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道观里听鬼吹灯/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柔和的的声音轻轻在我耳边回响:“上次你落水的时候,我真想去救你。你是我的女人,可是你遇到危险的时候我却不在。看着别的男人去救你,我心里很难过。红豆,你怪我吗?”

我为什么要怪他?他是个鬼啊,不能来救我很正常啊!况且当时我紧张地根本就顾不上想他。

他絮絮叨叨地一直在我耳边说。我都没发现一个鬼也这么啰嗦。

“你很讨厌那个姓张的小子吗?那天他在你家调戏你,你气得都没理他,把他丢在外面。要不是我不能现身,我真想帮你教训教训他。红豆,我很介意你身边有其他男人。”

(⊙o⊙)…我的天!没有想到这个宋朝鬼的醋劲还很大!我和张帆之间什么都没有啊!哪里谈得到调戏二字?到底是古人啊!男女授受不亲这六个字可是挂在嘴边的。

可是他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啊?

冷汗从我额头冒出,我现在庆幸我答应了外婆和张帆,去找归真道长求符。不然的话我岂不是一辈子都要当这个鬼的禁脔?

其实我现在不讨厌张帆了。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我的确觉得他不靠谱。可是上次我们落水,是他救了外婆和我。昨晚,看到他挡在外婆面前对那两个老妖怪出手,我就更加感激他了。

我想,张帆也就是那种嘴巴讨人嫌,心底并不坏的那种人。

“红豆,我知道你害怕我。因为你是人,我是鬼。不过你放心,很快,你就可以不用再怕我了。”

很快就不用怕他?难道说我马上就要死翘翘?

我不安地扭来扭去,想要挣脱他的怀抱。他马上就察觉到了,安慰我说:“你放心,我说过的,我不会伤害你的。”

他又低声恳求我:“我好想你,能让我多抱抱你吗?我还想亲亲你,可以吗?”

我想,我能拒绝吗?我压根就开不了口,况且我记得,第一次他来我梦里的时候,不就对我又亲又抱的吗?

果然,这家伙不等我回答就收紧了怀抱。

我睁大了眼睛,只看到一团模糊的黑影笼罩着我。

好像不能呼吸,我紧张的都要把自己闷死了。他冰凉的身体慢慢覆盖了我,虽然没有任何重量,可是呼吸到的气息告诉我,他就在我上面。他好像蜻蜓点水一般的吻过我的眼睛,我的鼻子,还有我的嘴唇。

他在我的嘴唇上停留了好久,我生怕他进一步要与我湿吻。呜呜呜~我不能想象一个鬼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泪奔啊!

好在他没有再进去。只是反复摩挲吸吮着我的嘴唇。可是即使如此,我还是感到他冰冰凉凉的舌头在我的嘴巴上舔来舔去。

还好没那么可怕,我突然想到了冬天里的冰淇淋,好想伸出舌头去舔一下。可是我还是克制住了。

夜,似乎变得漫长。我觉得自己也是疯了。在这么黑暗宁静的夜里,一个鬼正在亲吻我。而我居然有了几分不舍。

不知什么时候,我睁开眼睛,太阳已经照进了我的窗户!

心里不觉有点惆怅,又是一天了啊!

张帆来了,他带了一箱子做法事的法器,又找我外婆借了神案,用红布蒙了,摆在我们村通往五亩地的路口。

他不知从哪里也搞来了一身前太极后八卦的道袍,穿在身上。我敢说他一定是看到赵先生这样才学着的。

供上猪头、白酒和祭菜,他一脸严肃、手持宝剑,煞有其事的念念有词。大意就是说让那两个老妖怪不要出来作乱了,否则的话,他就一定会收了他们。我听在耳朵里觉得好笑,也不知道是谁收了谁。

念完之后,他握着剑有模有样的舞了几招,我敢打赌,他那几招绝对是从电视里学的。

富田舅舅炸了一长串鞭炮,这事就算了了。

我敢打赌,他那几招绝对是从电视里学的。

学田叔是外来户,根本就不是我们这里的人。在他父母那一辈就搬到我们村子里来。为了和我们村子里套近乎,特意给族长送了重礼,才允许学田叔的名字归进田字辈。

学田叔死了,五婆婆也死了,富田舅舅是族长的长子。他出面帮了很多忙,在村里也属于有威信的人,学田叔家的房子自然归了富田舅舅。

凤琴婶子娘家虽然来人想分财产,可是凤琴婶子没有孩子,况且学田叔一家都是惨死,怪不了别人。被富田舅舅拿了一些钱也就打发了。

法事做完,张帆不知从哪里弄来一辆破旧的桑塔纳,第二天一大早就带着我去道宁观见归真大师。

本来我想让外婆和我一起去,可是外婆精神不好,想到外婆这几天的确很累,再加上外婆说有张帆陪着她也放心,我就不好强求外婆去了。

道宁观不远,开车2个小时就到了所在的那座山。

平原的山比较平缓,不是那么突起。地势坡度也缓和,张帆开着车,让我在旁边用手机导航,费了好长时间才找到了道宁观。

这条路大概是修过,虽然黄沙漫天,却也平坦宽阔。而且一路上还不时有车来往,没那么荒僻。

我不解地问他:“你不是和归真道长很熟吗?怎么不认识路?你也是第一次来?”

他点点头,顺口回答道:“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不过,说不定他听过我大爷爷的名字。看在我大爷爷的面子上,他应该会见我吧。”

我无语了,这个人,那天听他口气,还以为他很熟了。他大爷爷不过是乡下一个看风水的土先生,人家仙风道骨的道长会认识他吗?

张帆和我提过归真道长之后,我就在百度上搜过,这位道长还很出名。很多人都说他有真本事。而且平易近人,非常和气。

还没到道观前,我就看到道观门口居然还有许多摆摊的。

有看手相的,有咨询风水行运的。还有的在普及道教文化。围着这些地方的人居然还很多。

我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这位道宁观的归真道长可真有商业头脑啊!要是全天下的道观都像他这么做,和尚庙的生意要少一大半啊!

张帆带着我拜了几个塑像,烧了几株香,一个小道士居然出来,拿着一个木头箱子让我们募捐。

“募捐?”我瞪大了眼睛看张帆。这和尚庙里要募捐,道士家里也要募捐啊!看来天下僧道真是一家啊!

张帆非常潇洒的从身上抽出几张粉红色的老人头,毫不留念地丢进了木头盒子里。小道士笑得眼睛都找不着了,连忙问我们来道观有何事。

张帆一本正经的说:“我前段日子做生意赚了十几万,可是晚上做了一个梦,梦里让我朝着西南方向走,遇到要舍财的地方,一定要全部捐出去。今天我随便开着车乱溜达,居然就找到了你们这里,你说这是不是有缘?”

小道士的头点的像拨浪鼓:“有缘有缘,自然有缘。”

我在一旁咬着舌尖才努力使自己没有笑出声。罪过罪过啊,欺骗一个小孩子,也不怕人指着他脊梁骨骂他。

“那能让我见见你们观主吗?我要捐出这么大一笔钱,总要让我知道是捐给什么人吧?”

单纯的小道士立即天真地说道:“道友请随我来”

张帆笑眯眯的答应了。

我捂着脸不忍看,怪不得现在拐卖孩子的那么多呢,敢情这小孩子都这么好骗啊!

小道士带着我们直接走到最后一个院落,这里人也少,环境非常安静。

一进院门,一个穿着道袍的老道士躺在一把藤摇椅上,闭着眼睛晒太阳。身边的收音机里正放着广播剧《鬼吹灯》

道观门口摆着桌子替人看风水,画符驱鬼,这老道士居然在后院听鬼吹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