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拜我为师吧!/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道士很清脆的叫了一声:“师傅,有道友求见。”

老道士头也不回,懒懒地说:“不见不见。”

小道士走上前,悄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老道士听了急急忙忙坐了起来。坐到一半,好像想起了什么。他站起来抖了抖一下身上的道袍,慢悠悠地转过身来。

虽然在网上看过照片,可是真正看到他本人,我总算是明白了什么叫仙风道骨啊!

同样是头发胡子全白了,赵先生是一脸的衰气和怨气。归真道长看上去却像个活神仙。加上那两条吊得老长的白眉毛。还有一身道袍。真是金光闪闪啊!

“无量天尊,贫道有礼了!”归真道长双手一拱,微笑着对我们欠了一下腰身。

“道长有礼了!”张帆拉着我也还了一礼。

归真道长请我们入内歇息,并且问道:“听说道友想结善缘?”

张帆点点头,我真是既佩服又担心。他到现在居然还能装得住。他这身打扮怎么也不像那种没事就捐个十万八万的人啊!

归真道长笑着问他:“道友贵姓?”

张帆随口说了姓张。

归真道长立即惊讶地说:“姓张好啊,一听见姓张的我就觉得亲切,我们正一教的张天师,那是世代世袭啊!”

我不禁咋舌,这老道士真会拉关系啊!这都哪跟哪啊!世袭也没世袭到张帆身上啊!

张帆也是真会借着竿子往上爬,吹嘘了起来:“还真被您说对了!我们家据说还真是天师一脉的!听说世代修行道法。祖上也是从江西那边迁来的。今天我到您这里来也是为的这姑娘。想和您求个善缘,结个善果。”

归真道长拍着膝盖惊叹道:“这可是真的?您家祖上如今是哪里的?我怎么不知道附近还有同门啊!”

张帆笑着说:“就往西北方向走,过了盘龙大道,有个七里庙,那里有个张家村,我大爷爷就是张家村有名的风水先生。如今已经洗手收山了。”

归真道长长长地“哦”了一声,带点遗憾地摇头说道:“倒是不曾听说过。大概高人也是隐姓埋名吧!”

也许没听说过张老先生。他的兴趣消减。看了一直在旁边不出声的我,问道:“这位姑娘贵姓啊!”

“姓李。”

归真道长的声音顿时拔高了:““姓李!姓李好啊!李姓可是大姓,我们道教的三清祖师太上老君,俗家时可是姓李的。”

老道士这样子真让我哭笑不得。他怎么像个江湖术士一样啊!

张帆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又开始信口胡诌:“您还真猜对了,她可不就是李家这一脉的传人!”

归真道长听了“哎哟”一声,一双眼睛睁得好像铜铃那么大。他仔细地看了看我说道:“姑娘,可否告知你的生辰八字?”

我连忙否认对他说:“道长别听他的,他是胡说八道,天下姓李的多了去了。”

归真道长摇了摇头,对我说道:“姑娘错了,姓李的虽然多,可是道家讲究一个“缘”。要论起来,今天你和这位张小哥一起到我这里来,这本来就是缘法啊!”

“姑娘,可否告知你的生辰八字。”

归真道长的眼睛灼灼发亮的盯着我,好像我就是金光闪闪的钞票:“我看你骨骼清奇不凡,天庭处饱满,可是印堂中心却暗藏黑气,你近日必定事不遂心。怨气缠身。不过看你人中清晰匀长,耳廓饱满,耳垂浑圆如珠,你也不是命薄之人啊!”

张帆连忙接着他的话说道:“是啊,道长,就是最近恶鬼缠身才来找您的,她最近每天睡觉被鬼压床。不是听说您的符文厉害,能帮她赶走那个鬼吗?”

我生气地瞪了张帆一眼,脸上觉得发烧。什么鬼压床啊!难听死了!

归真道长左右看我,看了又看,狡黠地笑了笑。朝我伸出手说道:“生辰八字告诉我,我就给你一张符文护身。”

他怎么就是揪住我的生辰八字不放呢?

我很不情愿,外婆曾经告诉过我。我的生辰八字不要乱告诉人。因为有些邪术的人,就靠着生辰八字来整人。

张帆看我不愿意,捅了捅我,非常狗腿地说道:“”快啊,你也不想想,多少人想要道长帮着算命都见不到道长的人。现在道长主动找你要生辰八字你还不给?你傻啊你。

我没好气地白了张帆一眼,回了他一句:“你才傻了。”

我随口报了一个时间,哪知道这个老家伙掐指一算,连连摇头:“不对不对,姑娘,你这生辰八字和你的面相不对啊,这是短命的八字,你是不是弄错了。”

o(╯□╰)o!也太神了吧,我随口乱报的他居然都能算得出来!看来是真有本事的啊!

这一次我不敢再乱说,老老实实地报了我的出生时辰。

归真道长闭着眼睛,一只手又捏又掐,嘴里也是叽里咕噜的。好一会儿,他睁开眼睛。非常深情地看着我:“姑娘,你与我道教有缘,拜我为师吧!我一定会将我平生所学全部教你!”

轰隆隆!简直是晴空一道惊雷,把我劈得里焦外嫩!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看了看张帆,又看了看这个满口乱诳的老神棍!

张帆也被他的话吓倒了,眨眨眼睛看看我又看看道长。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我勉强笑道:“道长您弄错了吧,就算您要收徒弟也是收他不收我啊!”

刚才我还觉得他是个有两把刷子的老神仙,现在我怎么觉得他像个拐卖家庭妇女的老神棍啊!

老神棍笑得非常亲切:“没有弄错,绝对没有弄错!姑娘啊,你叫什么名字?”

张帆立即抢着回答:“红豆,她叫李红豆。”

真讨厌!为什么这么快就说出我的名字!

老神棍谆谆善诱:“姑娘啊,只要你拜了我为师,入了我道教学习道法,缠住你的恶鬼自然不敢近你的身。”

“让我出家?当尼姑?”

“不不不,不是尼姑,佛教的才是尼姑,我们是道教,称作道姑。不用剃光头发,也不用吃斋茹素。”

我才不管这其中的区别!

在我眼里,道姑和尼姑没有区别!

我一个20岁的女孩子,没谈过恋爱,没有男生追过,就要让我出家?

我还梦想着穿婚纱拍婚纱照了!

我撇撇嘴:“不行不行,我家里人不会同意的。再说了,现在这年头谁还出家啊!”

我站起来转身就想走,今天我遇到的一切太不靠谱了!

道观门口摆摊算命的比道士还多,这个道观已经是很不正常了!本来应该捉鬼的老道士居然还听鬼吹灯。现在居然还游说我让我出家拜他为师?是真人秀吗?

那种明星光环怎么也落不到我的身上啊!

老神棍连忙拦住我,说道:“别走别走啊!听我一句肺腑之言,你今年虚岁二十有二,再过三年,你必定有性命之忧啊!”

已经是第二次有人说我活不过25了,我犹豫了一下。

宋朝鬼在梦里也对我说过。我的心里因为这句话一直不舒服。

我当然不想死。可是让我因为这句话出家,怎么也显得太轻率了吧。

出家就意味着苦修,意味着告别我的美食告别我的美女帅哥,告别我缤纷多彩的生活。我才不愿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