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苏醒的植物人/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管老神棍如何苦口婆心的劝说我,我还是坚决多谢了他的好意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老神棍送给我一张黄色的符,上面曲里拐弯地画满了我看不懂的符文。老神棍语重心长地对我说:“红豆啊!你与我有缘,这张符先给你防身。不过还是化解不了你的大灾。你回去要是想通了,就还是来找我。我这里随时都欢迎你。”

接了人家的东西,我也不好再摆脸色给人看,笑着收下了这张符,也算圆满达到这次来的目的。

回去的路上,张帆一直都在发牢骚:“真是的,要收徒弟也应该是收我啊,怎么看都是我比你有潜质。好歹我是我大爷爷的传人啊!你可是屁都不懂。再说了,我也没听说过男师傅收女徒弟的。”

我扁扁嘴巴奚落他:“你够了吧,你还用拜他为师?你招摇撞骗,满嘴没一个实话,已经出师了。人家用不着收了。”

张帆气愤极了,恨不得要把我赶下车:“我怎么招摇撞骗了!你今天给我说清楚。”

“你不是说你要捐款吗?你捐的款在哪里啊?到走了你的款都不见你拿出来,人家那小道士可是一直眼巴巴地看着你。”

“我是有说我要捐款,可我可没说是什么时候啊,慢的话五年,快的话两年,到时候我一定捐一大笔给他们,我就不相信,凭我的本事还赚不了十万八万。”

切,真是会吹牛。不过……

我瞪着眼睛逼他:“你老实给我交代,富田舅舅请你做法,你要了多少钱?你该不会坐地起价吧?”

张帆一听,嬉皮笑脸的说道:“你富田舅舅得了你学田叔的房子,你说他该不该破点财呢?所谓的破财免灾嘛,他要是不破点财,以后说不定也会有祸事的。”

我白了张帆一眼,懒得再和他说话了。反正富田舅舅的钱也不是我舅舅的钱,我没必要替他心疼。

回来的时候遇上堵车,天黑了我们才到家。可是大门居然铁将军把门。

外婆居然不在家!

问了问左右邻居,都摇头说没注意。

真是奇怪啊!外婆为什么没有和我打招呼?

打了电话问舅舅,舅舅也不知道。

还是张帆提醒我:“会不会是去了赵先生家里。赵先生不是催着你外婆帮他儿子问事吗?”

对啊,可是赵先生的电话我们没有啊!

于是,张帆又开着车带我赶往赵先生家。

外婆果然在赵先生家里。

桌子上已经摆了一双筷子和一碗米。外婆神情严肃的和赵先生在说话。

见我进来,外婆很意外:“红豆啊,你怎么找来了?”

外婆的脸色灰败极了,真让我担心。

本来我就是因为外婆病了才回来的,现在外婆病还没好,又每天到处奔波。我觉得外婆看上去比前两天更憔悴了!

外婆轻轻叹了口气,对我说道:“赵先生帮了我们的忙,外婆答应他的事情也要办到啊!”

帮了什么忙啊!那两个老怪物最后还不是放回了五亩地?万一以后又出来害人呢?

赵先生一直瞪着我,突然对我说道:“你回去吧。”

要不是看在外婆的面上,我真想骂他两句,他凭什么让我走啊!我气愤地对他说:“我等我外婆啊!我外婆一个人在这里我肯定是要陪着她的。”

他冷冷说道:“你身上藏了什么东西。”

我莫名其妙:“没藏什么啊!”

张帆却恍然大悟,急忙在一旁说:“对的,今天刚去求的符。”

外婆听了高兴地说道:“红豆啊,你真的求到归真道长的符了?太好了!”

赵先生连连冷笑,板着脸说:“怪不得我觉得你身上不对头了,原来是收了他的东西。你不能呆在这里。他的符妨碍了你外婆问事。你要是不想你外婆有事,就赶紧离开这里。”

他说的这么吓人,我听了一时说不出话来。

张帆和外婆也点头,都说他说的有道理劝我离开。我心有不甘,不放心外婆。只得说:“那、那我把它放在哪里或者丢掉好了。”

外婆急忙摇头:“使不得使不得。你好不容易从道长那里求来了这东西护身用,怎么能随便离身呢?”

张帆也摇头说道:“不行,符咒一旦离身就失去了效用。除非我们再去向那老头求一个。”

要我再去那个老神棍那里被他游说当道姑?我连连摇头。

赵先生冷冰冰地说:“刘三婆在我这里尽管放心,我担保她无事。她今晚做完这件事可以在我家休息。客房我也准备好了。明天一早我送她回去。”

张帆也在一旁劝说:“是啊,赵先生你还不放心吗?我先送你回去吧。明天一早来接你外婆”

事情既然这样,我也只有说:“那好吧,明天早上我来接我外婆,就不麻烦您了。”

回家之后,晚上我翻来覆去,久久睡不着。

不行啊,我明天一大早还要去接外婆了!好不容易强迫自己睡着了,梦里却老是见到外婆灰白的脸色,让我心惊肉跳。

也许是这个符真的起到了作用,那个鬼也一直没有出现。

第二天一大早,张帆一大早开着车子在路口等我。

我奇怪地问他:“你都没有事情做吗?整天跟着我,不嫌浪费时间啊?”

他听了非常气恼:“我跟着你?你别自作多情了!你自己照照镜子你长的什么样。赵先生家里还有个植物人的儿子,怎么送你外婆啊。我是看你外婆年纪大了,特意来接你外婆的。”

他的话把我气得直冒烟。可是谁让我说错话了呢?一路上我紧闭着嘴巴,再也没有和他说过话。

到了赵先生家,他家大门口居然停着一辆医院里的救护车。

这辆救护车吓了我一跳,我立即想到外婆,急忙喊着外婆走进去。

一进门就看到他儿子房里多了好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

我走到门口,看到床上的植物人已经半坐了起来,靠在床上,居然睁开了眼睛。

看到我进来,他的眼睛很自然地望向我,眼里一片迷茫。

他的旁边还有两个医生正在听他的心肺。

其中一个医生说道:“真是奇迹啊!植物人突然苏醒的事迹不是没有过,可是没有这种情况的。之前病人的任何生命特征都已经没有了。没想到这次居然能苏醒,而且醒来后也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这可真是奇迹!”

赵先生也高兴极了,一张万年不变的冷脸居然也笑了。

我问他:“赵先生,我外婆呢?”

赵先生一愣,大概太高兴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想了想才说:“哦,昨天太晚了,我安排你外婆在二楼客房休息。现在大概还在睡吧。”

张帆拉了我一下,示意我离开,我们直接上了二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