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婴灵/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外婆拍拍我的头,絮絮叨叨地说:“你都这么大了,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早就嫁人了。”

我担心外婆又会提起张帆,连忙打断外婆的话:“”外婆,您在我这个年纪就嫁人了,那我妈是什么时候生的啊?

外婆“唉”了一声,神色怔忡的说:“在生你妈之前,我生过三个男孩子,全都死了。一个生下来还没满月就死了,还有一个长到半岁,得了急病也死了。最后一个,养到都快一岁了,可还是保不住。作孽啊!我当时眼睛都哭瞎了……”

“这也怪不了我,我也想他们活下来啊!那些在娘肚子里就死了的孩子,那才是要当心……”

在这样安静的乡村夜晚,听着那些古老的事情,外婆的嗓音,我渐渐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告别了外婆,我回了学校。

经过几次转车,回到寝室已经是下课的时候,校园里到处都是往食堂走的同学。

进了寝室门,我看到艾茉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发呆。

一定又是为了男盆友。

我问她:“你吃饭了吗?”

她懒懒说道:“不想吃,没胃口。你呢?”

我说我在回来的路上刚吃过饭。然后我清点自己的行李,进去洗澡了。

洗到一半的时候听到门响。接着听到另外两个室友宋真和姚小蝶的声音。

等我洗完澡出来,艾茉居然不见了。问另外两个,说是顾邵民打电话来让她出去了。

艾茉这一出去一晚上都没回来。

到了第二天,艾茉连课都没上。她和我们不是一个班,想帮也帮不上。

她这样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她现在和顾邵民是热恋阶段,该发生的两个人早就已经发生了。

到了傍晚艾茉还没回来,我有点着急,打了一个电话给她。结果没人接。

到了第三天一大早艾茉才回来,一进门就哭了出来。

她浑身衣服都是皱巴巴的,头发也乱糟糟的,而且脸上更吓人,又红又肿。

我们三个人都吓了一跳,急忙让她坐下,问她这三天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现在才回来。

艾茉“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边哭边说:“顾邵民骗了我,他有老婆的。”

顾邵民是已婚人士,这怎么也看不出来啊!

当初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手上也没有戴上结婚戒指,他长得年轻好看,和我们说话也没有老气横秋的感觉。谁会想到他是有老婆的人呢?

这只怪我们太年轻,识人不清!

“你怎么知道顾邵民有老婆呢?”

艾茉一边抹眼泪一边说:“前天晚上我和顾邵民在一起,他接了一个电话就出去了。没过一会儿,就有人敲门,我以为是顾邵民,就打开门,谁知道进来了好几个女人,指着其中一个大肚子的女人。说是他老婆。揪住我的头发就打。”

只是在网上看到过打小三,可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同学也成了这其中的一员。想到那些彪悍的妇女还当场扒下小三衣服的时候,我连忙问她:“那她们有没有脱你衣服啊?”

艾茉摇头哭着说:“没有,刚开始打顾邵民就回来了。他拦着她们不让打我,可是拉拉扯扯的,结果他老婆不知被谁撞了一下摔到地上,当时就流血了。后来她老婆还报了警,这两天把我关在警察局里。可是我哪里知道他有老婆啊!”说到最后,艾茉又痛哭了起来。

我和宋真听了,气愤极了!立即狠狠骂了顾邵民一顿,然后劝艾茉:“这样也好,幸亏你们时间不长,好男人多的是,忘了他吧。只当自己瞎了眼,没认清人。”

艾茉捂着脸呜呜的哭:“可我也有了他的孩子。”

这下我和宋真都傻眼了,艾茉才大一,这个孩子肯定不能留的。可是要动手术堕胎,听着就觉得可怕!

我结结巴巴地说:“他老婆的孩子刚掉,你就说你有了孩子,他会相信吗?再说了,他能为了你和他老婆离婚和你结婚吗?”

艾茉又哭了起来,一双眼睛哭得好像水蜜桃一样,她恨恨地说:“他明知道自己结了婚还追求我,这不是有意害我吗!”

我:“…………!”

谁让你当初先偷吃了禁果呢?

艾茉在宿舍里又呆了一整天,连门都不出,饭菜都是我们带回来给她吃。

她躲在寝室里给顾邵民打了一天的电话,可是他就是不接,到最后还把她的电话拉入了黑名单。

艾茉简直要疯了!

第二天,她借了我的电话打给顾邵民。

电话一接通,她就对着电话疯狂地喊道:“顾邵民,我告诉你,我肚子里也有了你的孩子,我今天下午两点在老地方等你。你要是不来我就找到你老婆的医院里去!”

她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看着电话的样子就像看见顾邵民,咬牙切齿的。

我和宋真连忙表扬她就应该这样,然后又问她:“难道说他不来你真的找到他老婆的医院里去?”

她哼了一声说道:“那是当然。他要是躲着我,我就闹个天翻地覆。”

下午,我和宋真主动要求陪着艾茉,说好一起帮着她骂顾邵民。

阳光暖融融地照进了咖啡馆的大门,顾邵民披着一身阳光而来。

我看了眼艾茉。发现艾茉的眼神对他是又爱又恨,心想糟了,艾茉不会被顾邵民哄几句话就会好了吧。

结果,艾茉一看到顾邵民就流眼泪,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艾茉不说话,我和宋真也不好说什么。

顾邵民皱着眉,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看着艾茉:“你把我老婆打得流产住进医院,你还委屈啊!你肚子里的孩子打掉吧。我给你钱!”

艾茉听了,停止了哭泣,抬起头异样地看着他:“你让我打掉这个孩子?你就不想和你妻子离婚然后和我结婚?”

顾邵民叹了口气,为难地说道:“我和我老婆是家族联姻,怎么可能离得了?就算我愿意,我家里人也不愿意啊!”

艾茉听了激动地喊道:“可是和她过一辈子的是你啊!”

顾邵民听了只是静静地看着艾茉,就是不说话。

我和宋真在一旁看了实在忍不住:“你当初认识艾茉的时候,既然已经结了婚,为什么还要追她?”

顾邵民听了,深情款款地看着艾茉说:“没办法,我一看到艾茉就喜欢上了她,就想把她变作我的女人。”

真是让人恶心!

他又接着说:“你要是不打掉孩子也行,生下来我养着,你和孩子的生活费我也包了!我来负责你们母子俩。”

艾茉没有做声,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顾邵民。

居然有这种无耻的男人,我气得浑身都在发抖:“你负责?你怎么负责?你既不离婚还怎么为她负责?让她把孩子生下来就是负责?她一个大学没毕业的女孩子以后拖着孩子怎么生活?你就能保证能养她一辈子?她就该没名没分地跟着你一辈子?”

艾茉眼睛都变得血红了,她几乎疯癫的望着顾邵民,低声吼道:“你说,你既然结了婚,为什么又要来惹我?”

顾邵民叹了口气,无比真诚的看着艾茉说:“对不起,艾茉。你太美了,我控制不住自己。”

艾茉冷笑一声,嘶声说道:“我长得好看也有错?居然还成了你欺骗我的借口。只怪我瞎了眼睛看错了人。”

她拿起桌上的水杯泼向顾邵民,淋得他从头到脚都湿透了。

艾茉放下水杯,头也不回的就走出去,我和宋真也急忙跟着走出去。

默默走了一段路之后,艾茉终于停住了。她下了决心要把孩子打掉。

第二天,艾茉就和我们去了医院做手术。

做完手术出来,艾茉一脸的苍白。

回到宿舍躺了一周,她一个人不声不响,什么话也不说,谁都不明白她在想什么。

为了开导艾茉,我就对艾茉不停地说话。结果她只对我说的那些驱鬼的故事感兴趣。

艾茉对我说:“我这几天做梦老是梦到一个孩子。他在梦里喊我妈妈,问我为什么不要他。”

我听了劝艾茉:“那是你心理作用。你觉得对不起那个孩子。其实你傻了,那孩子才多大啊,甚至不能说是个孩子。只不过是个胚芽而已。”

艾茉听了摇头说:“我也知道是这么回事,可是就是想要亲近她,总觉得她就是我的孩子。”

她这样说我也没在意,只当是她多想了。

临睡的时候,我喝了一大杯水,睡到半夜起来上厕所。

从厕所里出来,无意看了眼艾茉的床,竟然是空荡荡的,床上居然没有人。

我立即感到不对。

她刚做完流产手术,本来就是最脆弱的时候。这间寝室就那么大,我去了厕所,她能在哪里?我连忙把宋真和姚小蝶叫起来,拿了手电筒就去找艾茉。

一开门,我就看到走廊尽头,靠窗户的地方站着一名女子。

昏黄的路灯从窗户里照射进来,身上穿着kitty猫的睡衣,长长的头发披散,不是艾茉又是哪个?

她站在那个地方,背对着我们往前面猫着腰,好像要跳楼的样子,让我浑身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而在她的面前,在窗户的上方,吊着一个布娃娃,那只布娃娃的眼睛好像人眼珠子一样,滴溜溜乱转,我身上的每一根汗毛都竖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