说过要护着我的。

“红豆、红豆。”

是谁?是谁在喊我?

“红豆、红豆。别害怕,有我在。放心,你死不了。”

我听出来了,是那个宋朝鬼的声音,是他么?他来救我了?

我双脚踏不到实地,在水中,我的感觉无依无靠。

不知怎么的,这个我从来只听声音,没有见过面目的宋朝鬼竟然在此刻显得那么亲切起来,死亡的恐惧让我忘记了这个人也带给过我更可怕的恐惧。

可惜我不能开口说话,只要我一张嘴,带着腥气的河水就会灌进我的口里。

“红豆’红豆。”我感到嘴巴上一阵剧痛。

睁开眼睛,我发现我已经躺在岸边,张帆和外婆围着我,急速地喊着我。他们身上的衣服也湿透了,头发上还滴着水。

外婆的手还停留在我的脸上,她掐着我的人中才把我唤醒的。

见我醒来,外婆的眼泪霎时流了出来,哽咽着说道:“红豆啊,吓死外婆了,外婆还以为……好了好了,我让你富田舅舅开车子绕远道过来。一会儿我们宁可回去多花点时间,再不坐这条船了。”

张帆也松了口气,脸上却很不高兴:“你不是说你会水吗?怎么一个劲地往下沉。”

“我也不知道。我明明不停地向上游,却怎么也看不到你们。”

我自己也暗暗奇怪,我记得我只是停在那里,为什么会说我下沉?

张帆说:“我当时看你往下面沉都急死了,一个劲地喊你。偏偏你又不答应。我想只有先救了你外婆再说。”

看来,是张帆救了外婆以后又下水救的我。

我看了看周围,真奇怪,那个撑船的大爷去哪了?

张帆好像明白我心里所想,冷冷说道:“别看了,那个老家伙一定不是好东西。翻船之后就见不到他的人了。”

夜风吹来,我打了一个喷嚏。

张帆立即说道:“你没事吧?能起来就早点起来走吧。抓紧时间去赵先生家去,到了晚上12点,我们又不在村子里,那边恐怕要出事的。”

我点头说没事,立即扶着外婆进了村。

进了村子,找人一问。就问到了赵先生的家。他家的房子非常醒目,贴满了瓷砖的楼房在这一带的村子里还是属于很少见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