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大梦我先觉/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先生看着这两个怪物,冷冷说道:“死了千年的老妖怪,居然也敢出来作祟。”

他伸出手,地上的八卦镜居然自动回到了赵先生手里。

两个怪物喋喋怪笑说道:“什么破东西能挡住我们?”

说完突然一左一右,扑向了张帆和外婆。

这两个狗东西,欺软怕硬,居然不去对付赵先生,反而选择了实力相对较弱的张帆和外婆。

我在一旁心里焦灼极了,根本就顾不上害怕。

在我从前的认知里,哪里有这几天见到的鬼怪多?

可是从最开始的害怕到现在,我居然已经麻木了!

其中一个家伙的手指伸出来,长长的骨节已经伸向外婆。而外婆手里却什么都没有。

这时,张帆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军用水壶,他挡在了外婆面前,对着两个怪物用力一抛,一股红色的液体顿时泼向了这两个怪物。

我闻到一股血腥的气味。

“黑狗血!你居然敢拿它对付我们。”

张帆一脸的得意:“早就知道你们两个老妖怪的存在了,怎么,怕了吧?”

“哼!黑狗血只能挡我一时,不能挡我一世。”

两个老怪物的双脚已经都沾上了黑狗血。就好像噩梦一般。他们双脚的骨头突然齐裂。他们居然在空中往后飘远,却并不离开。

倒在大门口的五婆婆突然叫骂了起来:“老色鬼,平日里吹嘘自己怎么怎么厉害,今天现了原形,还没进门就被赶跑了!”

赵先生变了脸色,生气地拿着手里的八卦镜对着五婆婆照过去。

五婆婆一声惨叫,身子一晃,顿时倒地。

赵先生很快地从道袍里掏出一张符纸。拿了一支朱砂笔,飞快地在上面画了几个符文,然后“呔”地大喝一声,符纸竟然自动地对着五婆婆飘了过去,准确地贴在了五婆婆的额头上,她的身体好像一个空壳一般,迅速的枯萎了下去。

突然,学田叔一下子冲过来,抱着五婆婆大声喊了起来:“妈、妈!您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他愤怒地一把撕下符纸,转头对赵先生说:“你使了什么妖法?我妈都死了还要让她受罪。”

赵先生冷冷地说了句:“傻小子,她根本就不是你妈。”

张帆这时也接了一句:“他是你老婆,你老婆玉娇的魂附到了你妈身上。”

学田叔低头看着自己怀里的人,果然,五婆婆一张皱纹满面的脸慢慢变成一张年轻漂亮的,细细的双眉,上挑的眼睛,高高的颧骨带着三分伶俐,竟然就是从前玉娇的模样。

这时,从门外突然飞出一颗石子,一下子打在了赵先生的八卦镜上。只听清脆的一声裂响,八卦镜面上出现了龟裂的花纹。

立时就有个阴测测的声音嘲笑道:“哈哈太好了,毁了一个法器,我看你还能奈我何。”

两个怪物又出现在玉娇和学田叔的面前,晃晃悠悠的。学田叔看到这么可怖的样子,一下子大叫一声,害怕地抱住玉娇往后直退。

八卦镜毁了,赵先生的脸上一阵慌乱。

他咬牙,再次并指点向自己额头,天眼再度开启,一道光芒咻的射向两个怪物。

“砰!”其中一个怪物的半条胳膊又被击碎,白骨纷纷扬扬。即使这样,这家伙还是不倒,依然在旁边游荡。

而另一个躲开的怪物,则扬了一下手,落在地上的菜刀突然跳到了学田叔的脖子上。

立刻,学田叔的脖子就被砍了一个大缺口,汩汩的鲜血直往外流。学田叔睁着眼睛看着玉娇,嘴唇颤抖许久,嗬嗬说道:“对、对不起……”

他头一垂,突然就断了气。

这一下十分突然,外婆和赵先生、张帆都没有预料,等到想救人却已经晚了。

外婆这时沉声说道道:“玉娇。你看。你害死了这么多人,对你又有什么好处?你非要害得学田一家横死,现在你高兴吗?”

玉娇瞪着学田,脸上的神情似哭似笑,尖着嗓音答道:“高兴,我当然高兴。有那么多人陪着我。我自然高兴。刘三婆,你为什么又要管这么多闲事。关你什么事。”

外婆叹气摇头:“何苦想不开,这不都是给自己过不去吗?”

两个怪物突然又飘飘荡荡出现在玉娇身边,阴测测的说道:“美人,我帮你解决了这个男人,你的心愿也了了,还不走?”

玉娇好像清醒了,尖声喊道:“不、我不和你们回去。刘三婆,救救我。你家红豆可以救我。”

赵先生突然从高处跳了下来,厉声喝道:“想走?留下来。”

两个怪物似乎一点儿也不怕:“你这个天眼的确厉害,可是你今天已经用了两次了,你还想要命吗?”

赵先生听了一怔,两个怪物趁机又说:“我们在这呆了这么多年,也没害什么人。就算害也是强了这个女鬼。至于这次死的人,可是和我们不相干,这都要算在这个女鬼的账上。你让我们带走她,包管她不会再出来了!”

两个怪物居然和赵先生求情?

我看向赵先生,他一脸犹豫不决。不会吧,难道赵先生要放他们走?

玉娇这时惨叫道:“不、不要让他们带我走。赵先生,我情愿魂飞魄散。三婆救我!”

“放了她,她不愿意跟你们去,你们为什么要强留她?”

外婆说完又愤怒地对赵先生说:”赵先生,您修习天眼,学习道法,可是遇到了这种怪物为什么不收?要是真的不害人,玉娇又怎么会有这么厉害?“

“老太婆,你管得太多了。”

一个老怪物突然伸出一指。对着外婆弹了一记。外婆立刻倒在了地上。

“外婆!”我尖叫了一声,心口一痛!只觉得五脏都要焚烧了!

突然,我坐了起来,睁开了眼睛。

周围是赵先生家的那间房子,床上躺着的植物人依然没动。四周除了电子仪器的滴滴声,一片安宁祥和。让我以为自己刚才是做了一个梦、

如果是梦为什么那么真切?

我想到了那个宋朝鬼。不是他带我去的吗?为什么一直不见他?他去了哪里?

我急忙跳下床,不管了!

不管我刚才是不是做梦。我一定要立即回去,亲眼看看才放心。

天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我出了门,一路赶回外婆家。

回到我们村的时候,太阳已经都到了半空。

路过学田叔家的时候,,门口围满了人,还有人摇头叹息:“真是撞邪了啊,一家子人都死绝了。这是作的什么孽啊!”

我听了心里一紧,死绝了?学田叔也死了?这么说,我梦里看到的不是梦?

有人担心的说道:“我看我们村要做个法事了,学田家这个灾,不会祸及到我们家吧。”

”呸呸,胡说八道。你还盼着祸事到你家啊!“

富田舅舅也一直摇头,惋惜的说:“谁还希望祸事到自己家呢?我看的确要做个法事了。做了总比不做好啊!”

我连忙问富田舅舅:“舅舅,我外婆呢?她还好吧?”

富田舅舅一脸的叹息摇头。对我说道:“你快回去吧。多亏了你外婆。”

我的心悬在了半空中,来不及多问舅舅,拔腿就跑回外婆家。

正到门口,就看到赵先生走出来。

他一看见我就变了脸色:“姑娘,你回来了,那我儿子呢?”

我连忙说道:“您儿子好好的,当然在家啊!”不等他回答,就连忙进了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