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人鬼殊途非我类/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进屋,我看到外婆好好的坐在桌子边喝茶,心里松了一口气。

可是赵先生却跟着我又走进来。

他板着脸,很不高兴地说:“刘三婆,再和你说一次,答应我的事情一定要办到。”

外婆叹气点头:“赵先生,您放心。我是那种说话不算数的人吗?”

我笑嘻嘻地说:“赵先生。您怎么还不走?不担心您儿子吗?他可是一个人在家啊。”

赵先生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走了!

走了也好,不知为什么,我很不喜欢这个赵先生。

外婆看着我,眼里露出责备:“红豆啊,你怎么先回来了呢?你应该等到赵先生回去再离开!”

“外婆,我担心您啊!再说他儿子又不是三岁小孩,是个植物人啊!躺在床上我也做不了什么事啊!”

我张望了屋子一眼,舅舅不在家里,只有我和外婆。

我连忙搬了一把椅子放在外婆身边,靠着外婆坐着。

“外婆,昨晚上我看到那个鬼朝您冲过来,后来您是怎么躲开的啊?”

外婆听了惊异地说:“你昨天看到?你怎么看到的?”

我把昨晚的事情全部对外婆说了出来。当我说到我眼睛一睁开就站在学田叔家大门外的时候,外婆脸上一阵异样神情。末了,我又问外婆:“后来看到那个鬼要对您动手,我就担心地醒过来了。您说我这个梦是不是真的啊!还有,我刚才路过学田叔家,他真的死了。和我梦里都是一样啊!”

外婆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默默点了点头:“就像你刚才说的一样,后来,是赵先生冲过来,帮我挡了这一下。那两个鬼到底还是怕赵先生,最后就走了。”

我惊讶地说道:“这么说,我昨晚确确实实是看到了。”

“是啊,你害怕吗?”外婆摸了摸我的手。外婆的手一向干燥温暖,可是这次却冰凉极了。

我摇摇头,坦白的对外婆说:“刚开始是有点怕的,可是后来就不怕了!”

“嗯。”外婆心不在焉的答应了一声,陷入了沉思。

隔了一会儿,外婆睁开眼问我:“这几天,一直忙着学田的事,也顾不上你的事情。那个宋朝的鬼又来找过你吗?”

我笑嘻嘻地说:“就是昨晚他来找我才这样的啊!我让他带我去见你,他就答应了!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福利。一睁眼一闭眼,我就从赵家村到了我们村。要是我回学校也这法子那还真方便,可省了好多路费了。”

外婆强笑道:“傻孩子,这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用的。你昨天那个情况,叫做离魂。从前有出昆剧,叫做《牡丹亭》你知道吧?”

我点点头,我们学校有选修,其中有一门就讲到昆曲。我说:“讲的是一个小姐,做了一个梦,梦里和一个书生私定终身。醒来以后这个小姐得了相思病死了。可是没有想到三年后,这个书生居然找来了。而且他们梦里做过的事情居然是真的。”

外婆叹气说:“是啊,我看你昨晚的情况,就和那差不多啊!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当然不是好事!”张帆突然从舅舅的房里走出来,吓了我一跳。

他穿了一套银灰的正装,我一眼就认出这是我舅舅的衣服。

整套衣服的面料银光闪闪。穿在他身上居然还很配。

他的头发刚洗过,湿湿地搭在前额上。配上浓浓的眉毛和高挺的鼻梁。就像一只骄傲的孔雀,趾高气昂

我对他瞪着眼睛:“你怎么在我舅舅房里,还穿我舅舅的衣服啊。”居然还穿了我舅舅最贵的一套衣服。

不过,我舅舅皮肤微黑,这银灰色穿在他身上不伦不类,好像农民工的感觉。

不得不承认,他比我舅舅穿着好看。

他眉毛一挑,好像看一个笨蛋一样看着我:“我昨天身上那么多血,那身衣服还能见人吗?”

我撇撇嘴。

我做梦梦到宋朝鬼的事情,不知为什么,除了外婆,我谁也不愿意说,总觉得,这是我的一个小秘密。

可是这个家伙刚才偷听到了!我感觉就好像看到我穿着睡衣一样不自在。

张帆也拖过来一把椅子,坐在我们面前,认真的说道:“被鬼缠上可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昨晚的离魂更不是好事情。其实当时我和赵先生都察觉到了旁边还有什么东西,但是要对付玉娇的鬼魂和那两个老怪物,所以就忽略了。可是,就像你外婆所说,这鬼要是一直缠着你。对你的身体肯定是有损害的。你难道不想解决这件事情吗?”

我有点犹豫,那个宋朝鬼又没害过我,昨天晚上还答应了我的要求,帮我离魂。

离魂虽然对身体不好,至少比我呆在那间屋子里担心外婆强。

可是,我的确不能让他一直跟着我啊!

张帆的眼睛里含着讥诮,嘴唇下撇,对我说:“怎么,你还舍不得啊!难不成你还真的喜欢上了那个宋朝鬼?喂,那个鬼长什么模样?是不是很好看?要不然,怎么能让你舍不得呢?你该不会是被他勾走了魂魄吧!”

外婆听了也担心地拍拍我的手说道:“红豆啊!他就算长得再好看,也是个鬼啊!”

偏偏张帆还不坏好意的凑近我的耳朵问道:“喂,你说说,那个鬼对你规矩吗,有没有对你动手动脚?”

我囧得脸发烧,生气地瞪了一眼张帆,这个人说话的腔调真讨厌。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在想怎么才能赶走他,我和他说过好几回了,我不想让他跟着我,可是他不愿意走我有什么法子。”

仔细想想,我确实一直没见过鬼的面目。每次他出现时,我只能听到他的声音,他的面目始终笼罩在一团黑暗的迷雾中。但是看身材,他应该和张帆差不多高。而且好像还偏瘦。

张帆挑眉道:“我有法子。”

“你有法子?你有什么好法子?”

他往后靠着椅子说道:“道宁观的归真大师法力高强。我带你去他那里求个符,放在身上,包管让那个鬼不敢近你的身。”

我半信半疑:“听说归真大师架子大的很,根本不见陌生人。”

张帆一脸的有把握:“我带你去了就见得着了。”

我看了眼外婆,她一直笑眯眯地在旁边听着我们说话。看着我们的眼神让我汗毛都竖了起来。

我问外婆:“外婆您说呢?我听您的。”

“去吧去吧,去了总比不去的好。”

我就知道,问了也是白问。

张帆回家了,他要回去做准备。富田舅舅带了村里的人找他,想请他做一场法事驱邪。

要不是赵先生根本就瞧不起这种小业务,这种事哪里会落到他身上啊!

晚上的时候,他又来到了我的梦里。

似乎已经习惯了他,每次他一来,我就立即感觉到了。

他轻轻在我身边躺下,伸出一只手抱住我。我想动却动不了。

“红豆,我真想你。你不想我吗?”温柔的嗓音简直都可以让人融化成水了!

我很想回答我一点儿也不想他,可是却说不出口。糟了,难道我被这个宋朝鬼的一往情深给感动了?

额米豆腐。不行不行,他是鬼,我是人,人鬼殊途,怎么可能呢?

看来真的要求个符带在身上了,否则的话,时间长了,恐怕我就真的会被这个鬼给感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